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完美白莲花 第二十章

时间:2021-12-24作者:surjection

    上班时间,六楼的休息区人很少。休息区占地面积很大,有饮料吧台,和配备软床和按摩椅的单独隔间,还有设备齐全的健身房,甚至还包括一个酒店式的室外游泳池。

    季燃对这块儿色彩明快的装修风格颇为喜欢,跟笑容可掬的侍应生小姐要了一杯低糖的茶饮料,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着。

    百无聊赖之际,季燃正一边喝饮料,一边跟林晴发着信息说:“我觉得你们公司也可以搞一个这样的区域。”突然有人推门进来,季燃下意识抬头一看,正是刚刚在陈润秋办公室见过的女经理秦袭。

    她也看见了季燃,一时错愕,又很快恢复,冲他勾唇一笑,“好巧。”

    这儿人少,安静得很,虽然隔了一小段距离,季燃还是听得清清楚楚,不能装没听见。他也笑,说:“是呀。”

    秦袭随口对吧台的侍应生说:“一杯美式。”

    侍应生恭敬地说:“好的,秦总,您先坐,等会给您送过去。”

    秦袭点头,径直走到季燃的对面,椅子都拉开了一半才问:“我坐这儿可以吗?”

    即便对不自量力来找茬的“情敌”实在不屑一顾,季燃还是笑着说:“当然可以。”

    秦袭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袭,你叫季燃,是吗?”

    季燃点点头,笑得眉眼弯弯,说:“是的。”

    秦袭又盯着季燃的脸看了两三秒,说出的话倒是让季燃没想到,“没想到真的是你。”

    季燃一愣,问她:“怎么,我和秦小姐之前见过吗?”

    秦袭看着他,精明的眼睛里带着笑意,“是的,很久之前,见过一面。”

    但季燃并没有印象自己见过这个女人,“是吗?我不太记得了,什么时候的事。”

    “记不清时间了,”侍应生端上来秦袭的美式,秦袭点头致谢,又回头继续说,“那时候你跟林晴站在一起。”

    季燃试着回想,实在是想不起来,也懒得接茬,只说:“这样啊,你和晴姐是朋友?”

    秦袭喝了一口咖啡,“算不上。我早就听说陈总最近和季家的小公子走得很近,今天见了面,才意识到原来是你。”

    季燃看着她,笑得温和,“不是走得很近,我们已经确定关系了。”

    这显然不在秦袭意料之中,略一沉默,秦袭才说:“是我孤陋寡闻了,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陈总跟人谈恋爱。”

    季燃皱眉,这话他中午吃饭的时候刚听徐笃行说过。徐笃行说他拿下陈润秋真是了不起,因为陈润秋这个人父母早年关系就不太好了,在感情这方面,陈润秋向来不是很在意。而且陈润秋和徐笃行不一样,说难听一点,徐笃行是徐家这一辈正儿八经的“嫡长子”,哪怕什么都不做也理所应当地拥有一切资源,而湾区陈家的家族组成复杂,陈润秋虽然起点高,但能在新城立稳脚跟,是有真本事的,徐笃行说陈润秋前几年可是一心沉迷工作,根本无心于声色犬马。

    那时候季燃听得心里一动,又想起林晴曾跟他提过陈润秋在高中时交往过的“前男友”,他本想问问,但碍于江铭在旁边,他就没开口。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季燃能感觉得到江铭不太接受陈润秋和自己的关系。

    现在又听秦袭说了一遍几乎一模一样的话,季燃突然有点烦躁。

    季燃细微的表情都被收入眼底,秦袭笑得意味不明,用一种类似于审视的眼神望他,“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你就是季家的小公子,毕竟陈总以前身边并没有……你那种风格的人。你和之前,真的很不一样。”

    季燃意识到这个女人接下来说得话恐怕不怎么中听,秦袭说:“但好在你有一张让人不会忘记的脸。”

    季燃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秦袭笑了,“没想到拥有这么一张脸,还得去投其所好。”

    “陈润秋何德何能,连季家都上赶着送人。为了迎合陈润秋的喜好,刻意装成这样,累吗?”秦袭低下头,随意地搅了搅杯中的咖啡,慢条斯理地说。

    窗外已经逐渐柔和的阳光落在季燃的肩上,季燃却只觉得抓着茶饮料的手被冰得难受,秦袭说的话叫他无端愤怒。他笑起来,说:“秦小姐倒是管得挺宽。”

