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送葬人 第一卷 沃野平原 79 迷雾(一)

时间:2020-06-17作者:千雨千雨千雨

    纳比勒正在与艾弗交流“夜灵”的问题,在他看来,夜灵这种灵体生物是无法寄生在一块木板上,然后被人带回家的。但是艾弗这边经历过的事实又告诉他,不可能的事情确实发生了。

    “有没有可能是变异?比如受到了某种能量的影响,甚至是腐化?”纳比勒说道。

    艾弗想了想,如果纳比勒说的有可能的话,会不会是“游离魔法”造成的呢?一般情况下的夜灵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类的,但是受到“游离魔法”的腐化后就不一定了,这倒是勉强也说得通。

    “有可能,但是需要更多的证据。”艾弗肯定了纳比勒的说法。

    “好吧,艾弗——”

    纳比勒还没说完,“哐——”的一声,火焰大门被人激活,一个送葬人从外边回来了。艾弗看去,那个人瘦高个子,腰部的枪套里放着一把精致的手枪,不过最令人瞩目的,是他空荡荡的袖筒。这人正是之前见过的那个送葬人,库克。

    “艾弗,兄弟。”库克看见了艾弗和纳比勒,“纳比勒,兄弟。”

    艾弗和纳比勒都向库克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唉,好消息和坏消息,想先听哪个?”库克随即叹了一口气,看起来不是很高兴。

    “还是先听坏消息吧,像以前一样。”纳比勒说道,然后他看向艾弗,“我们一直都这样,先听坏消息。”

    “挺好。”艾弗应了一声。

    “巴罗斯公国最近又打了败仗,再这样下去,卡斯托加以后就要成维拉里尔帝国的版图了。”库克说道,他似乎不太满意维拉里尔帝国的统治。

    “我以为是什么消息,我们圣堂在国家战斗中保持中立,这又不会影响我们。”纳比勒摇了摇头,“那说说好消息吧?”

    “我要离开卡斯托加,去准备‘学者’培训了。”库克耸了耸肩膀,“不过这对于我而言,其实是个坏消息。”

    “我觉得不错,你现在这样确实不适合再战斗了,死亡率太高,我们又无法及时回收你的天赋。”纳比勒说,“不过你的天赋不战斗确实浪费掉了。”

    库克的天赋,是“索罗的奇迹,驱灵之手”,可以给投掷物附上灵体伤害,算是送葬人天赋中倾向于战斗的那一种天赋了。

    “兄弟,你要是不介意,我倒是想把这天赋留给你,毕竟成为‘学者’以后,我就不需要这个了。”库克看向艾弗,他似乎对艾弗印象个还不错,更何况,艾弗还救过他的命。

    “还是听圣堂的安排吧,不过还是感谢你的好意了,兄弟。”艾弗肯定不会要的,除非是圣堂给他分配的。

    “对了,今天的委托栏怎么没有人去收委托?”库克问道。

    “我们的圣堂最近好像在调查什么,大部分人都被抽调走了,就连长老也出去了。”纳比勒说道,“所以没人收也是正常的。不过,你们谁愿意跑一趟吗?”

    “哦,我可是刚回来。”库克微微一笑,“先走啦,两位。”

    “我去吧,纳比勒。”艾弗说道,这次和纳比勒交谈用掉了很长时间,他确实需要活动一下了。

    “嗯,你要是想要其中的哪一个,可以先去做,回来再跟我统计。”

    艾弗离开了圣堂,去市政厅前方的委托栏收委托。此时已近黄昏,但是天色却早早得暗了下去。

    街道上的行人很少,由于之前下过的大雨,很长的一段道路上,仍旧泥泞不堪。

    走了约半个小时,艾弗来到了市政厅。市政厅的大门已经被死死地关上了,可能因为天气的缘故,这一段时间来市政厅的人数明显减少了。

    市政厅前方不远处,立着石砌的委托栏,只是现在上面只挂着一个委托书。不过让艾弗意外的是,这张委托书是用红色的羊皮纸写的。这也就意味着“紧急”和“重要”的意思,同时,报酬也会上涨许多。

