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送葬人 第一卷 沃野平原 25 灾难(上)

时间:2020-06-17作者:千雨千雨千雨

    “发生了什么?”艾弗看着艾尔斯正在扭曲的脸部,“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救我,救......”

    在艾弗的注视下,艾尔斯的脸部开始发黑,他的鼻子、眼睛,都开始慢慢消融,变成了黑色的黏液慢慢流下。而艾弗扶着艾尔斯身体的手也能感觉到,艾尔斯的身体也在逐渐变软,融化。

    没过多少时间,艾尔斯整个人都融化在了衣服里,同时散发出肉眼可见的恶臭气息。那一团被衣服包裹的黑色黏液,看起来就像是一滩沥青一样。

    艾弗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切发生,完全没有任何头绪。在他的脑海中,送葬人训练时所传授的一切知识,从来没有提到过有哪种毒药可以让一个人活生生地融化成黑色液体,更没有什么魔法可以达到这种效果。

    艾尔斯的身体彻底融化后,艾弗松开了手。但是他的手上也沾到了艾尔斯融化成的黑色黏液。

    艾弗看到那些黑色的黏液后皱了皱眉头,抓起一把沙子撒在上面,想要擦掉它们。

    但是艾弗搓掉和黏液混在一起的沙子后,才发现自己的手心里也出现了一块黑斑。用指尖按去,黑斑所在的位置没有任何受力的感觉,同时也失去了那部分肌肉该有的弹性。就好像那一块组织上的神经和肌肉已经完全死亡了一样。

    是传染了吗?艾弗还不确定。

    此时,艾弗看到在艾尔斯的渗满黏液的兜帽中有一丝金属光泽,似乎是一条银链。艾弗想到了艾尔斯从自己那里“拿走”用以抵押的吊坠。

    虽然艾弗想把那条吊坠拿出来,但是这种黑色的黏液让他十分忌惮。想了想,艾弗打开了自己腰间的一个长方形皮包,里面插着许多药剂瓶。

    这是利维斯顿给艾弗重新准备的送葬人药剂包,里面有一些常用的功能性药剂。

    此时艾弗要找的,是一种叫作“巴拉甘海猿净化剂”的透明黏液,之前他在接触法斯拉的时候曾用过这种药剂。

    花了一点儿时间,艾弗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个细长且透明的药剂瓶,里面装着一种十分粘稠的无色液体。

    打开瓶塞,艾弗把这种黏液倒在了手上。涂抹均匀后,他伸手从衣服兜帽的黑色黏液里取出了那根带着银链的物品。

    在艾弗手上涂抹的“巴拉甘海猿净化剂”接触到黑色黏液时,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发生,反倒是艾弗拿出吊坠后,手表面的净化剂上没有沾染一点黑色的黏液。

    再看向那个银链,虽然上面沾满了油腻的黏液,但艾弗依旧认了出来,这就是艾尔斯从自己包里拿走的吊坠。

    艾弗把巴拉甘净化剂倒在了吊坠上,那些沾在上面的黑色黏液直接像水一样淌了下去。然后他又用艾尔斯衣服上干净的部分擦干吊坠,装在包里。

    毕竟这不算是艾尔斯的东西,所以艾弗理所当然地拿走了它。当然,那些从艾尔斯那里得到的银剑部件,艾弗确实没有付给他相应的报酬,不过艾弗会补偿的。

    看着艾尔斯的“遗体”,艾弗突然觉得他有些可怜。那个之前还在废墟烤着蛇肉的艾尔斯,此刻,却变成了一滩连人样都看不出的黑色沥青。

    艾弗从蜡烛盒里取出了一根蜡烛,用温斯特炙炎晶石点燃,放在了艾尔斯化成了黑色黏液旁边。

    “......愿光指引你前行,愿光让你不再沉沦。”

    艾弗说完引导语后,默默地坐在了艾尔斯“遗体”的旁边看着远方,等待着蜡烛燃尽。

    之后,艾弗又看了一眼“艾尔斯”,用自己的斗篷蹭掉之前涂在手上的巴拉甘净化剂。这时他看到,自己手上的那块黑斑不知何时消失了。

    这让艾弗十分疑惑,因为艾弗除了“巴拉甘海猿净化剂”以外并没有使用其他的治疗手段,而且“巴拉甘海猿净化剂”只能隔离毒性物体,并没有治疗功能。但艾弗手上之前那块让他担心的黑斑还是消失了,在不经意间莫名地消失了。

