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我在古代嗑CP 第十九章 自己认识的沈斌

时间:2019-12-03作者:朱钰

    汪老太太的声音就像是雷霆贯耳,使得底下传话的小丫鬟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险些哭出来。

    汪老太太看着那小丫鬟,气也出了,倒是一时收缓了脾气,对着那小丫鬟道:“吓着你了。”

    汪老太太平复了一下心情,对着那小丫头温和道:“你且起来,就说这些日子我们家适逢祭祖,怕是不能去参与吉利事情。”

    那小丫鬟行礼,正准备出去回话,却是被颖姝给叫住了,只听得颖姝道:“祖母,咱们去。”

    汪老太太不可置信地看着颖姝,面上显出慈爱的光亮,颇为怜惜地看着颖姝,更是摇着头道:“姝姐儿,咱不去。”

    汪渐则更是急性子,便是径直冲到了门口,道:“我自去说,咱们汪家是不会去受这等委屈的。”

    颖姝却是将汪渐叫住,对着汪老太太福身道:“祖母,这是公主府邀请,若是咱们不去,岂不是失礼于皇室?更何况,我早就于沈家退亲了,自然是没有关系,便是沈家邀请也是可的。若是咱们不去,可就被人笑话了,将来大姐姐若是嫁入王府,岂不更是处境艰难么?”

    房中空气就像是凝滞了一般,汪老太太只是枯坐着许久未有回话,而两个弟弟亦是一副忍不了的神情。许久,颖姝见汪老太太没有反应,便又凑上前去扯着汪老太太的衣袖道:“祖母,眼下还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公主是君,咱们是臣,逃脱不得的啊。”

    汪老太太的眼神逐渐从愤怒不平转换为坚毅,毕竟是端敏侯府出来的女儿,经过岁月的洗礼下来,自然心智是超越旁人的。这般由着颖姝一劝,汪老太太便更是眼神一定,对着那小丫头道:“且去回话罢,便说等满月开席,我们自会去的。”

    刘氏听闻后亦是险些跳脚,“这是什么道理?岂不是瞧不起我们家女哥儿?好歹嬛丫头也是王妃之尊啊!这般是瞧不谁呢?凭她怎么,我们汪府就是不去能怎样?”

    汪瑛则是道:“消停些罢,长公主身份尊贵,陛下都得给几分颜面,咱们家弱不去,不是平白教旁人嘲笑说嘴么?得罪了长公主,谁都不好过。”

    刘氏忍不住与汪瑛吵起来:“好你个老头子,如今又不待见自己的女儿了!你既然说去,去便是了,等回头被各家嘲笑,我看你这个内阁阁老的名声摆在哪里去!”

    汪瑛无语,更是无奈。两夫妻这般争吵之下倒是给了王姨娘这里机会,想到王姨娘素日里柔弱听话顺从无比的模样来,汪瑛便不自觉的离了皓月堂往了王姨娘那里去。

    水仙阁的王姨娘盼了许久,终于把汪瑛盼了来,更是挺着大肚子对着汪瑛跪下请罪,哭哭啼啼梨花带雨的,就把汪瑛给哄的心中荡漾,虽是只能两个人干躺着,对于汪瑛来讲却好似是如春风盛景的极致享受似的。

    等到昭明长公主府的孩子满月那日,自然又是盛大聚会。且按着长公主的尊崇地位,平京城里各家都恨不得上赶着巴结,根本没有人会顾及沈斌如今还未娶妻便有了孩子这一说。

    自然长公主这一头不只是为了那孩子举办满月宴席这般简单,颖姝退婚,自然长公主不得不考虑再为沈斌寻求一门亲事来装点公主府的门面。

    巴结是一回事,结亲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世家夫人们会为了自家的方便给公主府面子,自然也会为了自家的孩子拒绝结亲,客套之间自然没有会愿意把自家女儿嫁给沈斌的。

    “长公主家里真是不上算了。”王若彤小声地对颖姝道:“这世家夫人们虽是希望女儿们能有个好亲事,可是谁又能希望自家女儿嫁过去就是后母呢?这出去,多没脸啊。”

    颖姝听着这些,却是暗暗点头,倒也不敢这般明目张胆地议论,便是扯着王若彤扯着有的没的。

    几个世家的小姐聚在一起,自然少不了攀比的毛病,这边比一比谁的衣服更好看一些,那边再比比谁家的婚事更好些,颖姝自然对这些不敢兴趣,却是总有刻薄的人上前道:“颖姝姐姐,其实当初您何必退亲呢?如今眼瞧着沈家公子是有了孩子,将来姐姐嫁过去,便能白白捡个大胖儿子来,倒是能剩下一桩生儿育女的痛楚来。”

    这话说的难听,颖姝便是无论如何也忍不下去的,只是这是在公主府,她倒也一时不能怎样,只能站起冲着那官家小姐笑笑:“这位姐姐说的这样好,难道姐姐是想要这样的姻缘不成么?我早就与沈家公子退亲了。正好是给姐姐腾出地方来呢!”

