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重生之不负青春 第8章大忽悠

时间:2021-01-14作者:乱了方寸

    启动新域名

    “还能谁,可不就是你小薇姐么?”

    任爱霞虎着脸嘟囔道,似乎对她来说,看见儿子不虎着脸就不应该了。

    对这个,陈放也不介意,反正他知道自己老妈是什么性格,当即追问道:“小薇姐怎么了啊?”

    老妈说的小薇姐陈放知道。

    叫徐薇。

    是陈放家以前的邻居,也是陈放老妈任爱霞所在制衣厂的老主任徐国华的女儿。

    以前两家还邻居那会,徐薇整天带着陈放玩。

    只是后来陈放出了事,两人就断了联系了。

    当然是他自己断的。

    但这却不影响他对徐薇的评价。

    前世今生,徐薇都是一个很不错的好女孩啊。

    “哼,还不都是徐国华那个挨千刀的......”

    任爱霞闷哼着。

    “这......”直到一会,她说完后,陈放才眉头皱了起来。

    原来,早在多年前下海浪潮兴起的时候,徐薇的父亲徐国华就跳出制衣厂单干了。

    最初单干的几年,徐国华的生意不错,没过多久,就把自己家的家庭作坊,扩大到了一个上百人的小厂。

    只是去年,徐国华忽然接到了一个南方那边的单子,说是让帮着生产十万件纯棉汗衫。

    徐国华的厂子虽然也不错,但十万件的单子还从没有过。

    本来他是想拒绝的。

    可再一想,这一单要是做了,起码顶自己以前干个好几年的。

    所以最终徐国华咬牙,从几个放黑账的人手上,借了二十万,把这个单子给做了出来。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这边做出了单子,那边的客户却忽然倒闭了。

    没办法,徐国华只好将那十万件纯棉汗衫自己去卖。

    可他又没有这方面的路子,所以,卖了一阵子,也没有挣多少钱。

    最终还面临了那些债主的讨债。

    没有办法,徐国华自己跑了。

    他自己是跑了,但是他女儿徐薇还在省城的秦北大学上学呢。

    所以人家债主就找到了徐薇,父债子还嘛。

    徐薇也是个好女孩,父亲跑了就跑了,她不会跑,很快就答应了,这笔钱由她来还。

    于是,她就开始借钱了。

    和周围所有认识的人借,想要将那二十万赶紧还上。

    不过听刚才电话里的意思,似乎,她能借到的也很有限,毕竟,大多数人都是知道她们家的情况的。

    “这,二十万还真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陈放叹息着道。

    “谁说不是呢,哎,你说徐国华这挨千刀的,他自己都能跑,难道就不能把闺女带上吗?果然男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告诉你,你以后要是跟那家伙一样,老娘我就......”

    任爱霞生气的嘟囔着。

    “妈,你说徐叔就说他,扯我做什么?”

    陈放心头苦笑。

    自己老妈这性格,还真是。

    “嘿,你是老娘生的,老娘还不能说你了咋滴?”

    “小兔崽子,是不是觉得自己长大了,翅膀硬了想要飞啊?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翅膀打折了?”

    任爱霞顿时不乐意了,一瞪眼就要去拿擀面杖。

    “得得得,您说的对,您是咱们家太后,说啥都是正确的。”

    陈放赶紧舔着脸求饶。

    “这还差不多!”

    任爱霞这才哼了一声道。

    “妈,小薇姐这事,咱要是能帮,就帮点吧,至于说我上学的钱,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一会,陈放才看着自己老妈小声道。

    他本来就准备自己赚钱的,只是一直想着先把报仇的事搞定而已。

    所以,上学需要的钱,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事。

    “这怎么能行?小兔崽子我告诉你,你老妈我虽然说是心疼小薇,但是,和你上大学比,谁都没有这个重要,这事你可别再管了,不然的话,小心我敲死你!”

    任爱霞却是一脸生气的护犊子道。

    这就是母亲。

    别管她平日里怎么说道自己孩子,但关键时刻,心里向着的永远还是自己的孩子。

    “那,那好吧!”

    陈放一看没戏,也就不再多说了。

    和任爱霞掰扯了几句,眼看着战火又要再起了,这才一溜烟跑回了自己房间。

    “小薇姐是个好人,她不应该有这样的遭遇啊。”

    回到房间之后,陈放还在想徐薇的事情。

    虽然前世自己被开除之后,两人就没了交集。

    但那儿时的记忆,还是很快的涌了上来。

    “二十万啊二十万。”

    所以本能的,陈放就开始琢磨徐薇那二十万的事情。

    “嘿,怎么把这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忽略了?”

    但也就一会,陈放就已经有了办法。

    既然办法有了,陈放连想都没多想,便开始刷刷刷的再纸上画了起来。

    这么倒腾了一个小时之后,陈放又跟老妈打听了一下徐薇家制衣厂的名字和地址。

    这才看了一会试卷,然后上床睡觉。

    ......

    渭城拘留所,被关在这里的赵铁柱却浑身疼的不行。

    “妈的,一个刚进来的废物,连这点礼数都不知道吗?给我打,狠狠的打。”

    他的周围,十几个已经不知道在拘留所呆了多久的汉子,拳打脚踢的。

    “别打了,几位大哥,你们别打我了好不好?我是被人诬陷进来的,不然的话,我肯定会给几位大哥带好东西的。”

    赵铁柱实在受不了了,赶紧哀求道。

    “老子管你是诬陷还是什么?总之,没有点见面礼,哥几个就每天打你一顿。”

    周围的人却是一阵冷笑,这才呸了一口,各自回去休息。

    “王星程,都是你,都是你这个狗日的,老子和你没完。”

    只有赵铁柱,此时咬牙切齿,满脸狰狞的暗道。

    这会的他,心里真是恨透了王星程那个混蛋。

    但却也没办法。

    此时只能忍着。

    ......

