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三十六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细细碎碎的雪花还在滑雪场飞扬,正午的阳光格外明亮,还在蓝天白云下耀武扬威的闪烁,耀眼的光落在他的头顶,形成一个细小光圈,衬得他五官更为立体深邃。

    他看着博慕迟时,眉眼认真且专注,将自己眼眸里的思绪一览无遗地告知。

    方便她窥探,让她一眼就能看清看透。

    说完这句话,他也不着急催促她回答。

    他安静地敛睫看着她,鸦羽般的眼睫毛格外惹人注意。

    博慕迟怔松片刻,目光从他眉眼处挪开,又往下,落在他看上去格外柔软的唇上。

    她顿了顿,重新将注意力拉回到他眼睛上,和他对视着。

    在当下这一刻,博慕迟其实有点儿懵。

    她预料过,甚至期待过傅云珩追自己这件事。但她没想到会这么快,甚至于他会这么直白地告诉自己。

    蓦地,傅云珩再次弯了弯腰,温热的气息贴近她双颊。

    博慕迟眼睫一颤,心脏好像要冲出身体朝他靠近了。她回过神,眼睫微动,“你不怕……”

    她沉吟了片刻,“自己感觉错了吗?”

    其实博慕迟并不想问这一句,他们都是成年人,又怎么会不清楚自己对对方的感情到底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

    但她是个谨慎的人,还是想为了万一多问这么一句。

    听到这话,傅云珩抬了下眼,嗓音沉沉,“要我重复一遍吗?”

    “啊?”博慕迟诧异。

    傅云珩抬手,把风吹到她脸颊的头发撩开,别在耳后,“表白。”

    他问的是,需要他再重复一遍自己的表白吗?

    是不是只有这样,她才会相信自己的感觉没有错。

    博慕迟微顿,双颊开始发热。

    她抿了下唇,对上他炙热滚烫视线,眼神飘忽地咕哝:“你想的话我也不会拦着你。”

    “……”

    傅云珩好笑看着她,抬手捏了捏她鼻子,“故意的?”

    “是你自己问的。”博慕迟压着自己砰砰砰跳动的心脏,佯装淡定道:“又不是我逼你的。”

    傅云珩哑然,偏头笑了下。

    他重新拉回注意力,正想真的再表白时,博慕迟忽然说:“你想追就追,但是——”对上傅云珩那双漂亮的眼睛,她默默将到嘴边的“我不是你追了就能追到的”这句话改成了,“你多久能追到我就不做保证了。”

    傅云珩低低一笑,勾了勾唇角:“行。”

    他拍了拍博慕迟脑袋,“慢点答应也没有关系。”

    博慕迟一怔,“啊?”

    现在追求者还有这种要求?

    傅云珩一眼看穿她在想什么,他敛了敛眸子里的笑,缓声道:“我们兜兜妹妹,值得被追久一点。”

    -

    从滑雪场回到酒店,博慕迟觉得自己还有点轻飘飘的感觉。

    要不是踩在结实的地板上,她可能还会生出一种自己要起飞的错觉。

    察觉到自己这个傻乎乎想法后,她立马掐断。

    程晚橙偷偷瞅了她好几眼,又看了看时不时望着她露出宠溺笑意的傅云珩,隐约察觉到了点什么。

    她思忖了会,摸出手机给博慕迟发消息。

    程晚橙:「兜兜姐。」

    手机震动,博慕迟把自己抽离的思绪拉回。她点开一看,转头看向旁边看过来的程晚橙。

    两人眨了下眼,博慕迟回了她一个问号。

    程晚橙:「你在滑雪场捡到宝啦?」

    博慕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自己脸上挂着的笑,她微微收敛了些许,将唇角抿成一条直线,垂下眼回:「差不多吧。」

