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七十五章

时间:2022-01-06作者:时星草

    回到教室,博慕迟也没能撬开谈书的嘴,知道她和谢回是怎么一回事。

    反倒是她被谈书追问,老老实实告诉她自己跟傅云珩的那回事。

    其实以前的时候,博慕迟是真没觉得自己喜欢傅云珩。

    正确来说,是她从没想爱情那个方向去想。她只是偶尔会因为他跟其他女生多说了两句话不开心,又或者是他抛下自己出去玩,会闷闷不乐,暗戳戳和他闹脾气。

    到国庆假期,她跟傅云珩闹别扭那时,博慕迟才后知后觉意识到,她这一系列的情绪反应是为何。

    只是,她并不是很想承认。

    听她说完,谈书沉默了好一会。

    “那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博慕迟瞥她。

    谈书压着声,“你都知道自己喜欢他了,你不想和他谈恋爱?”

    博慕迟想肯定是想的,但她又不知道傅云珩喜不喜欢自己,想不想和自己谈恋爱。

    谈书一脸无语瞅着她,“你感觉不出来?”

    博慕迟知道她意思,小声逼逼:“他从小就对我好,那总不能是因为这点就是喜欢我吧。”

    谈书哽住,竟觉得她说的非常有道理。

    “那……”她纠结了会,提议:“试探试探?”

    博慕迟琢磨了会,觉得像傅云珩那么聪明的人,她一试探他就能猜到。

    万一试探结果不如意,她会很丢脸。

    念及此,博慕迟摇头拒绝:“再说吧。”

    反正她不急,她估摸着傅云珩暂时也没有要谈恋爱的心思。

    谈书“嗯”了声,拍了拍她肩膀表示安慰。

    她们真惨。

    -

    其实喜欢傅云珩在博慕迟这儿,不算是一件很大的事。

    不是说博慕迟有信心什么的,她就觉得……傅云珩如果要谈恋爱,如果有想法的话,那要求肯定也挺高的,一般人他看不上。既然如此,她就没什么好着急的。

    至少,他们学校目前,还没特别出众的能让他看上的女孩子。

    当然更重要的是,傅云珩正好在高三。

    博慕迟知道,他是冲着高考状元去的,也分不出心思在恋爱这种事情上。等他高考毕业了,博慕迟或许会有跟他说喜欢他这件事的想法。

    发觉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这事,博慕迟也没每天记挂在心上。

    她和傅云珩跟往常一样相处。

    她对他的态度一如往常,只是她隐约觉得,傅云珩对她好像不似从前。她诡异地觉得,傅云珩最近管她,管的比之前严多了。

    一晃眼的功夫,到了寒冷的冬日。

    博慕迟是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人。他们学校冬季的校服说厚不厚,说薄也不是很薄。所以大多同学为了保暖,都会在校服外套羽绒服。

    但博慕迟不愿意。

    她总觉得穿了校服外套再套羽绒服,整个人会显得格外臃肿,一点也不漂亮。

    所以她要么是只穿着单薄的校服外套,要么是穿着夏日校服衬衫,外搭羽绒服。

    每次看到她这样穿,傅云珩的眉头都会拧紧,然后强行将自己的衣服给她穿上。

    这样好几次后,博慕迟有了怨气。

    这日,傅云珩看她穿着单薄校服外套出门,早有准备地把自己羽绒服递给她,“穿上。”

    “……”

    博慕迟:“我不冷。”

    她看了眼他给过来的羽绒服,小声吐槽:“你这件衣服的款式有点丑。”

    傅云珩:“……”

    他冷着脸看她,“真不穿?”

    博慕迟点头。

    傅云珩静静看她半晌,点头:“行。”

    话落,他侧头示意她上车。

    天冷了,博慕迟更不爱自己骑车上学。她都让傅云珩带她,她不愿意将手掏出吹风。

    博慕迟看他冷峻的神色,小心翼翼坐上后座。

    她犹疑片刻,抬手扯了扯他衣服,“云宝。”

    傅云珩:“嗯。”

    博慕迟听着他冷冷淡淡的语调,小声为自己辩解,“你这个羽绒服是真的不好看。”

    傅云珩原以为她是要穿衣服了,却没想到她还能说出这么气人的话。

    他“哦”了声,神色寡淡地放出狠话:“你不怕感冒就不穿。”

    博慕迟:“我觉得不至于。”

    她体质也没多差,只是体虚而已。不至于感冒。

    但不知是老天为了惩罚她还是怎样,没过两天,一股寒潮袭来,博慕迟和不少同学中招,得了流感。

    在第不知道几个喷嚏打出时,博慕迟鼻尖被冻的红彤彤的,眼眸也变得湿漉,看上去尤为可怜。

    “云……阿嚏……”她还没能完整喊出傅云珩名字,喷嚏便先来了。

    博慕迟欲哭无泪,不想说话了。

    傅云珩抬手拍了下她脑袋,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早上吃药了吗?”