    什么样的事情会值得用红色的羊皮纸发布,这倒是引起了艾弗的注意。他撕下委托书,看了看上面的内容。

    这份委托书的主人并不是卡斯托加市的本地人,而是来自附近一个叫做“马利克”的镇子。他所委托的内容是寻人——他的妻子失踪了。而其他的信息,居然又是“详谈”,也就是要去找委托人,见面之后他才会说的那种。

    既然只有一份委托,艾弗此刻又没什么事情可做,所以他打算接下这个委托。

    卡斯托加的驿站在夜间也是有马车的,所以艾弗直接去了那里,准备连夜离开。寻人启事一般都不是很难,艾弗也就没有做什么刻意的准备。

    后半夜,艾弗就乘坐马车来到了马利克镇,这地方距离维拉里尔帝国的边境十分得近,只不过战火还没有蔓延到这里罢了。

    下车后,艾弗径直找到了镇子里的酒馆。此时酒馆中的人并不多,昏暗的烛光下,艾弗可以看到有4、5个人在低声地交谈着,一边喝着酒。

    “陌生的面孔,还背着一把——银剑?”酒馆的主人靠了靠身后的酒

    架,向艾弗打了个招呼,“送葬人,来点什么?”

    “常喝的酒就可以了。”艾弗坐在了吧台前,“最近有什么事情没有?”

    这时,从酒吧的角落里,传来了几道晦暗的目光。艾弗回头看去,是几个潦倒的佣兵。因为艾弗看不到他们身上的标识,所以猜测这或许是几个佣兵。

    “啊,他们也是今天晚上的新面孔。”老板端来了一杯酒,放在艾弗身前的吧台上,“最近都不怎么太平,你应该知道,维拉里尔帝国与巴罗斯公国正在开战,可是我们这些关心战事的平民,竟然连开战的原因都不知道,你说说看,这算不算大事?”

    “嗯——士兵们不知道为何而战,是大事。可是我不感兴趣。”艾弗摇了摇头,“有没有什么别的?”

    “啊哈,我倒是忘了你背着的银剑,送葬人。”老板一笑,明白了艾弗的意思,“这么说起来,最近附近的森林里,老是传来群狼的叫声,说实话,前段时间由于猎人太多,现在的狼群应该没剩下多少只狼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那些该死的狼又多了起来。”

    “前段时间?”艾弗听到老板这样说,不由得怀疑地问道,“那现在呢?”

    “啊,这就是奇怪的地方了,就这两天,猎人们居然死掉了7、8个,前两天刚找过一个送葬人呢,不过现在那个送葬人也消失了。”老板说这些话的时候,多少有些忧色。

    看来这里不光被战争影响,目前似乎还有别的威胁在暗处蠢蠢欲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个好消息吧。

    “有没有他们的尸体,包括那个送葬人?”艾弗问道。

    “有倒是有,不过只剩下一些......残肢碎骨了,就好像被什么东西连骨头一起给嚼烂吃掉了,天呐,我实在是不敢想象。”老板说着说着压低了声音,“我已经好多天没有离开过我的酒馆了,更别说去远处的村子里买酒。你说,送葬人,会不会是‘狼人’?”

    “狼人?”艾弗玩味了一下,“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种怪物了,因为能产生狼人的诅咒......”

    艾弗突然想到了什么。

    “诅咒怎么了,送葬人?你倒是说呀。”老板左右看了一下,对艾弗追问道。

    狼人和诅咒是有关系的,诅咒又和女巫有关系,那么白女巫,布莱尔会议,女巫猎手,这些就有可能连起来了。

    不过,这只是一个推测而已,艾弗刚刚来到这里,还什么都没有见到呢。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