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似此心尘非昨夜 025 家里进贼了

时间:2019-12-26作者:炫贞毅

    当凌夜曦开口时,更是把骆小奎迷得神魂颠倒。

    这声音也太tm的好听了吧!

    骆小奎心涌澎湃,一时间内心想着如果当初自己选理该多好。停,选理?选理又能怎样,选理不也会被降班,最终还是不能和凌夜曦在一个班。总算,骆小奎从痴呆转向了正常。

    “早上好!”

    憋了半天的凌夜曦就就为了说一句早上好?太没趣了吧。

    赵韵芝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骆小奎,恰好,两人就对上了眼睛。别说,这么一看还挺尴尬的,赵韵芝立即移开的眼睛,笑回:“早上好,你找我……有什么事?”

    凌夜曦也作了微笑,然后回道:“今天你有空吗?”

    有空吗?他想干嘛?赵韵芝突然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一阵一阵的涌上来。

    “这个还……不知道!”赵韵芝犹犹豫豫,吞吞吐吐了半天。

    凌夜曦再问:“你可以陪我去图书馆吗?”

    这是干嘛?左边顾灵南刚约,右边凌夜曦也来约她,这她到底要该怎么做嘛。拒绝顾灵南是怕孙雅不开心,拒绝凌夜曦难道要说怕他妈妈不开心?难道还是要用老套的慌言说她有事没空?

    赵韵芝假笑了半天,只好拒绝道:“今天周末我妈有点医院忙,我……我去帮帮她。”

    “医院?”凌夜曦瞪大了眼睛。一旁的骆小奎也听得吃了一惊,一脸“你个大姐,你是傻吗?”的样子看着赵韵芝。

    对啊,该死,这是什么个破借口,编理由也要编个像样的啊,医院她能去帮什么忙?这说不来不就是闹笑话了吗,真是出门傻到家了。

    赵韵芝脸顿时红了起来,既然连谎言都编了她还能怎么办,只能尽力靠想像去圆啊。

    “嗯,对,医院!那个周末人比较多嘛,我去帮忙疏散疏散。”赵韵芝尽力的在弥补中,可是漏洞却反到被自己越补越大。

    凌夜曦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赵韵芝,一脸吃惊,然后咽了咽口水问:“你妈妈在哪个医院工作?没有保安?”

    对啊!医院会缺她?

    赵韵芝陷入了疲劳思考中,看来这几年的学真是白上了,这么小儿科的谎言她也能说的出口。在旁边的骆小奎已经被赵韵芝的借口玩晕,干瞪着赵韵芝。

    “额……他们……请假了。”

    我去,这是真敢说得出口啊,连自己都看得出来漏洞。

    果然,在一个人拒绝别人时总是会说出一些令人奇怪的借口。医院保安的人请假了她怎么会知道?又关他什么事?这不是玩凌夜曦的吗。

    凌夜曦勉强笑道:“那好吧,以后如果有时间的话再约吧。”

    既然赵韵芝不答应和他一起去,所以他也不好强求,只好放弃。

    赵韵芝松了口气:“那祝你玩得愉快?”

    此时赵韵芝只在想:走快点,走快点,走了她就能回楼上了。

    终于,凌夜曦走了。

    赵韵芝和骆小奎直视着远去的凌夜曦,每一个步伐,都透着雅正,风流倜傥。这也许就和他从小受到的家教有关吧,毕竟凌妈和凌爸都是业界强人,人“狠”话不多为名。

    骆小奎还陷在痴迷之中,没想到突然“嗖”的一下,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被挣得好几米远了。

    “赵韵芝你轻点,差点没把我送走。”

    赵韵芝拉了一下,衣服领子全扣在骆小奎脖子上,勒住了骆小奎脖子,让骆小奎差一点没有喘过气来。

    “意外,不好意思!”赵韵芝尴尬一笑代过,又是一顿暴扯。

    这女人?骆小奎被勒得难受,骂骂咧咧道:“好你个赵韵芝啊,在男生面前你柔柔弱弱的,在我这你是真的瞪鼻子上脸的!”

    然而并没有什么作用,反被赵韵芝骂道:“少做你的帅哥梦了,赶紧的,帮我跟顾灵南说一下,太忙了,就不出去玩了,有时间再去玩吧”

    像赵韵芝这种被男生围着着人哪能体会得到骆小奎的痛苦,要说骆小奎长得并不比赵韵芝差啊,虽说魁梧了点……但也不至于很差吧,怎么就没有帅哥追她?为什么那些富家子弟的帅哥放着这孙雅这种绝世美颜不追偏偏追赵韵芝这块干货?

    想到这里越想越气,真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果然,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当真应了那句水喝多了偏想要偿偿尿有多好喝。

    不是,这算什么想法?骆小奎顿时颤了一身鸡皮疙瘩,人家赵韵芝也没那么差啊,学习好,品德好,又会淑女(呸,其实一点也不淑女)

    很快,两人已经乘过电梯到了赵韵芝家门口了,骆小奎还是再想个不停。

    “啊!”骆小奎一声惨叫。

    “你没毛病吧?”这一踹,算是把骆小奎从太阳系给拽回来了。不对,自己不也在太阳系吗?赵韵芝发觉自己脑子真是一天比一天下降了。再不努力,还渴望着下次月考超过孙雅重回第一?

    当真如此,学霸的世界常人真的不懂,随便一个想法都要扯到学习上。当然了,顾灵南那是意外。

    “你才有毛病呢”骆小奎立即从赵韵芝身边移开,生怕赵韵芝又要对她动手动脚的。

    骆小奎移开这几部,眼睛瞬间瞪大:“赵韵芝,你家进贼了?”

    什么?进进贼了?

    赵韵芝立马后转,发现门确实是开着的,而且还有很宽大的脚印,像是身形较高大的男人。

    赵韵芝一想,难道是爸爸回来了?不可能啊,爸爸不久前才发来消息说刚到广州,怎么可能是爸爸。这一下,赵韵芝和骆小奎两人都缩在角落,万一歹徒发现后冲出来把她们咔嚓了怎么办?

    赵韵芝鼓足勇气,贴着墙小心翼翼的挪到了门口,发现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可是赵韵芝却感觉到了凉飕飕的寒气,不知如何是好。

    报警!赵韵芝这时的脑海里只浮现出报警这两个字。

    骆小奎小声吞吐:“还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就报警?”

    “你傻啊,再不报警等着他跑啊?”赵韵芝一个激动愣住没有把控好音量,里面顿时就响了“嘭”的一声,应该是锅碗瓢盆之类家具。赵韵芝迅速用自己的手捂上了嘴巴。

    “嗒,嗒,嗒”

    脚步声从屋内传来,赵韵芝和骆小奎两人顿时腿软竟不知道逃跑。

    赵韵芝和骆小奎的眼睛禁闭,但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呼吸在她们脸庞前急促的流动。越靠越近,已经感觉到了这个歹徒嘴里的热气。

    “你们俩干嘛去了?”

    什么鬼?这声音咋就这么熟悉。赵韵芝和骆小奎两人迅速睁开了眼睛。

    ps:应该是闭着眼睛都能猜得到的人了吧!

    <b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