    程晚橙:「?」

    博慕迟:「以后告诉你。」

    程晚橙挑了挑眉,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转,爽快答应:「好。」

    反正迟早知道,她也不急于这一时。

    四位男士都非常有绅士精神,把博慕迟和程晚橙送回房间才离开。

    临走前,傅云珩看了博慕迟一眼,倒也没说什么特别的话。

    但姜既白总觉得这两人之间有了某种化学反应。

    可具体是什么,他一下子也说不上来。

    总归是好的就行。

    ……

    回房间后,博慕迟第一时间戳开了谈书的微信,发了大概十几个表情包过去。

    谈书:「傅云珩跟你表白了?」

    博慕迟躺在床上打滚,唇角翘了起来:「你好聪明啊。」

    谈书:「卧槽!!!!!」

    下一秒,博慕迟手机有了她的来电。

    她忍着笑躲在被子里接听,故意道:“干嘛呢书姐,上班也不认真。”

    谈书:“……你是被傅云珩表白高兴的冲昏了头脑是吗,我提醒你一下啊今天周六。”

    博慕迟噎住。

    她是真的忘记了。

    谈书没想和她在这个事上多说,催促道:“快跟我说说,傅云珩怎么跟你表白的,他怎么这么快就表白了?这一点都不像他冷冷淡淡的个性啊。”

    她相信博慕迟的魅力,可也是真在意料之外。

    她原本以为这两人怎么也得磨磨蹭蹭个半年起,才会有明显的进展。

    博慕迟微忖片刻,“我也觉得有点突然。”

    她安静半晌,又说:“不过这确实是他的性格。”

    谈书不懂,“怎么说?”

    “就……”博慕迟回忆了下,“他其实是个有想法会表达出来的人,他有些时候挺像我干妈的。”

    傅云珩是个话少,性子冷,但却很直接的人。

    这一点,博慕迟一直都知道。

    他会很明确表达自己的喜欢和不喜欢。如果他的不喜欢会让人不舒服,那他可能不会说出来,但喜欢他一定会。

    这是季清影从小教会他的。

    喜欢的东西要表达,只有你直接的表露出来了,对方才会知道,你才有可能争取到。你喜欢但不说,那没有人会知道你内心真实想法。

    即便是最了解你的人,也有可能因为犹疑,因为猜测,而错过你当下最想要的。

    谈书是跟季清影接触过的,知道她是个多么通透的人。

    她恍然,“难怪。”

    她好奇,“那你怎么回答他的?”

    “他问我说能不能追我。”博慕迟也没瞒着她,“我就说看他表现。”

    谈书扑哧一笑,“还看表现呢?你们就不能直接在一起吗?”

    “那不行。”博慕迟傲娇说,“我都没被人追过,怎么也得享受一下被追求的感觉吧。”

    “……”

    谈书想了想,这话说得也没毛病。

    “那你好好刁难一下傅云珩。”她自顾自乐了起来,“我还挺想知道像傅云珩这样的高岭之花怎么追人的。”

    博慕迟:“。”

    说实话,她也很好奇。

    但她觉得就傅云珩在感情方面的零经验来说,她不能抱太大希望。

    谈书笑,笑了好一会说:“恭喜你呀。”

    博慕迟:“嗯?”

    “得偿所愿。”谈书逗她,“你说要是傅云珩知道你早就喜欢他,还给他挖了坑往里跳,他会怎么样?”

    博慕迟微窘,还真认真思考了起来。

    “应该也不会怎么样吧。”她底气不是很足,“管他怎么样呢,等他知道的时候他也不敢拿我怎么样了。”

    其实就算是现在,傅云珩也不会把她怎么样。

    谈书噎了噎,竟然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

    “那你问傅云珩没有。”

    博慕迟:“什么?”

    “他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怎么喜欢上你的啊。”谈书无语,感觉自己像是个操心的长辈。

    “……”

    博慕迟安静三秒,神情呆滞:“忘了。”

    她在傅云珩表白的那会,被兴奋和激动还有心跳冲昏了头脑,根本想不起来问这事。

    谈书:“我就知道。”

    博慕迟无言,蹭了蹭枕头说:“我现在去问问?”