    博慕迟嗓子有点儿哑,“吃了。”

    她接过傅云珩给的纸巾,很是委屈:“这喷嚏怎么打个不停,我好难受。”

    感冒难受的她总觉得自己眼皮极重,脑袋晕沉沉的,一天到晚都没什么精神。

    傅云珩拧紧着眉头,等她擦完鼻子后,又从书包里掏出保温杯递给她,“喝点水。”

    “哦。”

    博慕迟接过抿了两口,咕哝道:“不好喝。”

    “……”

    傅云珩无奈一笑,“多喝热水好得快。”

    听到这个从小到大的说辞,博慕迟撇撇嘴,“你知不知道,别人都把这话当成是渣男语录。”

    傅云珩挑眉,“嗯?”

    博慕迟以为他是不懂,下意识给他科普,“这是就是很多没用的男生在女生感冒不舒服的时候,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她愤愤道:“谁不知道要多喝热水呀,可要热水真这么有用,那还要医生做什么。”

    傅云珩缄默片刻,“那和男生又有什么关系?”

    “……”博慕迟无言,颇有点恨铁不成钢地睇他一眼,“网上都说,没用的男生才喊女朋友多喝热水,有用的早就带女朋友去看病啊或者是陪伴在女朋友身边了。”

    闻言,傅云珩似懂非懂地点了下头。

    倏地,他忽而低下头和博慕迟对上目光。

    两人无声对视片刻。

    莫名的,博慕迟在他眼底看到了些许不一样的情绪。他漆黑的瞳孔里,倒映着自己的模样。

    她怔了下,下意识想闪躲。

    还没来得及,傅云珩说了句:“但你看过医生了。”

    在博慕迟懵神间隙,他继续补充,“也吃了药,还是没用,这种情况网上有说应该要怎么处理吗?”

    博慕迟愣住,好像听懂了傅云珩问的问题,又好似没有。

    她轻眨了下眼,还没来得及回答,傅云珩弯腰倾身,眸子里压着笑,屈指刮了下她鼻尖,“兜兜妹妹,有想到答案吗?”

    博慕迟惊讶地和他对视着,敏锐的反应过来他要表达的想法。

    少顷,她耳根开始发热,心脏也砰砰砰加速跳动了起来。

    “……我……我暂时还不知道。”她还没看到这。

    傅云珩一笑,“那什么时候看到了跟我说。”

    博慕迟:“哦。”

    她领悟到了傅云珩的另一层意思,微微抿了抿唇角,克制地不让自己唇角上扬的弧度太大。

    到教室时,博慕迟心情明显很好。

    一节课下来,她傻笑了不知道几回。

    谈书时不时听见耳畔冒出一声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下课铃声响起,她立马撸起袖子给博慕迟看,“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博慕迟低头,“鸡皮疙瘩?”

    谈书:“你知道怎么来的吗?”

    博慕迟眨了下眼,“因为冷?”

    “……”

    谈书无言半晌,咬牙切齿说:“是你弄起来的!”

    闻言,博慕迟一脸无辜,“我哪有这本事。”

    “你有。”谈书很是头疼,“你知道自己刚刚笑得有多渗人吗?”

    博慕迟噎住。

    她沉默的反省了一下,没觉得自己有笑,就算是有,她也没觉得多恐怖。

    “我哪有笑起来渗人?”

    谈书:“你问陈惜你有没有。”

    听到两人cue自己,陈惜回头看向博慕迟,认真点了点头,“你笑了好几次。”

    她好奇,“今天遇到什么好事了?”

