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十七章(重写)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说完,博慕迟明显注意到傅云珩表情有些微妙。

    他垂下眼看她,没吭声。

    博慕迟轻轻眨了眨眼,有些失望,“真没有?”

    不是博慕迟自恋,就见过她的人都会夸她好看、漂亮。

    她是个运动员,但也就是个二十一岁的普通小女生,对身材外貌各方面都很在意。更重要的是,她本身就有点儿自恋。

    这种自恋,不是盲目的。她是真的有值得人艳羡的一张脸。

    她长相是明艳挂,精致的挑不出任何毛病。无论是眉眼还是鼻梁嘴唇,组合的恰到好处。

    多一分会多,少一分会少。她这张脸,就像是女娲捏人时精心雕刻打磨出品的。

    见过她的人,没有不夸她漂亮的。

    博慕迟刚靠运动员身份上热搜那会,就有无数网友震惊,他们不敢相信有这样长相的美女不进娱乐圈供大家欣赏,反而去体育界做运动员。

    还有人说,博慕迟哪天退役了可以去娱乐圈当明星,即便她不会唱歌不会演戏,她当个花瓶走走红毯拍拍杂志,大家都愿意为她贡献流量,为她的美貌买单。

    ……

    傅云珩看她失望的神情,觉得有些好笑,“这么在意?”

    “在意啊。”博慕迟自言自语说:“这还是头回有人不夸我长得好看。”

    话落,她转头盯着傅云珩,“你什么时候跟你大学室友见面?”

    傅云珩一愣,“什么。”

    “带上我可以吗?”博慕迟很有礼貌询问,“我想见见他们。”

    她想看看他们日常都是夸哪种长相的美女。

    如果他们真是对自己的长相欣赏不来,那她也不会勉强他们。如果不是,那博慕迟想问问他们为什么不夸自己好看。

    他们要知道,偶尔的一句夸赞,有可能鼓励人。

    虽然,她有没有他们的鼓励都是这么自恋。

    傅云珩:“……”

    看他蹙眉,博慕迟眉梢挑了挑,“很为难?”

    傅云珩顿了顿,没说为难,也没说不为难,他给了博慕迟一个模糊不清的答案,“到时候再说。”

    博慕迟:“哦!”

    “……”

    听完两人对话,迟绿扶额,一点也不想认博慕迟这个女儿了。

    她知道博慕迟遗传了自己的自恋,可没想到她遗传的这么彻底不说,还有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感觉。

    这件事的重点明明就不在傅云珩的室友有没有夸她好看上,而是在于——傅云珩不仅和室友一起看她比赛,甚至还能记下她比赛时留下的数据记录。

    迟绿真的很想摇晃博慕迟的脑袋,摇醒她,让她关注重点内容!

    察觉到自己老婆的想法,博延拉着她的手轻拍了拍。

    冷静冷静。

    这是他们家遗传下来的基因,迟绿年轻时也喜欢追问别人是喜欢自己的美貌还是她在t台上走秀的样子。

    -

    下午的u型场地男子个人技巧赛,许鸣毫无疑问拿下了冠军。

    看完许鸣的表演,博慕迟一行人也没先离开。

    她专注的将其他选手的表演也全部看完,甚至做了笔记,方便日后做赛前分析。

    傅云珩看她捧着手机在记录,抬了抬眼。

    一侧的迟绿问:“这不是男子的吗?”

    博慕迟“嗯”了声,认真道:“给焦师兄他们写的。”

    他们习惯分析每位对手的特长,每位对手的进步和技巧。

    博慕迟比较厉害的一点是,看完一场比赛,她能分析出所有选手的优缺点。队里的人也都知道她有这个本事,虽不会主动让她帮忙,但她愿意帮忙。

    他们是一个团队,自然要互帮互助。

    迟绿拍了拍她脑袋,夸道:“我女儿真优秀。”

    博慕迟朝她笑了下。

    傅云珩听着,将视线从她身上转到赛场。

    下午的比赛和上午一样激烈,男运动员这边竞争也很猛。

    许鸣今年在u型场地算是超常发挥了,不意外拿到了冠军。另一个队伍擅长u型场地飞跃的选手也不甘示弱,分数紧追在他身后,拿到了亚军。

    男女个人赛冠军都是博慕迟他们队的,几位教练喜形于色,对他们都比往常更温柔了一些。

    “明天继续加油。”几位教练看他们,叮嘱道:“团队赛讲究的是齐心协力和默契,一定要放松冷静,我们相信你们能做到。”

    比完赛,博慕迟自觉归队。

    她听着,乖乖地点了点头。

    “慕迟。”谢晚秋转头看她,小声问:“晚上去健身房吗?”

