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送葬人 第一卷 沃野平原 46 孤岛(十)

时间:2020-06-17作者:千雨千雨千雨

    那团淤泥的移动速度并不快,同时,艾弗也意识到,虽然利维斯顿的岁数也不小了,但是他走路仍然十分安静,并不会发出那重重种的脚步声。

    对于眼前的这种淤泥怪形,艾弗并没有什么指导经验,虽然他已经判断出这种怪形可能也是由于诅咒产生的。

    看着慢慢逼近的人形淤泥,艾弗一剑捅了过去,银剑直接插入了它的身体,但是艾弗再想把银剑拔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银剑被牢牢地吸在了人形淤泥的身体里。

    这怪形非但不怕银剑的灵体伤害,而且还把银剑吸在了自己的身体里,说实话,艾弗此时是有点惊讶的,这种情况他从未听说过,更是第一次见。

    这时候,看着还在不紧不慢地靠近自己的怪形,艾弗拔出了黑玫瑰。他刚把手抬了起来,身侧的水中就发出了一阵异响,一只污水形成的人形东西扑了出来,直接咬向了他拿着黑玫瑰的手臂。这一只污水形成的怪形倒是有点像在船上遇到的那只。

    在这狭小的地下室里艾弗很笨无法躲避,而且积水和脚下的淤泥也大大拖慢了他的速度。“噗”的一声,艾弗吸了一口气,直接伏在了地下室肮脏的积水里。那只污水形成的怪形一扑成空,又融回到水里了。

    接着一阵剧响传来,银色的光芒炸起巨大的水花,直接向那团黑色的淤泥穿了过去。随着黏软无力的“噗”声响起,银光在射入淤泥怪形的身体中后,被拦了下来,甚至没有穿透。

    “老伙计?”这时,似乎是听到了黑玫瑰的枪声,利维斯顿的声音传了下来,接着就响起了他的震惊声,“那是什么家伙?”

    “银剑攻击无效!”艾弗没出水面,连忙向利维斯顿提醒道,“恶灵退散!恶灵退散卷轴!”

    艾弗记得之前在甲板上,利维斯顿扔下的恶灵退散卷轴成功地击溃了那个海水形成的怪形,而眼前淤泥怪形应该是同一种怪形才对。

    艾弗还没来得及防备,一阵白色的波纹就在淤泥怪形的身上爆开了,接着那一团黑色的粘稠淤泥就立即炸开了花。

    利维斯顿在听到艾弗的指示后毫不犹豫地扔出了一个莉夏的护佑卷轴,而这种退灵卷轴似乎在对付这些诅咒形成的怪形时有奇效。

    爆炸过后,艾弗抹了一下脸上带着恶臭的黑泥,再度看向前方,除了墙壁和没有入水的台阶上外,似乎看不到那些淤泥了。

    “你没事吧,伙计?”利维斯顿的声音传来下来。

    “没事,等我一下。”艾弗简短地回了一句,然后憋了一口气开始在积水中摸索,他的银剑在爆炸中似乎落入了这片积水的某处,他得先找到它。

    地下室的面积并不大,艾弗没有花去多少时间,就摸到了银剑的剑把,随着“哗”的一声,他拿着银剑从积水中站了起来,同时,他的另一只手上,整提着一具尸骨。正是艾弗之前从淤泥里拉扯出来的那一具。

    艾弗十

    分狼狈地地下室里走了出来,他将银剑重新背在身上,然后将那具尸骨扔在了一层的地板上。

    “别告诉我浪费了一个护佑卷轴,就只得到了一副湿乎乎的人骨。”利维斯顿看着那具几乎无法辨别的人骨说道。

    艾弗摇了摇头,开始趴在尸骨上寻找着什么。

    “这上面还有别的东西吗?”利维斯顿疑惑地看着艾弗,“你在找什么东西?”

    “我的贝多之手感应到了一把锁。”艾弗简短地回答道,“应该就在这具尸体上,我在抓住他的手臂的时候,感应到了那把锁。”

    “等等,你什么时候拥有‘贝多之手’了?”利维斯顿一脸惊讶地问道。

    艾弗没有说话,抬头看了利维斯顿一眼。

    “好吧。”利维斯顿耸了耸肩膀,也蹲了下来,帮着艾弗寻找那把可能存在的“锁”。

    最后,两人在尸骨脖子上堆积的淤泥中,找到了一把精致的小锁。那把锁十分简陋,甚至用手都可以掰开,应该说那纯粹就是一把装饰性的锁。

    没想到最后发现的竟然只是一个吊坠,艾弗睁了睁眼睛没有说话。这时利维斯顿哈哈一笑站了起来,随之他拍了拍艾弗的肩膀,“我刚才检查了旁边的两所房屋,里面的人,你知道都是怎么死的吗?”