    这话一出,谈书也目光直直地望着她,眼眸里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博慕迟:“……没。”

    她试图含糊混过去。

    可谈书和陈惜没给她这个机会,逼迫她说实话。

    博慕迟没辙,无可奈何之下,只能用笑来掩饰一切。

    不知为何,她还不想告诉好友们自己刚知道的这个小秘密。

    她想一个人私藏一段时间,偷偷乐一段时间再说。

    好在课间休息只有十分钟,没一会便又上课了。

    谈书和陈惜虽觉得她在胡扯,却也没办法再继续逼问。

    -

    一周后,博慕迟感冒好转。

    等她好完,她也没能想到后续的答案。

    她跟傅云珩依旧和往常一样相处,但偶尔又好像有一点点区别。

    博慕迟不是笨蛋,傅云珩更不是。

    她隐约觉得,傅云珩管她管的更多了些,在有些事情上,却又更纵容更宠她一些了。

    偶尔,季云舒还会吃醋咕哝,说她才像傅云珩亲妹妹,她像是捡来的。

    每每这个时候,博慕迟都很想和她说,她才不想当傅云珩的妹妹,她是要当傅云珩女朋友的。

    冬天过去后,春日便来了。

    春天的到来,也意味着傅云珩他们离高考又近了一大步。

    博慕迟知道,他们作业又增加了不少。不怎么在学校上晚自习的傅云珩,也被老师强行要求留了下来。

    他留学校上晚自习,博慕迟自然就没办法再和他一起回家了。

    博慕迟开始和谈书她们一起走,每天回家后,她都不用人监督就自觉把作业做完,然后窝在客厅和她妈一起看电视。

    每晚十点要睡觉时,她会看到傅云珩的身影出现在隔壁院子里。

    察觉到她趴在窗口,傅云珩一般都会给她发消息或打电话,催促她早点睡觉。

    高考前一个月,博慕迟自知傅云珩压力大,更是不怎么敢出现在他面前。

    她怕他会分心。

    周一放学后,季云舒偷偷约博慕迟,问她周末去不去郊区那边的寺庙。

    “去干嘛?”博慕迟对这个兴趣一般。

    季云舒:“我听我同学说,她哥去年高考前,她和她爸妈一起去寺庙给他哥求了佛,然后她哥高考超常发挥,考了个超好的学校。”

    博慕迟眨眼,“哪个寺庙?”

    季云舒:“就郊区的,去吗?”

    博慕迟:“去。”

    虽说她相信傅云珩的实力不需要任何神佛佑护,但她还是想求个安心。

    不求他高考超常发挥,就求他平安顺利度过高考这段时间。希望他压力不要太大,轻松好眠。也希望他想要的,都能拥有。

    两人觉得这个事有点傻,商量着周末偷偷去,谁也不说。

    所以在周五这天,傅云珩问她周末要做什么时,博慕迟支吾了小半天,骗他说自己要和谈书去逛街。

    听她说完,傅云珩看了她两眼,“那出去注意安全,有事给我电话。”

    博慕迟乖巧答应。

    周六早上,傅云珩六点多起床时,平常周末睡到十点多才起床的季云舒,破天荒起来了。

    “怎么起那么早?”傅云珩随口问。

    季云舒警惕看他,装傻道:“早吗?”她挠挠头,“我平时不也是起这么早的吗?”

    傅云珩神色淡然瞥她,也不拆穿她,只不紧不慢提醒,“今天是星期六。”

    “哦。”季云舒恍然,“我以为今天周五呢。”

    傅云珩:“……”

    把傅云珩糊弄过去后,季云舒在家随便吃了点早餐,就趁着傅云珩回房间的功夫,飞快溜回房间拿上小包,飞奔跑出家门。

    她和博慕迟做贼似的走出家门时,没注意到傅云珩正站在三楼阳台,单手插兜望着她们。

    走出小区,博慕迟打了个喷嚏。

    季云舒警觉,“你不会又感冒了吧?”

    “……不至于。”博慕迟揉了揉鼻子,“鼻子有点痒,我觉得是有人在骂我。”

    季云舒下意识回头看了眼小区大门,思忖了会道:“应该不至于?”

    博慕迟也不清楚。

    她跟季云舒在路边等了会,打了车直奔目的地。

    两人到寺庙时,时间还早。

    博慕迟和季云舒难得如此虔诚,从山脚下爬楼梯上山,然后按照寺庙工作人员所说,一步步照做。

    临近高考,来庙里求神拜佛的人不少。

    有些还带了贡品。

    博慕迟和季云舒没准备这些,但两人都觉得,她们心意到位了。

    把所有寺庙都拜完后,两人还在庙里吃了斋饭。

    博慕迟觉得还挺好吃的。

    她嘟囔着,等傅云珩高考成绩出来后,她肯定要拉着傅云珩一起来还愿。

    季云舒很是赞同。

    ……

    高考前一天,傅云珩一行人都回了家,第二日直接去考试学校便好。

    他看着跟在自己后头的小尾巴,有点儿好笑。

    “跟着我做什么?”