    “诸位姐姐这是在说什么呢?”却是听得一记男声回荡在耳边。这本是女眷歇息说话的地方,若是有男人的声音自然是稀奇,众人无不好奇是谁,抬头一看,竟是沈斌。

    沈斌还是那么爱穿红色,只见他还是笑呵呵地冲着众人行礼,目光瞥见颖姝之时,他则是郑重地向后几步,躬身行了个礼。

    “姨母安。”沈斌周正道:“早就听闻姨母驾临,甥儿这里多谢了。”

    众人皆是大惊,面面相觑。

    沈斌却是一脸郑重,看着眼前几个叽叽喳喳的官家小姐,“诸位姐姐,斌的舅舅和王殿下早就与汪家大姐结亲。故而汪家大姐姐是我的舅母,而眼前的三姐儿,自然便是我的姨母了。”

    颖姝说不出来的感觉,倒是一时也有了分寸,有模有样地端着长辈的尊贵,“斌哥儿客气了,今儿个是斌哥的好日子,我自然是要来恭喜一番的。小孙儿我瞧了,模样周正的很。”

    其实颖姝根本没有心思去瞧那个孩子到底长的怎么样,如今只不过是胡邹八扯,为的也不过是在这些说话跟乌鸦似的官家小姐面前摆脱尴尬。一边的王若彤见状,便是扯着颖姝道:“是呢!是呢!颖嬛姐姐可是陛下亲赐的和王妃,自然姝妹妹就也是长辈了。”

    颖姝颇为感激地看着沈斌,只见沈斌含着笑,“姨母还请去前厅坐坐,前头有好些东西呢!”

    王若彤便是忙地扯着颖姝离开,留着那群官家小姐在原地互相看着对方。

    走了许久,颖姝这才松了口气,对着沈斌道:“谢沈公子解围,方才若不是公子,我可就尴尬了。”

    不得不承认,沈斌这个人,其实还不错。至少,很是热心。

    “姝妹妹不用客气,妹妹前来恭喜我添儿之喜,我自然是要维护妹妹的。”

    颖姝一愣:“妹妹?沈公子莫不是称呼错了。”

    沈斌爽朗地一笑,“妹妹不是自己说,咱们各论各的么?”

    “无耻!不要脸!”颖姝在心里骂着,脸上却是显得很是具有亲和力:“沈公子真是幽默。”

    大冷的天气,沈斌手里握着个手炉,哈哈着气,很是无拘无束的模样。他看着颖姝,便是把手炉递给颖姝,颖姝却没有接,只是视而不见。沈斌尴尬地把手缩回,继续道:“姝妹妹自己说的,咱们各论各的。你觉得我是外甥晚辈,自然我就是晚辈,可在我眼中,姝妹妹就是我妹妹,妹妹青春少艾,若是称呼一声姨母,岂不是太委屈了您。”

    颖姝冷冷一笑:“沈公子说什么,便是什么罢。”

    说罢,颖姝便是转身离去。

    “姝妹妹!”沈斌却是又将颖姝给叫住。

    “又怎么了?”颖姝很是不耐烦。

    “那个……之前冉冉去宝德观的事情,我实在是不知道的。我不是有心去隔应你的。至于今天,是我母亲,我……我本就不知道。”

    “沈公子客气了,这些,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说罢,便是缓缓而去。

    “对不起!”

    颖姝没有回应,只是回到了自己的席位上怔怔坐着。

    “你想什么呢?”王若彤守在颖姝身边,随手给颖姝调制了一盏奶茶,“可尝尝?少糖的。”

    颖姝摇了摇头,便是继续目光呆滞地把玩着手中的花生瓜子之类的,捏开了只放在一边也不去吃。

    “姐姐,我喝不下了。”

    “别难过,这些人嘴碎。不过是嫉妒你出身好,不用理她们。”王若彤看着那一边几个依旧围在一起八卦的小姐们,嫌弃道:“都是没见识的,一天天只会闲话。”

    “姐姐……”颖姝却是抓住了王若彤,“你说,我今日来,当真是来自取其辱的么?我实在不知,我来这里究竟是何故。”

    王若彤自然知道颖姝与沈斌的那些缘故,更是不知道如何劝慰,只能深深叹息着道:“你想多了,既然来了,咱们好生坐着便是。”

    颖姝也不知道为何,今日心中总是很不舒服,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今日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或许,只是一时意气,为了自己的面子,为了自己不被人所看轻。

    脑海之中总会不自觉地闪过沈斌的面孔与声音,那感觉熟悉而又陌生。

    有那么一瞬间,颖姝才发觉,沈斌或许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沈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