    艾弗闻言也站了起来,“被人砍死的?”

    “差不多,”利维斯顿的表情慢慢地严肃了起来,“我估计这些被人杀死的可怜家伙,应该就是这里的原居民,他们被人用一些简单的武器,砍死在了自己的家里。”

    利维斯顿所说的“简单的武器”就是在说一些基本的农具,比如草叉,斧头,镰刀什么的。那么到底是什么人杀死了这些本来于世无争的岛民呢?

    似乎不外乎两批人,要么是市长干的,要么是那些逃难的农夫干的。

    “利维,之前在围墙里的那些人周围,是不是有散落的农具?”艾弗突然向利维斯顿问道。

    “有,我记得很清楚,当时认为那些都是普通农夫所用的农具而已,但是......”利维斯顿没有再说下去,他的意思,那些死在围墙里的人,有可能就是凶手。

    既然这样,只需要再调查一下那栋塔楼就可以了。

    两人正准备离开这里,不料他们刚转身走了几步,就传来了一个僵硬的“咔咔”声。

    艾弗回头,发现那具被他从淤泥里拉出来的尸骨,正转过脏兮兮的头骨,用空洞的眼洞盯着他。

    利维斯顿也看到了这一幕,这有些不可思议,艾弗从地下室里带出来的这具遗骨,居然有残愿?

    “利维,你能直接和他交流吗?”艾弗看向利维斯顿。

    利维斯顿摇了摇头,“这人已经死了太久了,需要你的蜡烛把他具象化才可以。”

    “好吧,”艾弗说着向自己的胸口摸去,但是却摸空了,“我的蜡盒不见了。”

    利维斯顿和艾弗面面相觑,看样子艾弗的蜡盒可能是刚才落入地下室的积水中了。

    无可奈何,艾弗又一次走进了地下室,这次花了更久的时间,才从地下室地板上的淤泥中找到了已经打开的蜡盒和几根沾满了淤泥的蜡烛。这些蜡烛医师半会是无法使用了。

    回到一层后,艾弗走到房屋的一边,扯下破旧的窗帘,然后用窗帘把几根蜡烛和蜡盒一一擦了一遍。随后,他将窗帘盖在了那具遗骨之上,准备完结诅咒之后,再来替他送葬。

    就这样,两人离开了这些原居民的房屋,再次回到之前的塔楼。在经过围墙内部的时候,艾弗留意到,这些尸体虽然都没有外伤,但是在他们的尸骨附近,确实掉落着许多农具,斧头,草叉,镰刀都有,在这之前,他只是把这些当做普通的农具,但是现在看来,这些农具也极有可能是杀人的凶器。

    围墙之内似乎没有更多的线索了。两人决定进屋子里看看。

    塔楼一层的大门也如同围墙的大门一般,虽然十分结实,但是却被人为地冲撞开了,此刻已经无法再完好地合上。艾弗走过去,只是轻轻一推,就把两扇门给推开了。

    室内,十分豪华。精致的沙发,点缀着金银的皮毛地毯,昂贵的红色镂空双层窗帘,在精心修砌的壁炉上方,还挂着一只鹿头标本。

    毫无疑问,这里肯定是市长罗曼的藏身之所,一般的岛民或者逃难的农夫,怎么会有如此奢华的居住之所?

    艾弗顺着昏暗的内室看去,在大门的左侧,是一个大大的餐厅,那里摆放着一张十分长的餐桌,比他在圣堂聚会时的餐桌还要长上许多。

    利维斯顿和艾弗对视了一眼,虽然看得出这里很豪华奢侈,但是却看不到任何“真实”的财富。尤其是此刻十分凌乱的餐桌,上面已经看不到本该有的金座烛台和银质餐具了。那些都是在如此豪华的装饰下,主人必备的套装。

    有人洗劫了这里。这自然只可能是那些逃难的农夫,因为根据那些死在房屋内毫无还手迹象的尸骨来看,原居民也在同时也遭到了另一群人的屠杀。

    似乎到现在,真相才浮出了水面。

    罗曼市长逃到洛塔岛后,用自己的财富置办了这件豪华而结实的塔楼,他们一家应该都安置在了这里。

    但是随后追随他而来的农夫也发现了这座岛屿,他们带着简陋的农具,攻下了罗曼的塔楼,并将之抢劫一空,如果不出所料,应该也杀光了市长全家。

    随后,这些丧心病狂的农夫又屠杀了岛上的原居民,最后引发了诅咒。塔楼前围墙内的那些白骨,应该就是逃难而来,却又引发了诅咒最后暴毙而死的农夫。

    这么看,似乎十分复合逻辑,那么接下来只需要继续寻找到市长一家人的尸骨,就可证实了。如此,可以确定诅咒就是来自于市长一家,或者是那些被无辜杀害的岛民。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