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山河不长诀 不肯和亲归去来(18)

时间:2019-12-10作者:含朝

    不肯和亲归去来(18)

    申行姝看着申行霈,又看了一眼申行霈身后的左窈青,申行姝始终目光平静,面不改色地拿出钱袋递给身边侍女,

    “两桌一起付了。”

    侍女忙双手接过钱袋,在柜前结了账。

    申行霈亦平静道,

    “回去还你。”

    申行霈轻声对左窈青道,

    “走吧。”

    左窈青拉了拉申行霈的衣角,又回头略带慌张地看了申行姝一眼,有些局促不安,

    “这样可以吗?”

    申行霈没有回答,亦没有甩开左窈青,任由着她拉住自己衣角,申行霈提步就走,左窈青被牵扯着往外面走。

    申行姝转过身来,看着申行霈的背影,

    “站住。”

    申行霈果然直愣愣站住了。却没有转回身子去看申行姝,

    “怎么了?”

    左窈青紧张得咽唾沫。

    申行姝道,

    “三倍还我。”

    申行霈只淡淡道,

    “好。”

    光影交错间,宫长诀眼睁睁看着申行霈拉起了左窈青的手出了门。

    左窈青的眸子微微睁大,被牵着走出了逐月阁。

    宫长诀看了这三人的交谈和接触,瞠目结舌,却硬做一副无事样子,

    “申姐姐,你可是生气了?”

    申行姝看向宫长诀,面色严肃,而后却捂住嘴噗嗤一笑。

    申行姝道,

    “本来还想着申行霈怕是要孤独终老了。”

    “但没想到,居然还是能骗到姑娘。”

    申行姝的态度突变,宫长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啊?”

    申行姝挑眉道,

    “你不觉得吗?”

    “申行霈那个性格,本就不适合和姑娘们相处,要是真的相处,估计没两句话就气死人了。”

    “就算是我,也常常被他气的头顶生烟,说话简直要让前人从坟里爬起打他。”

    宫长诀诧异道,

    “申公子…是这样的?”

    申行姝道,

    “难不成还不明显吗?说什么话都直来直去,也不知道转个弯,有时尴尬得要命的话和事情,偏偏他处之泰然。从小到大都没见他有多什么表情。”

    宫长诀道,

    “可是申公子诗文出众,说话也少,看上去就沉稳自持,不是聒噪无城府的人,不少姑娘家应该都把他当成看做择婿的良人。”

    申行姝面色略微有些奇怪,

    “你说的是申行霈?”

    申行姝看向她发上的骨玉雕花簪子,戏谑道,

    “确定你说的不是楚世子?”

    宫长诀轻咳一声,低下头道,

    “怎会。”

    “就是申公子。”

    申行姝知道宫长诀不好意思,也没有继续笑她的意思,便道,

    “我还以为所有人都知道他这性格,却没想到他的样子这么能迷惑人。居然让你们觉得他沉稳自持。”

    申行姝越想越觉得好笑,便道,

    “申行霈在你们这儿印象居然这么好,想来也太出人意料。”

    宫长诀道,

    “申公子诗文方面还是颇有造诣的。大家自然也就觉得是温润君子。”

    申行姝笑道,

    “他除了会写几句酸诗之外,和那些军营里的大老粗也没什么区别。只是可怜左妹妹,怎么偏偏就看上这个大老粗。”

    宫长诀没有回答申行姝,而是往外看,烟火正盛,声音镇住了所有的喧嚣。

    左窈青低着头,看着申行霈和自己相握的手,烟火就在他们头上盛开着。

    申行霈道,

    “其实,我想起来了。”

    左窈青疑惑道,

    “什么?”

    申行霈道,

    “百芳无一色,何处敛春来。”

    她好像并不在他的记忆之中,却在散落的记忆里如珍珠般熠熠闪着光芒。

    她并不是突然闯进他视线之中的,她早已存在,只是他一直没有留意。

    如今想起来,那个总在宴会上与他和诗,总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在他不知道的瞬间,她似乎,早已经不是陌生人。

    就在姻缘树下的那一刻,他毫无防备,而她突然撞入他眼中,带着熟悉,也带着疏离,就这么突然的惊鸿一瞥,撞进他眼中,也撞进他心里。

    左窈青看着申行霈,惊喜道,

    “你记得?”

    申行霈点头,

    “我记得。”

    就在申行霈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一朵极其绚烂的烟花就正正好开在他们头顶。

    左窈青抬眸看着申行霈,申行霈亦低头看着她。

    烟火明明灭灭,所有人都在抬头看着烟火。

    无人注意他们。

    左窈青瞳孔中倒映着的申行霈慢慢放大。

    申行姝与宫长诀亦抬头看着天上的烟火,宫长诀眸中的烟火绚烂,却倒映出另一个人的模样。

    似乎是在花灯节那夜,无数射手对射南台,楼下百姓拥挤,而那个人,就那样坐在窗台旁边独酌,淡漠地与世间所有隔绝开来。

    宫长诀不自觉地绽开一朵淡淡的笑容。那些沉默难发的日子,全都已经过去了,现在,他会一直陪在她身边,还有很长的以后。

    申行姝看着烟火盛放,却是心悸,上一次花灯节,也是这样的烟火,沈烨急匆匆跑来见她,明明那夜,沈家安排了一个名门女子与沈烨同游,大有撮合之意,但他却在本该和那女子同游的时候,抛开一切来找她。