    博慕迟上下打量着他,“你紧张吗?”

    “还好。”

    “哦。”博慕迟想了想,挠了挠头,“没什么好紧张的,我相信你肯定能行。”

    傅云珩一笑,倏地问:“明天要和我一起去考场吗?”

    博慕迟微怔,“干妈他们不是会送你过去吗?”

    “嗯。”傅云珩目光含笑望着她,“那你呢?”

    对上他饱含深意的目光,博慕迟轻轻点了下头,“你要是不嫌我烦,我肯定去。”

    傅云珩抬手,敲了下她额头:“不嫌。”

    因为高考,博慕迟他们高一高二的学生都放假,把教室空出来,留给高三学子考试。

    翌日早上,她和季清影他们一起送傅云珩进考场。

    他们这儿的高考时间,依旧是两天。

    两天,博慕迟都在。

    等傅云珩考完最后一个科目出来时,谁也没问他考得怎么样。

    季云舒和博慕迟当安静的小哑巴,乖乖地坐在车里和他一起回家。

    到家后,季云舒才问了句:“哥,你们聚餐是什么时候啊?”

    傅云珩:“晚上。”

    “哦。”季云舒瞅他,“那你要回房间睡一觉吗?”

    这会时间也还早。

    傅云珩“嗯”了声,看向不远的博慕迟,“兜兜。”

    博慕迟:“什么?”

    傅云珩看着她,顿了顿道:“去楼上吗?”

    季云舒:“?”

    她不解地看着两人,隐约明白了点什么。

    季云舒悻悻,“你们俩聊吧,我回房补觉。”

    这两天因为傅云珩高考,她也没怎么睡好。

    看季云舒上楼,博慕迟慢吞吞踱步到傅云珩面前。

    “去楼上干嘛?”

    傅云珩瞥她,“陪我睡会?”

    “……”

    博慕迟噎住,瞪圆了眼看他,结结巴巴道:“你……你都多大了,睡觉还要人陪。”

    “嗯?”傅云珩抬眼,“要不要去?”

    两人对视半晌,博慕迟有些受不了他这样看自己的眼神,磕巴道:“那……去吧。”

    她又没办法拒绝他。

    -

    两人上楼。

    博慕迟不是第一次来他房间,但这回来,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太一样。

    傅云珩让她坐会,自己进了浴室洗澡。

    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博慕迟有些走神。

    倏地,手机震了震,是谈书发来的消息。说是他们认识的一位高三学姐跟人表白了,很是轰动。

    博慕迟点开照片一看,不由佩服学姐的勇气。

    她正看着,傅云珩悄无声息走到她身侧,“在看什么?”

    博慕迟猛地抬头,撞上他看过来的目光。

    “看……谈书说文科班有个学姐刚刚考完试就把你们班一同学堵校门口了。”她慢吞吞地说。

    傅云珩似没太明白,“堵人做什么?”

    “表白。”博慕迟告诉他。

    闻言,傅云珩点了点头,看着她问:“很羡慕?”

    “……”博慕迟抬眸,不是很想承认自己羡慕,但又有那么一丁点。

    思及此,她索性不说话。

    傅云珩盯着她看了半晌,突然蹦出一句:“博叔打人下手狠吗?”

    博慕迟没能第一时间跟上他思维,诧异地“啊”了声:“什么意思。”

    傅云珩捏了下她的脸,目光缱绻,“怕不怕被博叔打?”

    “……”

    博慕迟怔了怔,忽而明白他意思。她咬着唇,含糊不清咕哝:“我爸……应该不舍得打我吧。”

    “而且。”她控诉,“他以前还喊我妈早恋呢。”

    傅云珩笑了。

    他倾身靠近她,目光紧锁在她眉眼,温声道:“那博叔如果真打我,女朋友应该会护着我吧?”

    “什么女……”博慕迟下意识想反驳他,可看到他近在咫尺的脸时,她又说不出后面的话。

    她抿了下唇,眼神飘忽,冷冷淡淡的“哦”了声。

    傅云珩对她这个反应不是很满意。

    他捏着她脸,“就哦?”

    博慕迟撇嘴,“你又没表白,还想我说什么。”

    闻言,傅云珩忍俊不禁。

    他道:“我以为,我表现的够明显了。”

    话落,他勾了勾博慕迟的小拇指,含笑问:“兜兜妹妹,要不要和我早恋?”

    博慕迟没回答要还是不要,她脑袋往上一抬,柔软的唇贴在傅云珩脸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