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天下了 第11章 夜色挽长歌

时间:2021-01-01作者:夜月舟

    ,

    夜挽歌抿了抿唇,又看了依旧没什么表情的苏卿一眼,不情不愿地将鞭子收起来,走到锦月身旁。

    “锦月,你怎么会在此处?”

    “我来买些药材。若不是我正好在此处,你可要犯下大错了,以后莫要再这般冲动。”

    夜挽歌是她从小到大的好友,她不想看到她陷入危险之中。

    夜挽歌小声道:“我只是听不惯他辱骂你。”

    锦月看了苏卿一眼,笑道:“我与你从小一起长大,你的心思我会不知?”

    她从前痴傻,夜挽歌来找她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陪她一起坐在湖心亭里看莲花,和她说一说外面的趣事,有的时候也会说起苏卿。

    “锦月,别说了。”夜挽歌的声音低了下来,“不论我做什么,他都不会在意。”

    锦月暗中握了握她的手,“挽歌,有的时候,事实并非你所看到的那样。”

    夜挽歌身在局中看不清,她却看得明白,若是不在意,苏卿早便一走了之,又怎会在那里站了那么久。

    他的眼里分明也有担忧,甚至在她开口叫住夜挽歌之前,他好几次都张了张嘴,似是想开口叫住她。

    “苏公子,”锦月朗声道:“可否过来一叙?”

    苏卿站在原地挣扎片刻,慢慢地走了过来。

    夜挽歌将头扭开不去看他。

    “苏公子,挽歌今日也算帮了你,你难道不对她道声谢吗?”

    苏卿踌躇了一会儿,才对夜挽歌道:“多谢公主殿下出手相助,苏卿感激不尽。”

    客气又疏离的话语。

    “苏卿,”夜挽歌转头看他,眼眶通红,“你非要这般将你我的界限划得清清楚楚,干干净净吗?”

    苏卿顿了一下,眼眸轻垂,望着地面,“公主殿下乃是天上明月,苏卿自知配不上。”

    “好一个配不上!”夜挽歌怒极反笑,“苏卿,你就是根没有感情的木头!”

    冰凤从天而降,夜挽歌一跃而上,迅速消失在空中。

    苏卿望着冰凤离开的方向,良久,才慢慢地垂下眼。

    “苏公子这又是何必?”锦月双目紧盯着他,“你分明也是在意她的。”

    “君小姐说笑了。”

    苏卿白净的面上露出一抹苦笑,转身离开。

    发生了这件事情,锦月也没了继续寻药的心思,吩咐时沫与时靡留在拍卖行寻找药材,自己则回了君府。

    以往夜挽歌不开心的时候,总喜欢来锦苑找她,向她倾诉一番,即便那时的她听不懂。

    锦月回到锦苑,果然在湖心亭找到了正坐在湖边的夜挽歌。

    她将身子蜷成一团抱住自己,看起来难过极了。

    听到脚步声,她才将头抬起来,委屈地唤了一声:“锦月。”

    眼泪应声而下。

    锦月走过去抱住她,柔声道:“挽歌,别哭了。”

    “我从小就喜欢他。”夜挽歌抽噎着,声音断断续续的,“什么云泥之别,我都不在乎。”

    “可他不喜欢我。”

    “明明从前不是这样的,从前,他也是会对我笑的。”

    夜挽歌第一次见到苏卿的时候,只有六岁。

    那时他们都才刚刚开始修炼,彼此之间的天赋差异也还未表现出来。

    她还记得当时母后将苏卿带到她面前,对她说:“挽歌,他便是你以后的玩伴。”

    她抬起眼看他,苏卿穿了一件宝蓝色的衣服,白净的面上带着温柔的笑容,向她伸出了一只手。

    “我叫苏卿,很高兴认识你。”

    当时落花纷飞,铺了一地,她懵懵懂懂,却觉得眼前这人真是好看极了。

    孩童时期的她顽皮得不像话,常常拿各种各样的小裙子逼着苏卿穿上给她看,还拿自己的小珠花插在他头上。

    那时的她觉得,苏卿这样美,就该跟她一样,穿最好看的衣服,戴最好看的珠花。

    皇兄常常因此事责骂她,说她不懂礼数,苏卿却笑吟吟地说自己不在意。

    后来她稍稍长大了些,懂了些事理,也不再嚷着要让苏卿穿小裙子。

    她知道苏卿是她的未婚夫,是要陪她一辈子的,她以为他们永远都会在一起。

    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苏卿不再像从前那般和她亲近,大多数时候,他都是远远地看着她。

    她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想方设法地挽回,却只会换来一句:“我配不上你。”

    一句话,便将她心里所有的期待消磨得干干净净。

    苏卿不懂她。

    她喜欢一个人,便会喜欢他的全部。他若风光无限,她会替他开心,他若跌落尘埃,她也会陪在他身边。

    “锦月,我很难过。”

    锦月一下又一下地拍着夜挽歌的背,轻声道:“从前有人跟我说过,有的人遇到了,便是一生。你既喜欢他,便去争取。”

    话落,她自己也觉得讶然。

    是谁跟她说过这句话?

    一个模糊的片段从她记忆深处一闪而过。

    似乎也是在一片莲池旁,她赤着脚坐在湖边,旁边有一人对她说:“你既喜欢他,便是多等几百年,也是应该的。”

    “.......”

    “有的人遇到了,便是一生。”

    是谁在说话?

    又要让她等谁?

    几百年,怎么可能,她从未喜欢过什么人。

    锦月摇头笑笑,想必是出现了幻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