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天下了 第8章 笙歌有尽时

时间:2021-01-01作者:夜月舟

    ,

    夜挽歌将锦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发现她确实没有受伤,才松了口气。

    这两天她一直在四处找锦月,今日收到沐笙的信才知锦月不傻了,且孤身一人在长落山,便匆匆赶来。

    若是她再晚来一步,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夜挽歌忍不住愤愤道:“沐笙也真是小心眼,竟还对三年前的事念念不忘,将你一个人丢在长落山。”

    锦月疑惑道:“三年前?”

    “你不记得了?三年前你十三岁的生辰宴,沐笙也去了,还扬言要娶你呢,可惜被你拒绝了。”

    锦月有些头疼。

    她想起来了。

    她十三岁生辰宴那年,君沧亭宴请了整个北辰有头有脸的人物,大肆操办。

    那时已是秋末,天气微寒,她没有灵力护体,便一直在自己的院子里待着,等到宴会开始君沧亭才会来带她去面见宾客。

    十五岁的沐笙不知何时躲开了护卫,悄悄潜进了她的院子。

    她正坐在莲池旁喂着里面的锦鲤,锦鲤跃出水面吃食,又迅速落回去,湖面上泛起一圈圈的涟漪。

    她抬头看向闯进来的不速之客时,脸上的笑容还未散去。

    犹记得当时的沐笙遥遥望着她,似乎说了句什么。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长落山深处,正站在雪地里的沐笙将夜挽歌给他的回信烧去,想起当时少女坐在莲池旁笑望着他,身后金色莲花绵延的画面,忍不住叹了一声。

    那确实是他见过最美的画了。

    只是后来君沧亭察觉到结界被触动,带着满堂宾客匆匆赶来,他那时年少,看到喜欢的东西都想握在手中,便指着君锦月对他的父亲道:“父亲,笙儿想将她娶回家。”

    不知是谁先笑了起来,旋即所有人都笑了,连他的父亲也笑看着他,说:“笙儿,莫要胡闹。”

    他那时固执极了,便走到君锦月身前,问她:“你愿意嫁给我吗?”

    “嫁给你?”她歪着头看他,脸上全是不解。

    “就是从今以后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永不分开。”

    到底年少,说出这句话后,他的脸便彻底红了。

    谁知小锦月摇了摇头,说:“那我不要嫁给你。”

    他错愣地看着她,“为何?”

    小锦月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努力在脑子里想了半天,才说:“因为你不好看。”

    满堂哄笑。

    十五岁的沐笙,一直认为自己风流倜傥,姿容绝世,没有人会不喜欢他。

    他生平第一次听到了有人对他说,你不好看。

    他涨红了脸,又羞又恼。

    “我若是不好看,那你可曾见过比我更好看的人?”

    小锦月认真地想了想,诚实地点了点头。

    这下他便什么都说不出口了,愤愤地跑出了院子,活像有什么东西在追着他一般。

    后来,他才知道自己想娶的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

    再后来,他成了整个北辰最大的笑柄。

    “少爷,这里有一个人!”雪地里传来侍从的惊呼声,打断了沐笙的回忆。

    沐笙走上前去,只见侍从挖开的冰层里,静静地躺着一个双目紧闭的女子。

    那女子身着蓝衣,墨发散在身后,一缕缕浅淡的碧绿色光芒萦绕在她的周身。虽不知被冰封了多久,面容却是红润有光泽的,仿佛一个精致的瓷娃娃。

    他呼吸一窒,忍不住又想起了那句话。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长落山上空,锦月同夜挽歌一起坐在冰凤的背上,面露无奈。

    “我那时什么都不懂,只不过说了一句他不好看,他便记了这么多年,那以后他岂不是还会再来找我的麻烦。”

    夜挽歌捂着嘴笑起来:“沐笙十二岁便被誉为无双公子,寂梦城谁人不知他最引以为傲的便是自己的容貌,你那般在众人面前说他,虽是无心,却也够他记恨许多年了。”

    “好在他知道轻重,传信给我,不然你如今还被困在长落山中。我当时不在,也好奇得紧,你见过的比沐笙更好看的人是谁?”

    锦月垂眸想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说:“我不过随口一提。”

    “我就猜到是这样,你当时整日呆在君府,不与旁人接触,又怎会见过比沐笙还好看的人。也就沐笙会信以为真。”

    锦月看着夜空中仿佛近在咫尺的明月,没有说话。

    她那时确实是见到了比沐笙还好看的人。

    只不过那人,出现在她的梦里。

    冰凤在君府门前停下,夜挽歌拉着锦月的手一跃而下,稳稳落地。

    君沧亭早便收到了夜挽歌的传信,领着人在府门前等着。

    夜挽歌笑着对君沧亭道:“君爷爷,我将锦月平安带回来了。”

    “好孩子,此次多亏了你。”君沧亭拉过锦月,确认自己的宝贝孙女完好无损后,脸上露出慈爱的笑意。

    “锦月,这次是爷爷疏忽了,没有照看好你,害你受了这么多的苦。”

    长落山凶险异常,也不知这孩子是怎么熬过来的。

    锦月心中微暖,对着君沧亭甜甜一笑:“爷爷,不怪您,我此次也算因祸得福。”

    君沧亭微微张大眼,眼眶几乎湿润了。

    挽歌在信中提及过锦月恢复正常一事,他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如今亲眼所见,心中还是颇觉激动。

    “是啊君爷爷,以后锦月便与常人一样了,看谁还敢笑话她。”夜挽歌颇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从前总有人在背地里嘲笑锦月痴傻,这下看他们还能以什么理由来嘲笑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