    “实话实说,我以前也喜欢过陈润秋,当然,早就没这么个想法了。”秦袭也笑,锋利干净的眉尾微微弯曲,“陈润秋这个人,有个很大的缺点,他似乎很喜欢看起来十分弱势的人,就像以前跟过他的那些男孩子,说个话都不敢大声,说好听点,陈润秋就是保护欲很强,说难听一点,就是大男子主义。”

    搅拌的勺子碰到陶瓷杯壁,发出清脆的叮铃声,秦袭自以为说得在理,倨傲地下了个结论,“不适合我。”

    哪怕秦袭这么说,季燃也能猜到她是个什么心理,无非就是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不仅要自我欺骗假装根本看不上,还要嘲讽一下得到了的那个人没眼光,真是可笑又龌龊的自尊心。

    季燃眯着眼睛看她一眼,慢悠悠地起身,站定后才居高临下地说:“秦小姐,恐怕您多虑了。您自以为是女强人,还说什么陈先生不适合您,其实您自己清楚,您就是装成小鸟依人呢,陈先生也看不上您。陈先生是不是喜欢弱势一点的类型,我不清楚,但是我可以确定,陈先生喜欢漂亮一点的类型。”

    季燃说完话转身就走,连饮料放在桌上也不带走,更顾不上看秦袭骤变的脸色。

    秦袭做到这个位子上,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她气得倏然起身,金属勺子坠到杯底发出一声响,她追上两步,努力控制住愤怒的声音:“你以为你又是什么货色?”

    她一把拽住季燃的右臂,拉住他:“你以为陈润秋真的喜欢你吗?我要是告诉他你其实根本就是装的,他还会跟你在一起?”

    季燃动作一滞,反手抓住秦袭的手腕,一使劲就把她整个人按在旁边的墙上,秦袭的后背被撞得生疼,侍应生远远看到,被吓得不敢说话。季燃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此时已经完全压抑不住怒意,他凑上前,恶狠狠地说:“你尽管去试,看看他是信我,还是信你。”

    说罢,他松开秦袭的手腕,余怒未消地转身准备离开。

    却看见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出现了。

    陈润秋抱臂站在门外,眼神里是不可琢磨的笑意。

    季燃顿时头脑轰鸣,连合适的反应都做不出来了,倒是背后的狼狈难堪的秦袭顾不上手腕上被紧攥的疼痛,恶意地笑了。沉默了一两秒后,只听见季燃略带慌张的声音,“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陈润秋道:“没多久。”

    季燃努力平复心情,心道或许还有挽救的机会,他犹豫着走到陈润秋身前,隔着一小段距离,涌上来的眼泪不知真假,语气也辨不清是委屈还是愧疚,哽咽着说:“你......都听到了?我可以......我可以解释的......”

    身后整理好自己的秦袭看见季燃这变脸的戏码就烦,不屑地嗤笑一声。

    陈润秋脸上玩味的笑容淡去,冷冷地剜了秦袭一眼,把她吓得脸色一变。陈润秋伸手把身前低垂着脑袋的季燃一把拉过来,看季燃张牙舞爪纵然再有趣,还是见不得他在别人面前落了下风。

    陈润秋搂着有些讶然的季燃离开,留下脸色难看的秦袭在身后。

    季燃惊魂未定,顺从地跟着走,下意识抬头偷看陈润秋一眼却被他逮个正着,陈润秋捕捉到季燃慌张又胆怯的眼神,一瞬间流露出的茫然无措让恶劣的他都差点心软,笑笑,坏心地说:“你的确该好好解释,你跟她说话有必要凑这么近吗?”

    季燃彻底混乱了。

    一瞬间什么有的没的、乱七八糟都充斥在季燃的小脑袋里。这、这是重点吗?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陈润秋到底是听见还是没听见?自己到底是露馅了还是没露馅?

    季燃就这么呆呆愣愣、手脚无措地被陈润秋一路带回了顶层办公室,连助理小姐姐跟他打招呼,季燃都没听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