    博慕迟想了想,“去。”

    还在比赛阶段,岑青筠让她别再往外跑。博慕迟晚上不会去找迟绿他们,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去健身房练练体能。

    谢晚秋弯唇一笑,“那吃了饭去?”

    “好啊。”博慕迟抱了抱她,“师姐我们明天继续加油。”

    今天个人技巧赛时,谢晚秋第一轮发挥失常,旋转没有到位,上半身的引领也不够,错失高分。第二轮她努力稳住,但相对其他队的选手的发挥来说,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吃过晚饭,博慕迟便跟谢晚秋几个人去了健身房。

    她刚练完胸,准备休息几分钟时,收到迟绿发去群里@自己的消息。

    她点开一看,是他们的晚餐照片。

    照片里,有她以前很喜欢吃的红烧肉和红烧排骨等,格外丰盛。

    博慕迟:「妈你是故意的吧。」

    迟绿:「有那么一点点。」

    博慕迟:「。」

    她无言半晌,张望看了看,只有许鸣离她最近,也在休息。

    “找谁?”许鸣喝了口水,一扭头便看到她动作。

    博慕迟:“没。”

    她沉默两秒,看向许鸣:“你可以帮我录个视频吗?几秒就行。”

    许鸣一怔,起身朝她走近:“把手机给我。”

    博慕迟递给他,往旁边指了指:“录我练这个的视频。”

    “好。”

    许鸣看向她,顿了顿说:“是要发给教练?”

    “不是。”博慕迟到练背的地方,“给我爸妈。”

    闻言,许鸣笑了笑。

    一分钟后,两家的大群收到博慕迟发来的视频和控诉。

    博慕迟:「对比一下,你们的良心过得去吗?」

    她在健身房锻炼出汗,他们在餐厅大吃大喝。

    “兜兜竟然在健身房。”季清影和傅云珩坐一边,看了眼手机笑,“满头大汗,你过分了啊迟小绿。”

    迟绿一脸无辜:“我以为她也在吃饭呢。”

    博延哭笑不得,知道她是故意逗博慕迟的,也知道博慕迟不会将这种事放在心上。这是她们母女俩热衷的互动。

    季清影无言,侧眸问傅云珩:“兜兜到健身房出两身汗,感冒应该能好得更快吧?”

    “……”傅云珩垂眼,看向视频里的人。

    健身房有空调,博慕迟穿的比较单薄。修身的t恤和长裤,将她的马甲线和长直的腿勾勒出来,看上去又美又飒,格外漂亮。

    “嗯。”傅云珩看完视频,缓声说:“她已经在适应了。”

    今天听博慕迟说话的声音,已经不再像前几天那么沙哑。

    闻言,季清影放心了。

    她笑着给博慕迟回了个点赞的表情包,这才放下手机。

    -

    吃过饭,迟绿他们想到四处转转,傅云珩还有点论文方面的事,提前回了酒店。

    坐在电脑前,他顺手点开手机。

    宿舍群有99+的消息,还有@自己的,两家的群消息他也没点。

    鬼使神差,傅云珩手指不受控地点开。

    一低头,他便看到博慕迟发出的那个视频。

    傅云珩微顿,点开看了一遍。

    静谧的房间,有视频断断续续的嘈杂声音传出。结束时,还有不太明显的对话声。

    赵航电话打过来时,傅云珩正在写论文。

    他滑过接听,声线清冷,“什么事。”

    赵航习惯了他这调子,心情愉悦道:“你休假休得怎么样?怎么都不出来聊会天。”

    他刚下班回家,将自己偶像白天比赛的视频反复看了几遍,还有些意犹未尽。但其他两位室友对滑雪兴趣不是很大,也只会基本的,他找不到人讨论,只能过来找傅云珩。

    “还好。”傅云珩淡淡说:“你找我就为了说这个?”

    “那也不是。”赵航笑,“我是想问你你今天看滑雪比赛直播没?”

