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完美白莲花 第二章

时间:2021-12-24作者:surjection

    季燃看他抬步就要往外走的样子,忙跟上去,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说:“陈先生,我还是希望以后能有个机会向您正式赔个礼,不如,不如……咱们交个朋友,您……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吧……”

    天呀,终于把准备好的台词说出来了——季燃在心里偷偷地呐喊。

    陈润秋这次停下了,他问:“季燃,你是想要我的联系方式,还是我秘书的联系方式?”

    季燃看着陈润秋越靠越近,结巴地说:“都、都可以。”

    但这个回答无法令他的陈先生满意,陈润秋从名片夹里抽出一张,塞进季燃前胸处的上衣口袋里,他说:“你应该诚实地回答,‘陈润秋,我想要你的私人联系方式’,知道了吗?”

    季燃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怎么被陈润秋带回宴厅的了,他感觉自己刚刚一瞬间失去思考能力,然后大脑缺氧一般,像一只气球一样飘忽着飘忽着就下来了。

    陈润秋继续跟宴会上的宾客谈笑风生,季燃则窝在不起眼的角落沙发里,摸着自己还发烫的脸。虽然顺利拿到了陈润秋的联系方式,但感觉自己刚刚似乎有点丢脸……

    先前跟季燃在酒桌旁的那位女士也找了过来,端着一盘精致的甜品递给季燃好让他回神,她说:“怎么样啊小季燃?”

    季燃接过甜品,开心地舀了一勺送进嘴里,甜甜滑滑的味道令他满意,他说:“要到啦!”

    其实这女士是季燃大哥的女友林晴,比季燃也大了四五岁,她看着季燃得意的模样,忍不住伸手揉揉他的头发,说:“看来咱们小季燃旗开得胜呀,啧,看你这发型是真不习惯。”

    季燃顺着她的话也捏了一绺头发拉到眼前看,原先他的头发可不是这么乖,可是为了这次能入陈润秋的眼,才把一头蓝紫色的头发染回黑色,还特地剪了个学生气的发型。

    他夸张地叹一口气,又赌气一样再塞了自己一口甜品,说:“我也好怀念自己的紫毛哦,可谁让咱们陈大老板喜欢清纯款呢?”

    一个月前,顶着一头蓝紫发的季燃在盛景的一家新商城的剪彩仪式上远远地看到了陈润秋,眼睛顿时和他耳垂上的海蓝色耳钉一样闪闪发亮,当下就决定要追到这个男人。那时候林晴也在,季燃就问林晴那是谁,一问才知道原来他就是盛景的当家人陈润秋。

    新城地处湾区,海陆交通发达,经贸繁荣,而湾区大半的产业都属背后军政势力庞大的陈家,陈润秋在新城更是说一不二的人物。

    盛景,陈润秋的公司,是新城商界的游戏制定者。但游戏不能一个人玩,原先靠黑社会起家的擎宇公司则是新城的第二号玩家。不过如今擎宇已有颓势,徐家的新公司fin科技也有意加入游戏。徐家是首都的势力,与陈家的关系谈不上世代交好,但也是盘根错节,传闻陈润秋有意助fin在新城取代擎宇。

    那天,季燃靠在二层的栏杆上向下看正在剪彩的陈润秋,只觉得他身姿挺拔又气势迫人,他问林晴:“晴姐,你说他喜欢男的吗?”

    林晴抿了一口咖啡,轻飘飘地说:“喜欢啊,他中学还谈了一个小男朋友。”

    季燃睁大眼睛,推推林晴的手臂,让她讲详细一点。

    林晴就慢悠悠地说:“陈润秋跟我一个中学的,比我高两届,他的八卦我们全校都知道。他有跟一个男孩子谈过一阵子恋爱,叫什么来着,记不清了,听说长得很纯。”

    听到这儿,季燃的眉头都拧在一起,问林晴:“什么叫长得很纯?”

    林晴看着他笑,说:“听说那个男孩子长得特清秀,斯斯文文的,跟小女孩似的。不过后来,陈润秋要出国读书,他们就分了。”

    季燃又问:“后来呢,陈润秋还跟别的男人交往过吗?”

    林晴摇摇头,说:“没听说过他后来跟哪个男的正式谈过,女的好像也没有。就风评而言,陈润秋并不是很爱玩的人,没那么多八卦供大家娱乐。”

    季燃看着林晴,眨巴眨巴眼睛,只说:“是吗。”

    却不是疑问的语气。

    谁能知道,林晴不以为意、随口一提的这事,就被季燃记在了心上。他趴在栏杆上盯着楼下的那人看,觉得这事儿有点棘手。

    回去后,季燃就亲自去查证,查到了陈润秋高中交往过的那个男孩子的个人信息。就着落地台灯的暖光,他盯着电脑屏幕里的照片,心里有点说不上的不舒服。

    那个男孩子的长相的确是清秀,软软的头发,微微下垂的眼角,略偏女气的长相和纤瘦的身材。

    他继续看资料里其他人的照片,林晴说得没错,陈润秋出席公开场合很少带男伴或女伴,但并不是没有。就他查到的资料来看,陈润秋带出去的女伴的风格倒是各有千秋,但仅有的那么一两个男伴却大都是这么个低眉顺眼、弱不禁风的类型,甚至连眉眼都有那么点类似。

    但这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季燃查到的那个男孩的个人信息里,显示着他高三没读完就因病去世了。那个时候陈润秋刚刚出国读书。

    他“啪”地一声关上电脑,盯着桌上的盆栽发呆,好一会儿才拿起桌上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喂?三哥,怎么啦?”电话里传来清脆甜美的女声,接起电话的人是季燃的妹妹季悦。

    季悦是季燃父亲的续弦江氏所生的女儿,刚刚上高一,家里年纪最小也是唯一的女孩儿。虽然不同母,但因为年龄差比较小的缘故,和季燃的关系非常亲近,平日里叽叽喳喳的,什么事都乐意跟季燃分享。

    季燃躺在巨大的靠椅里,盯着天花板上的精致灯饰,对着电话说:“啧,季悦,问你个问题。”

    季悦听出了语气里的不一般,来了兴趣:“说!”

    “你说,如果一个人在学生时代谈了一次恋爱,结果因为某些原因,这个人的恋人去世了”季燃无意识地用空闲的那只手摩挲自己的衣服下摆,他说:“然后,这个人后面好多年都再也没有跟别人交往过,但是跟他,呃,有暧昧关系的其他人,都跟那个去世的人有那么一点,一点点,相像。”

    季燃从靠椅里起身,慢慢踱步走到落地窗前,他问:“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电话那头的季悦一拍自个儿的大腿,哈哈大笑笑:“嗨呀,这还不简单,这不是妥妥的白月光替身文嘛!”

    季燃瘪瘪嘴巴,看着窗上自己的倒影。

    张扬的发型,夺人眼球的闪亮耳钉,让长辈看了咋舌的乱七八糟的潮服穿搭,还有眼角轻轻上挑的桃花眼。怎么看都像是坏小孩嘛。

    哎呀呀,真麻烦。

    季燃抬手揉揉嵌着耳钉的耳垂,琢磨这件令人伤脑筋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