    因为第二天是周六。

    陈放一觉就睡到了上午十点多。

    在家里转了一圈,发现老爸老妈都去上班了,小妹也不知道去哪浪了,陈放点上煤气灶,随便给自己整了点吃的,吃完之后,就骑着自行车,去了徐薇家的制衣厂。

    从家里出发,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

    陈放就到了咸北区一处小厂林立的工业园。

    这里地方不大,却集中着十来家小型制衣厂。

    老远的,陈放就看见了徐薇家那个薇薇制衣的招牌。

    所以没过几分钟,他就已经到了厂门口。

    “抓住那个贱人,妈的,今天要是不拿出钱来,我们就把她拉到歌厅去。”

    “对,你们几个,从那边截住她,别让她给跑了。”

    结果刚到厂门口,陈放就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

    抬头看去。

    只见厂子的院里,一个也就二十一二岁,牛仔裤,米色毛衣,扎着个马尾的女孩子,被三个中年男子追着。

    不是别人,正是徐薇。

    “草!”

    看到这里,陈放心中一阵难受。

    徐薇以前多么温柔的一个女孩子啊,现在居然被追着到处跑。

    当然,他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肯定是那几个放黑账的。

    想到这里,陈放眉头皱了一下。

    立刻就想冲上去。

    但再一想,这三个家伙可都是放黑账的,自己就这样冲上去,还真不一定有用。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陈凡这才有了主意。

    目光看向厂内,陈放忽然咧嘴一笑,操着一口有些蹩脚的粤语道:“你地起度做乜野?仲有冇王法伽?”

    嘎。

    陈放一句话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那三个放黑账的一脸懵逼。

    就连徐薇也是一呆。

    随后更是捂着嘴巴尖叫道:“陈......”

    但她的话还没说完,陈放就立刻朝着她挤眼大声嚷嚷道:“你地知唔知呢个系边个伽厂啊?就够胆行黎捣乱?”这话说完,又是一阵手舞足蹈的比划着:“我系港商,专门起湘江个边坐飞机过黎个,你地系咪想郁我?”

    陈放这边絮絮叨叨的。

    三个放黑账却是彻底懵了。

    这家伙说的是什么啊?

    徐薇也听不懂,但陈放刚才的眼神她看明白了,那意思是让自己不说话,所以,她也不开口!

    “徐家丫头,这家伙是谁啊,他说什么呢?”

    所以很快的,三个放黑账的,便对着徐薇道!

    “好像是粤语吧,说的什么,我也听不懂。”

    徐薇开口道!

    话刚说完,陈放又是一通叽哩哇啦。

    随后,看着那几个放黑账的,满脸鄙视的从厂子的办公楼里拿出来纸笔,刷刷刷的写到:“你们是什么人?在这里干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

    那几个家伙虽然听不懂,但好歹是认字的。

    “哦,这样啊,我们是要债的,这个厂子欠我们钱!”

    其中一个直接开口说道!

    “要债?什么债,这个厂子,我们家已经从徐国华手里买了,以后,是我们家的了!”

    陈放又一次写道!

    “啊,这,那我们的债?”

    几个人都是一愣。

    这厂子被卖了,那他们的债怎么办?

    徐薇也是一样,不知道陈放说的是真是假。

    “多少钱?”

    “二十万!”

    “才二十万啊,这个我们当初买厂子的时候,和徐国华商量好了的,债务由我们承担的,所以,你们这二十万,我来还!”

    陈放刷刷刷又写到!

    “哈哈,这可太好了,既然这样,那你赶紧还钱吧?”

    几个放黑账的立刻激动了起来,看着陈放道!

    “还钱?可以,但不是现在,现在我也没有!”

    陈放又一次写了。

    “我草,你他妈的耍我们?”

    顿时,几个人暴怒道!

    “没有,我说的是真的,我们家买了这个厂子,管理人员还没来呢,得过一个月,我只是先过来看看的。

    你们要是想要钱的话,那就等一个月吧!”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你们只有相信我了,要不然怎么办?打我?我可是港商,从香江那边过来的,你们敢打我吗?打我就是破坏两地和睦,你们敢吗?”

    陈放满嘴跑火车。

    那几个人却都脸色变了。

    现在是1999年,香江刚回来没几天,很多问题还都没彻底解决呢,他们虽然只是小人物,却也知道,这个时候港商可不是能招惹的。

    “这。”

    所以,一时间,他们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就知道你们不敢,既然不敢,为什么不多等一个月呢,我们家资产数千万,会差你们这二十万么?再说了,你们已经等了这么久了,多一个月少一个月又有什么问题?”

    陈放却是趁热打铁道!

    “这个。”

    他这么一说,三个放黑账的犹豫了。

    对视了几眼之后,这才开口道:“好,那就这样说定了,过一个月,我们再来!”

    “到时候,要是还没钱,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这话说完,才离开了!

    “臭小子,搞什么鬼呢?这怎么还港商了?”

    等到那三个人离开,徐薇才拍了一下陈放后脑勺道!

    “我靠小薇姐,我要不这么说,他们能走吗?我估计,能连我一起揍才是真的吧?”

    陈放郁闷的翻翻白眼!

    “额,说的也是,这么说来,姐还得谢谢你喽?”

    “那当然了,最好能请我吃个饭啥的。”

    陈放笑笑。

    和徐薇,他从小就是这么玩的,也早就习惯了!

    “行了行了,快别瞎白活了,快告诉我,你到底来这干啥了?”

    徐薇也懒得和陈放继续扯这个。

    只是盯着陈放好奇道!

    “帮你!”

    “帮我?”

    徐薇一愣。  重生之不负青春,

    </b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