    没等傅云珩吱声,赵航激动道:“博慕迟也太帅了吧!全国的赛事都这么猛,之后国际性的世锦赛那些,盯着她的人应该会比之前多更多吧?”

    他喋喋不休,“她那个起跳飞跃和回转,还有空中弯腰抓板太飒了,连几位男运动员都没她表现的好。”

    听到这话,傅云珩漠然提醒:“男运动员表现没她好不是很正常?”

    “……”

    赵航一噎,知道自己又带入了自己大男子主义的观念,忙不迭道歉:“我的问题,一时口误。”

    傅云珩没搭腔。

    赵航又跟他夸了好一会博慕迟,说着说着,他才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太对,“你今天心情不好?”

    他问。

    傅云珩:“没有。”

    他看向电脑屏幕,神色如常:“在写论文。”

    闻言,赵航懂了。

    那换谁情绪都没办法高昂。

    他“欸”了声,想起重点:“那你没看博慕迟他们的滑雪比赛?”

    “看了。”傅云珩坦然。

    他还是现场看的。

    听到这话,赵航眼睛一亮,“是不是很帅。”

    傅云珩一顿,想到了上午时的画面。

    她飞至高空,在高空连续翻身旋转,而后稳稳落地。

    “嗯。”傅云珩喉结滚了下。

    赵航:“不愧是我偶像。”

    说着,他叹了口气,“要不是我的班早排好了,我今天肯定去现场看。我估计现场更燃。”

    傅云珩应声。

    事实就是如此。

    这种竞技之类的比赛,现场人的情绪会随着运动员举动和讲解员的分析而产生波动,抵达某个高点时,自己的情绪会受身边人感染,无法自控。

    心脏起伏跳动的频率,也会和寻常不太一样。

    赵航自言自语了一会,发觉傅云珩一直没怎么说话。

    他扬了扬眉,狐疑喊:“珩哥?”

    傅云珩拿着手里的笔转了转,淡声问:“你真这么喜欢博慕迟?”

    “?”

    赵航无语,“你这说得什么话,难道我们住在一个宿舍这么多年,你第一次知道?”

    “……”

    傅云珩提醒他,“我大三就出去住了。”

    大二那年,傅云珩就在学校附近租了房。他们学校宿舍环境还不错,但他并不是个喜欢群居生活的人,加上每个人作息也不太一样,他比较忙,所以在学校允许搬出去住后,第一时间就搬了。

    赵航一噎,“那我不管,反正你知道。”

    他像是跟傅云珩无理取闹。

    傅云珩没理他。

    聊了会,赵航反应过来,“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傅云珩回神,“还有别的事?”

    赵航无语,“挂了。”

    傅云珩看暗下来的屏幕,敛了敛思绪,将注意力放论文上。

    半晌,他又拿起手机,给博慕迟发了条消息。

    看到傅云珩消息时,博慕迟和谢晚秋几个人刚从健身房离开。

    她点开一看,怔楞半晌地给傅云珩回了个问号。

    傅云珩:「没有?」

    博慕迟:「不是,你要我的签名照做什么?」

    傅云珩:「下午跟你说的那个室友,半个月后生日。」

    博慕迟明白了他意思,他是想拿自己的签名照当作礼物送给赵航。

    博慕迟正想说那她回宿舍找找看有没有打印出来的照片可以送,字刚敲下,她灵光一闪,脑子里蹦出了另一个想法。

    博慕迟想也没想,直接给傅云珩打了个电话。

    “喂。”傅云珩意外。

    博慕迟听着他清清冷冷的声音,揉了揉耳朵,一本正经道:“我觉得你室友生日你只送一张签名照诚意有点儿不够。”

    “?”

    傅云珩一怔,隐约猜到了她想说什么。

    他“嗯”了声,“那你觉得我该送什么?”

    博慕迟:“你该给他送个真人啊。”

    “……”傅云珩被她的话呛住,猛地咳了两声,难以置信道:“你说什么?”

    博慕迟眨眼,“啊?”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反应那么激烈,直白申请,“我说,你可以带我这个真人过去参加赵航的生日聚会,他生日你们总会一起吃个饭的吧?我正好也想见见他们。”

    傅云珩:“……”

    他沉默片刻,嗓音沉沉,带着点警告意味:“以后说话说清楚。”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