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重生之不负青春 第1章 诬陷

时间:2021-01-14作者:乱了方寸

    启动新域名

    末春的渭城还是有点冷,乍暖还寒的凉风透过门缝,吓的教室里的白炽灯瑟瑟发抖。灯光下,一群洋溢着青春的学生,手段频出,各显神通。

    有抿嘴瞪眼,不动如松的尊师一派。也有摇头晃脑,神游天外的欺师之徒。更有甚者,既不愿委屈自己费力学习,又不敢明目张胆公然对抗老师,所幸时而闭眼,时而点头,手里还拽着一管油笔,哒哒哒的在本子上戳出一幅任谁也看不懂的黑洞文明,还美其名曰,骑墙。

    而此时,教室中间位置的座位上,一个少年,却早已经学会了三家功法,将瞪眼,摇头,手抓油笔融汇贯通,好不潇洒。

    少年名叫陈放,陈年往事的陈,张扬放肆的放。

    只是这会的他,眼神之中,尽是震撼,迷茫,和不可思议。

    直到最终,目光落在那教室前方,号称能够镇压一切狂妄的醒目大字“距离高考103天”时,陈放才倒吸一口凉气,震撼道:“重生,我居然重生了?”

    苦笑,复杂,还有点搞不明白。

    他居然重生了?

    而且还是从新冠病毒肆虐的2020年,重生到了前世自己高三下学期的1999年。

    这到底是老天给自己的补偿,还是为了弥补他前世孤苦所开的后门。

    前世的陈放,如果没有那场意外,考一个名牌大学,找一份像样的工作,顺便再娶个不错的媳妇应该也不算难事儿。

    但,那是如果。

    陈放记得,前世自己高三下学期刚开学没多久,学校就下发了一则通知,通知的原文陈放忘了,大概意思就是这学期学校要申请省级重点高中,所有同学必须严格遵守校风校纪,不能给学校脸上抹黑等等。

    而他的意外,就在这事儿之后。

    具体是哪天,同样也记不清了,毕竟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儿了。

    但他却清楚的记得,那天,他正和所有高三学生一样,趴在桌上哼哧哼哧的做着高考模拟真题,学校外面小超市的老板赵铁柱却忽然闯了进来,说自己偷了他用来进货的1000块钱。

    1000块钱,放到重生前的2020年,可能连请人吃顿体面的饭都够呛,但搁在1999年,却绝对算的上一笔巨款。

    而且正好赶在学校申请省级重点的关键当口。

    于是在知道了这事的当天,学校就立刻决定私了,并且成立了以学校,陈放,还有那超市老板所组成的私了小组,准备迅速解决。

    前世的陈放性格有些怪。

    和自己亲人朋友相处的时候,他能做到侃侃而谈还不带重复的。

    但碰上一些不太熟悉的人,却总是内向的可怕。

    再加上年纪小,也没见过多大世面。

    刚刚走进那如同恶鬼猛兽一般的会议室,陈放就被吓哭了。

    他这一哭,自然而然的也就造成了给自己辩解上的不足,所以,还不到半个小时,这件事就在超市老板赵铁柱拿出一份陈放留在案发现场的证据,一张陈放自己的身份证后,被盖棺定性...

    陈放偷窃。

    如果是平时,类似这样的小事儿,顶多也就是叫个家长,给人家道歉赔偿损失而已。

    可正好赶上学校申请省级重点学校的关键时刻,于是,学校决定,陈放从重处罚,开除学籍。

    至于那1000块钱,则由学校通知陈放父母过来赔偿。

    但让谁都没想到的是,陈放的父亲居然在来学校的路上,出了车祸,意外身亡了。

    陈父这么一走,陈母也整天心神恍惚的,没过多久,便在一次工作失误中,被单位给解雇了。

    一时间,原本美满的家庭支离破碎。

    陈放被开除不能高考,父亲车祸去世,母亲也丢了工作,下面还有一个在上初中的小妹。

    陈放没有办法,只好匆忙收拾东西,前往燕京打工。

    因为没有学历,陈放初到燕京的十年特别难。

    睡过桥洞,扫过马路,干过工地,当过保安。

    但却从来没有安稳过。

    直到十年之后,他靠着自己一直坚持学习的性格,自学了多门大学课程,并且一举考过了英语托福。

    这才得到了一个国内企业驻英国伦敦的外派员工作,生活也渐渐有了起色。

    但也只能算做勉强。

    而这一切的根源,就是那个超市老板的诬陷。

    “不行,既然老天都让我重生了,那我就必须要阻止那悲剧的发生,一定要阻止。”

    想到这里,陈放拳头攥紧,双目通红。

    “只是那个超市老板,是哪天来的呢?”