    他站定在她面前,笑着说,“找到你了。”那时,天边也正盛放着绝美的烟花。本是清寒的夜,因为他和烟火,变得无比瑰丽。

    只是父亲说出的条件,却让他觉得父亲在刻意为难他,沈烨本就性子单纯,也厌恶朝堂后院斗争,父亲那一句话,无疑是寒了沈烨的心。

    可是到底,他带着气,也去了边关,为了建功立业,为了娶她。

    一边赌气,一边做着与他言语相反的行为。

    不知他在边关,可是衣暖食足,战事无虞?

    申行姝的眸子渐渐湿润,红了的眸子,不知是为烟火倒映,还是为她心中所想。

    宫长诀赞叹道,

    “今夜的烟火,美极。”

    申行姝回神,她仰着的头垂下,泪从她眼眶一瞬坠落,下一秒,她却又带上笑,

    “是啊,太美了。”

    “真想一直就这样看着,长安还宁静,边关虽战,却将平,最好的朋友在身边,家室也全齐。”

    宫长诀笑道,

    “这样的日子不知还能过多久,如今,已是初冬了呢。”

    元帝,不剩多久时间了。

    顶多,不过是半个月而已。

    申行姝与宫长诀在街口分了手,两人向着不同的方向而去,梳妗被宫长诀遣着去见情郎,不准梳妗早回去。

    梳妗羞羞哒哒的,却是顷刻就见那个男子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出现在面前。

    早时宫长诀就发现了,如今,自然是愿意成人之美让梳妗与喜欢的人一起同游。

    宫长诀走在街上,不知为何,一个拐角过去,一条她常走的路,变得毫无人声,别的地方的声音传过来,也像是呢喃一样,极远极远。

    天阴沉沉的,前面有一辆轿子,通红通红,就放在路中间,氤氲着阴翳的气息,红墙在此时显得格外诡异。像是凝固的鲜血。

    轿子上挂着的铃铛忽然自己响了,声音叮铃铃地环绕在空荡荡的街上。

    宫长诀向前走,她越走近,铃铛就响得越厉害。

    天空极高,月亦攀升得极高,月色疏淡,照不见街。

    一缕缕的乌云与无边无际的黑夜连接,丝丝缕缕要撕扯开这夜的安谧。

    宫长诀只是提步向前走,周围安静得只听得见她自己的脚步声。

    轿子的门帘忽然一动,宫长诀小意思往旁边一缩。

    阴风凌厉,刮过宫长诀的面孔,一双苍白嶙峋的手直直地朝宫长诀伸过来,猛地掐住了宫长诀的脖子。

    那手冰冷刺骨,冷的让人血液颤栗。

    手的主人猛地抬眸,双瞳流血,长发缭乱披散,垂在地上。

    一把珠帘簪叮朗一声掉在地上。

    宫长诀瞳孔放大,

    “朱…朱钰。”

    “不是我杀的你,别来找我!”

    那白衣黑发女鬼却在凄厉地笑,瞳孔里的血流到了宫长诀身上。

    滴答滴答滴到地上。

    粘稠的血液竟是完全冰冷。

    轿子上的铃铛兀自不停地响着。

    “不是你?”

    “若非你害我嫁给孟华文被流放,我怎么会一尸两命?”

    声音飘地惊人,亦是尖利得惊人。

    “我从罗刹地狱中出来,就是要带你一起。”

    女鬼突然仰头大叫一声

    “啊——”

    宫长诀笑着看着女鬼,手死死地掐住女鬼的脖颈。

    贴近女鬼的脸,一字一句道,

    “罗刹地狱中出来的是么?”

    宫长诀忽然露出一个诡异而瑰丽的笑,纯真软糯的声音却步步逼人坠入地狱,

    “那我们一起回去啊。”

    宫长诀一向孱弱白皙的面庞,在此一刻,竟是白得比女鬼更像是鬼。

    白皙无比的肌肤,她的墨发缓缓坠落,划过面颊。

    黑与白在此刻碰撞出暗夜之中最恐怖的阴鸷。

    女鬼被宫长诀掐住脖子,宫长诀的手比她的更冷,冷得透彻心扉,似乎是真的没有一点儿温度。

    宫长诀与女鬼近在咫尺,女鬼却感觉不到她身上有半分热气,甚至连呼吸都没有。

    铃铛声又兀自响起。

    阴风撩过宫长诀白色的裙摆,

    “我就是从地狱里淋着鲜血爬过来的恶鬼,专门找替死鬼,附身换魂。”

    宫长诀贴近女鬼的面颊,

    “你既然送上门来,便是你了。”

    她在女鬼耳边笑,银铃般的笑声像是催命符一般。

    惊悚入骨。

    山河不长诀

    山河不长诀如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