    “……”谈书思忖三秒,“也不是不行。”

    博慕迟:“那挂了。”

    谈书:“……”

    -

    几分钟后,傅云珩收到博慕迟发来的试探消息。

    博慕迟:「问你一个问题。」

    隔着屏幕,傅云珩大概能猜到博慕迟想问的是什么。

    傅云珩:「你问。」

    博慕迟:「就……什么时候开始的?」

    傅云珩装傻:「什么什么时候开始的?」

    看着他这条消息,博慕迟深深怀疑他故意的。

    她捧着手机,直截了当打字:「喜欢我!什么时候开始的。」

    傅云珩:「忘了。」

    博慕迟:「?」

    这也能忘?

    一天被两个人问这个问题,傅云珩还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其实他想,只要和博慕迟接触过的人,都会难以自控喜欢她。她漂亮自信,有种与生俱来的的魅力。

    当然,他喜欢她不仅仅是因为这些,但一定要他说出个理由,他其实也说不上来。就不知不觉被她吸引,无论是在人多还是人少的地方,只要她在,他的目光好像就很难从她身上挪开。

    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也找不到答案。

    不知不觉的,总下意识觉得能见到她的每一天,天气都格外晴朗,内心也充满了欢喜。

    傅云珩一笑,回她:「嗯。」

    博慕迟无言半晌,想了想要问她什么时候喜欢上傅云珩的,好像也是找不到一个确切答案。

    思及此,她不再追问。

    博慕迟:「那好吧。」

    傅云珩:「会扣分吗?」

    博慕迟愣了会才反应过来他问这话的意思,她唇角的弧度加大,扬着眉梢慢吞吞地回:「暂时不,但下回就不一定了。」

    傅云珩:「行。我一定好好表现。」

    博慕迟忍俊不禁,放下手机趴在床上晃悠了会脚丫子,感觉自己的那种兴奋还是没办法压下去。

    想了想,她问在客厅看电视的程晚橙,“小乖。”

    程晚橙:“啊?怎么啦?”

    博慕迟起身,扶着门框问,“去逛街吗?兜兜姐买单。”

    程晚橙眼睛一亮,“去。就我们俩?”

    博慕迟点头,“带上他们太引人注意了,而且迟应他们没耐心,我们买好了喊他们过来提就行。”

    他们的酒店距离商场不远,走路也就十几分钟。

    程晚橙真心觉得这是个好主意,立马关掉电视和博慕迟出门。

    -

    两人直奔商场。

    刚到傍晚,商场人还有点多,熙熙攘攘,略微拥挤。

    博慕迟和程晚橙进的两家店,都排了队。

    逛了会,两人才看到群里迟应发的消息,问她们晚饭想吃什么。

    博慕迟和程晚橙商量了下,把商场定位发了过去。

    博慕迟:「到这吃吧,这儿有家不错的餐厅。」

    迟应:「你们不在酒店?」

    程晚橙:「逛街。」

    迟应:「逛街为什么不叫我,你们不差保镖吗?」

    博慕迟看到这,深深觉得迟应自觉性还挺高,知道自己跟过来是当保镖的。

    博慕迟:「你现在过来还不算晚。」

    傅云珩:「嗯。」

    博慕迟一愣,眉梢往上扬了扬:「那我和小乖等你们。」

    ……

    不过博慕迟没想到的是,在等傅云珩他们过来的间隙,会先碰到许鸣。

    她和程晚橙逛的有些累了,索性将东西全放置在一家店,然后去屋顶花园吃饭。

    这家商场的屋顶花园有好几家非常不错的餐厅,博慕迟看了看,有她能吃的少量东西。

    几家餐厅客流量都大,两人索性排队拿了号,然后到旁边的长椅坐着等待。

    博慕迟刚坐下不超过三分钟,一侧有了熟悉的声音。

    “博慕迟?”

    她循着声音抬头,看到站在侧边的许鸣。

    看到她的眉眼,许鸣微微松了口气,“还真是你。”

    博慕迟拉了拉口罩,“你怎么也在这?”