    这样的话,艾弗就不能排除之前手上的黑斑可能只是一种未知的过敏反应,他之前在用“巴拉甘海猿净化剂”清洗手部时,其实起到了隔离过敏物的作用,然后,加上一段时间的恢复,那块因过敏而出现的黑斑就消失了。

    或许就是这样吧,艾弗多虑了。

    这时候,艾弗隐隐约约地听到了骆驼的声音,似乎有人骑着骆驼朝这边来了。

    他抬头看去,是几个药剂师打扮的人骑着骆驼赶来了,虽然看不见他们的神情,但艾弗能感觉到他们很紧张。

    “送葬人?”其中一个人拉停了骆驼,看向艾弗,“你和这个人有接触吗?”

    那人穿着一件宽敞的黑色罩袍,整件袍子透着一层油腻感。艾弗知道那是因为这件罩袍是浸过蜡的,只是这种做法只在有瘟疫的时候才会出现,眼前这个男人这副打扮,难不成......

    “没有。”艾弗说。

    “我们需要检查一下你的双手和脖子。”

    男人从骆驼上一翻而下,戴着古怪的帽子走了过来。那种帽子之所以奇怪,是因为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装着尖长鸟嘴的面具。而艾弗同样知道,这种鸟嘴状的部分里面其实装着呼吸过滤装置。

    呼吸过滤面具,浸过蜡的长袍,这一切都说明

    了某个地方发生了瘟疫。也就是这些男人之前所在的地方。

    男人伸出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抓起了艾弗的双臂,仔细地观察了一番。然后他又拉下艾弗的兜帽,检查了他的脖子。

    接着,他回头看向另外两个骑在骆驼上的男人。

    “他没有感染。”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艾弗看着那个男人。

    “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来不及说明了。”那个男人从兜里拿出了一块温斯特炙炎晶石,搓了搓晶石的一尖,上面燃起了火焰。然后他用火焰点燃了艾尔斯残留的衣服。

    衣服上的火焰引燃了那种黑色的黏液,火势瞬间变大,片刻功夫,那里就只剩下了灰烬和艾尔斯身上无法燃烧的东西。

    “送葬人,你骑我的骆驼,我步行回去。”点燃艾尔斯的男人说道。

    艾弗回头看向另外两个男人,他们都点了点头。于是艾弗没有多问,直接跨上了骆驼,跟着另外两个男人一并离开了。

    两个男人在前面带着路,艾弗骑着骆驼跟在后面。

    看着两旁的地形和环境,艾弗回想着脑海中的地图。这似乎是去加文镇的路线,虽然很久没有去过加文镇了,但艾弗大概还有一些印象。

    “喂,是瘟疫吗?”艾弗问道。

    两个男人中的一个看了看艾弗,“没错。加文镇已经变成地狱了。”

    (注:这个世界把一切无法解释之事都归因于未知且邪恶的“地狱”,但并不存在“上帝”或者“天堂”一说,当然更没有“恶魔”这种生物了。)

    听到那个男人用到了“地狱”这个词,艾弗知道事情看来远远不止他所想的那样。

    “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吗?”艾弗问。

    “小心红色的‘d’。”

    “红色的‘d’?”艾弗有些不明所以。

    “就是标记着‘d’的地方,那很大,特别明显,是红色的。不要去那些地方,更不要接触那些地方的人。那些人的身上也有‘d’标记,同样很明显,你一眼就能看出来。”另一个男人解释道。

    艾弗没有说话。他并不知道加文镇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通过两人的描述,事态一次又一次地超出了他的想象。

    而且头一次听说,人们居然用一种标记来进行人群区分,这已经突破常识了。因为在这里的社会中,人们一般不会刻意去标记出某个社会群体,这被认为是极不道德的。

    当然艾弗下意识地忽略掉了“送葬人”群体,他们从来都是被区别对待的,除了那些同样的穷苦的人会对他们稍微友善一点。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