    但很快他就又迷糊了。

    他只记得那个赵老板来的时间,是在学校宣布申请省重点之后,至于到底是哪一天,却记不清了。

    “老师你好,我想问一下,咱们这班上,有没有一个叫陈放的学生?”

    忽然,陈放耳边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

    “草,就是今天?”

    陈放好像被电了下一样。

    很多东西他都可以忘记,但超市老板那沙哑的,有点像香江明星曾治伟的嗓音,他却一辈子都忘不掉!

    就是这狗日的。

    刚才还琢磨到底是哪天呢,没想到居然就是今天。

    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自己打回到原有的历史轨迹吗?

    只是,还能吗?

    陈放缓缓抬头,目光落在那赵老板身上。

    一身灰色中山装,胡子拉碴的,脚下还穿着双大头棉皮鞋,皮都掉了不少。

    就是他,错不了!

    陈放拳头攥的紧紧的,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

    恨不能立刻冲上前去,捶死这孙子。

    但还是忍住了。

    自己重生回来,不就是为了改变这一切吗?

    捶死这么个垃圾不难,可捶死了之后呢?

    自己八成也要死吧。

    那重生还有什么意义?

    渐渐的,陈放平静了下来。

    当前最重要的,还是先想想该怎么度过这次危机,不让自己被开除。

    至于报仇什么的,可以再想办法。

    想到这,陈放很快就有了思路,嘴角也露出一丝冷笑,盯着那赵老板道:“我就是陈放,你找我有事?”

    淡漠,冰冷,仇恨。

    赵老板都是一愣,吃惊的看着陈放。

    不是说沉默寡言吗?

    怎么感觉自己都有点害怕呢?

    不只他,就连陈放班里的那些学生,这会也都错愕的看着陈放。

    当然他们没有感到害怕,只是觉得陈放的话,酷酷的。

    “原来陈放这家伙说话这么帅啊?”

    一些平常都没怎么注意过陈放的女生,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男生们也有点出神。

    当然,很快那个赵老板就反应过来了。

    陈放只是一个穷学生而已。

    自己怎么还被他吓住了?

    于是,赵老板装作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对着陈放道:“好你个陈放,你还敢问我什么事?说,昨天晚上,是不是你去我超市里面,拿走了我的一千块钱?”

    “嚯,陈放还真偷人钱了啊?”

    “鬼才知道呢。”

    “可这要不是他,人家凭啥来找他啊?”

    学生们炸窝了一样嘀咕着。

    啪!

    站在讲台之上的地理老师王星程,更是愤怒的把教案摔在桌子上,咆哮道:“陈放,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呢?你这样做,对得起父母?对得起学校吗?”

    王星程气的脸都扭曲了,头顶那原本就非常稀疏的地中海,更是立刻翻滚了起来。

    陈放却只是舔了舔嘴唇,砸吧砸吧冷笑道:“这么着急的吗?”

    前世的事,陈放虽然因为家中突遭变故,没有时间调查。

    但后来和同学一起吃饭的时候,却还是听说了,原来,指使赵铁柱陷害陈放的,就是这个王星程。

    至于为什么,这说起来就有些搞笑了。

    王星程有个儿子,和陈放是同一级的。

    不过每次考试,王星程的儿子都会被陈放稳稳的压上一头。

    这事要是放在个心理素质好的学生身上,估计也没什么。

    奈何王星程的那个儿子,从小就是个爸妈宝,竟然因为这事抑郁休学了。

    王星程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让自己的儿子好起来。

    死道友不死贫道,不得不说,这家伙玩的挺熟的。

    知道了这事之后,陈放也曾想过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只是那时的王星程已经是渭城市秦凌区教育局副局长了,位高权重。

    就连当初帮他诬陷陈放的那个赵老板,都成了秦凌区好几个学校超市的老板,身家数百万。

    陈放根本就斗不过。

    而现在,自己前世的两大仇人,居然都出来了。

    陈放心头怒火中烧。

    下一刻,更是刷的一下目光看向王星程,冷笑道:“王老师,亏您还是一个老师,难道您就不知道,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您这样说,我是可以告你诽谤的吗?”

    陈放恨不得能生吃了王星程。

    却也同样不能这么做。

    “你敢?我可是你的老师!”

    王星程瞪了陈放一眼。

    却对陈放的强硬态度感到意外。

    “呵呵,就你?也配说自己是老师?你见过哪个老师,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就冤枉自己的学生的。

    你既然都没把我当学生,我又怎么会拿你当做老师呢?”

    陈放冷哼一声。

    这已经是他所能忍受的极限了。

    “你......”

    王星程气的直哆嗦,想说什么,却又一时不知该怎么说,便咬牙道:“好,那我就看看你到底要怎么解释,哼!”  重生之不负青春,

    </b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