    许鸣颔首,往后示意,“跟朋友出来吃饭。”

    博慕迟顺着去看,对上了好几双探究的目光。

    她一顿,微微收敛回自己的视线,“哦”了声:“好巧。”

    许鸣应声:“你一个人?”

    “不是。”博慕迟道:“朋友去洗手间了。”

    许鸣点了下头,神色略微有点不自然,“那要不要……”他看着博慕迟,温声道:“拼个桌?”

    博慕迟一笑,摇头拒绝,“下回吧,我们这边人还挺多的。”

    许鸣微怔。

    博慕迟正想解释,远处传来迟应的声音,“姐!”

    两人侧眸,博慕迟朝他们扬了扬手。

    许鸣抬眸,在看到朝这边走过来的几个人后,眉头轻蹙着,“他们都是你朋友?”

    他下意识问了句。

    “是家人。”博慕迟回。

    许鸣走神间隙,几个人已经过来了。

    “他是?”迟应第一个问。

    “许鸣。”博慕迟给双方介绍,“我队友。”

    迟应恍然,“我有印象。”

    他笑容灿烂,阳光道:“你好,我是博慕迟的弟弟迟应。”

    许鸣:“你好。”

    几个人简单介绍了番,许鸣自知在这儿有些格格不入,率先跟博慕迟说了声,先行离开。

    看他离开的背影,迟应好奇,“姐,许鸣怎么也在这?”

    “碰巧遇见的。”博慕迟没将碰到许鸣的事放在心上,随口道,“他是本地人。”

    迟应:“难怪。”

    倏地,傅云珩走近,看她两双空空,“逛街没买东西?”

    “买了。”博慕迟仰头看他,往下指了指,“放在店里了,待会吃完饭去拿。”

    傅云珩颔首,拉着她继续坐下。

    “那先休息会。”

    博慕迟眼珠子转了转,瞅着他沉静的侧脸轮廓看了片刻,趁着迟应几个人没注意,轻轻地用手肘碰了碰他手臂。

    察觉到她动作,傅云珩敛了敛睫看她,并不言语。

    博慕迟挑眉,想再靠近他一点点,又觉得自己这样太主动了。

    她跟着安静了会,看向别处,“你们刚刚在酒店做什么?”

    傅云珩:“写论文。”

    “……”

    博慕迟一脸无语地看着他,“放假不是来放松的吗,你论文着急交?”

    “不着急。”傅云珩顿了顿,握着她乱动的手。

    博慕迟好奇,“那为什么……写?”

    她想着就这么短的一点时间,没必要吧。

    傅云珩看她那双好奇的眸子,缄默须臾道:“我需要冷静冷静。”

    看论文写论文,能让他躁动的情绪缓和一些。

    “……”

    为什么需要冷静,博慕迟想她应该知道答案。

    她还不至于那么傻,更何况傅云珩看她的眼神表露出来的意思实在是太浓了。

    想着,她没忍住笑了下,“那你是紧张还是激动?”

    “都有?”傅云珩想了想告诉她答案。

    博慕迟扑哧一笑。

    她正要说话,迟应注意到她的笑,狐疑道:“姐,你和云珩哥说什么呢,笑这么开心,给我们分享分享?”

    “……”

    博慕迟和傅云珩对视一眼,磨了磨牙嘟囔,“我想揍他。”

    傅云珩扬眉:“忍忍。”

    博慕迟扶额,没好气瞪他一眼,“不能跟你分享。”

    “为什么?”迟·傻白甜·应表示非常受伤,“姐你在我这里都有小秘密了。”

    博慕迟点头,神色冷静:“一直都有。”

    迟应:“……”

    几个人说笑着,时间过得很快。

    没一会便轮到他们用餐了。

    看几个人进了餐厅,许鸣才收回自己时不时往另一侧看的眼神。

    “许鸣。”

    朋友喊他,揶揄道:“看什么呢?”

    许鸣瞥他一眼,“没什么。”

    “欸。”朋友的手搭在他肩膀,好奇地扬了扬下巴指着博慕迟他们刚刚站的位置,低问:“你对博慕迟有意思?”

    刚许鸣和博慕迟打招呼回去后,他随口问了句那边是谁。

    许鸣没搭腔。

    朋友看他表情就知道是这么回事,他想了想,低问:“刚刚那里有她男朋友?”

    “没有。”许鸣回答,但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那你还不赶紧把握住机会?”朋友鼓励,“喜欢就上,扭扭捏捏像什么样?”

    他爽快说:“再说了,你们一个队的,每□□夕相处又有共同话题,挺好的。”

    许鸣神色微动,似有些被他说服。

    “再说。”朋友感慨,“你要不抓紧,她身边优秀人士那么多,保不定就被人捷足先登了。”

    “……”许鸣缄默片刻,缓声道:“再看吧。”

    朋友笑,拍了拍他肩膀,“最差结果无非是被拒绝,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

    -

    吃过东西,浩浩荡荡一群人继续逛街。

    迟应和贺礼都没什么耐心,陪两人走了会便说要去楼上的电玩城玩游戏。

    博慕迟朝两人摆手,“你们去吧。”

    两人走后,六人队变成了四人队。

    程晚橙和姜既白对视眼,她琢磨了下说,“兜兜姐,我想去看电影。”

    博慕迟一愣,“那一起?再问问迟应他们?”

    “让他们玩游戏吧。”姜既白说:“我们去看就行。”

    博慕迟点头,看向傅云珩,“你着急回去写论文吗?”

    傅云珩听出她话语里的揶揄,无奈一笑:“不着急,去看电影吧。”

    “好!”

    把东西寄存好,四人直接去了电影院。

    现在不是电影的热门上映期,所以电影院有的大多都是一些普普通通,故事性也不是那么强的电影。

    倏地,博慕迟眼尖注意到了一张海报上写的名字,“看这个看这个。”

    她激动说:“有我男神。”

    傅云珩定睛一看,那上面有周砚的名字。周砚是他们小时候那会几个小女生特别喜欢的演员,傅云珩和博慕迟还见过他和他妻子好几次。

    因为博延曾经写过一个以他和迟绿故事线的电影剧本,当时挑中的男演员就是周砚,女演员是他现在的太太许稚意。

    两人因戏结缘,到现在还恩爱如初。

    但最近这些年,两人产出都极少。他们渐渐退居幕后,享受自己的小生活。

    许稚意还好,偶尔还是会演电影,周砚基本跟隐退似的,偶尔有消息也还是因为他太太许稚意的热度带出来的。

    所以突然看到有他客串的电影,博慕迟和程晚橙连电影类型也没看,直接定了。

    傅云珩和姜既白没什么意见,他们向来以女生的喜好为准。

    进到电影院坐下,博慕迟还拿出手机兴致勃勃在搜这部电影的影评,看到有人夸周砚的出场,她高兴的像对方在夸自己一样。

    傅云珩本不想让自己表现的过于小气,奈何旁边人时不时蹦出的笑声,着实让他有些忽视不了。

    在博慕迟不知道第几次跟程晚橙感慨说周砚真帅的时候,他侧了侧头,垂眸看她亮起的手机屏幕,神色淡然道:“真有这么帅?”

    “……”

    博慕迟动作一顿,撩起眼皮看他。

    “有啊。”她不紧不慢地说。

    傅云珩:“……”

    看傅云珩憋屈的神色,博慕迟压了压自己想上翘的嘴角,眼睛亮亮的看他:“小傅医生。”

    她身体也往傅云珩这边倾斜,凑近到他耳边说,“你是吃醋了吗?”

    傅云珩一顿,看她贴近自己的眉眼,看她眼眸里的狡黠,心念微动。他低了低头,鼻尖蹭过她小巧精致的鼻子,感受她鼻尖带来的不一样触感,坦坦荡荡承认,“才发现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