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人鱼文偏执反派翻车了 第19章 第十九章

时间:2022-07-04作者:弃脂焚椒

    第19章

    常年超量服.药,严重损伤了人鱼的神经系统,使他畏惧阳光。

    帝国的统治者常住的宫殿,建在首都星最深处的弥南海沟里。

    星舰缓缓沉至海底,舱门刚一打开,阴冷感便扑面而来。

    陆云挽忍不住低头轻声咳了起来。

    他肩上披着一件黑色异兽毛皮制成的厚重大衣,身形依旧纤细挺拔。

    在出门的那一瞬,陆云挽突然将手指按在了唇上,用力揉搓了几下。

    不过刹那,唇上还没愈合的细小咬痕又一次裂了开来。

    原本毫无血色的嘴唇,忽然泛起了薄红。

    接着他终于放下手走出了星舰。

    看到这一幕,紧跟着他走出星舰的楚玄舟呼吸一滞,几天前营养舱里的画面又从他脑海深处浮现了出来。

    楚玄舟下意识将视线转到一边,不敢再看陆云挽。

    “摄政王大人晨安,请您向西边走,陛下在起居室里等您。”

    身着墨蓝色西装的人鱼走了过来,他略微敷衍地将手贴在胸口,不情不愿地向陆云挽行了一个礼,甚至连头都没有低一下。

    他没有给陆云挽领路的意思。

    摄政王轻轻挑了挑眉。

    陆云挽扶着手杖笑着站在原地:“好,不过请您转告陛下,我会晚几分钟到。”

    他不是第一次来弥南海沟,并且全帝国的人都知道,摄政王大人记忆力超群。

    人鱼缓缓看向陆云挽,过了几秒终于咬牙弯腰说:“我带您过去。”

    他没有想到,摄政王居然会用迟到来做威胁。

    陆云挽又轻轻咳了起来——这一次他真不是故意的。

    没有原主记忆的他,的的确确不知道起居室在哪,更分不清什么东西南北。

    ……

    刚进起居室,扑面而来便是一股异香。

    隔着一盏巨大的水晶屏风,陆云挽看到帝国的掌权者正侧对着自己,用手指逗弄着缸内的游鱼。

    他低头站在了屏风后,复习起了有关对方的资料:

    帝国的最高统治者名叫楚漳,他今年只有不到六十岁,在平均寿命高达三百岁的星际时代还非常年轻。

    但是超量用药多年的楚漳,长相却是不符合年龄的苍老。

    知道陆云挽来了,楚漳连头都不抬一下。

    过了不知道多久,坐在不远处的裴照安终于笑着朝这里看了过来,他提醒到:“陛下,是摄政王大人。”

    “哦,”屏风后的人终于转过身来,“陆云挽来了。”楚漳的声音慢慢悠悠的,将架子摆了个十成十。

    “是,陛下。”低头的瞬间,陆云挽忍不住默默翻了个白眼。

    身为傀儡皇帝,也就只配这样给自己下马威。

    果然,楚漳并没有叫陆云挽坐下,而是越过他看向了站在后面的楚玄舟。

    他像是没见过这个儿子似的将少年打量了一番,“你和你母亲很像。”语毕突然暧.昧又不屑地说,“怪不得摄政王会喜欢。”

    楚玄舟的母亲曾是星际有名的交际花,除了楚漳外,还与帝国许多高层有过暧.昧关系。

    楚漳是在说他的长相,更是在讽刺他跟在陆云挽身边的事。

    少年沉默着垂下眼眸,适时露出了脆弱的神情。

    实际上生活在下等星的他,完全不介意这样的评论。

    “都坐吧。”

    “是,陛下。”

    陆云挽后退一步,坐在了右侧的沙发上,再次轻声咳了起来。

    听到陆云挽肺部传来的杂音,看清他唇上的细小伤痕后,楚漳忍不住笑了出来,同时在心中勾描起了当时的场景。

    “没想到摄政王大人真的病了……听说还和楚玄舟有关?”

    陆云挽笑了一下,他没有避讳这个话题:“是。楚玄舟殿下忽然血统觉醒,不小心将我拉到了水下。”

    “哦?那你没有窒息吗。”

    听到这里,一直没有说话的裴照安,甚至于刚才那个带陆云挽进来的人鱼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楚漳是故意这么问的,像他这种沉迷声色的人,早在看到陆云挽嘴唇的第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在用这样的方式羞辱陆云挽。

    楚玄舟忍不住观察起了陆云挽的反应。

    刚才咳完,陆云挽的声音还带着几分沙哑,他一边笑一边轻轻地旋了旋手杖,然后抬头对楚漳说:“我吻了九殿下,让他渡氧气过来。然后,我们在池底呆了一会……”

    听到陆云挽的话,楚漳的心情大好:“摄政王大人的玩法果然新鲜。”

    楚漳虽然是个傀儡,但他不是傻子,被身为人类的陆云挽架空这么多年,他的心中满是怨气与仇恨。

    只有在这个时候、在陆云挽被自己贬低的时候,他才能获得一种凌驾于对方之上的快感,让自己忘掉这么多年的屈辱。

    楚玄舟意识到,陆云挽在故意顺着对方的话来。

    可身为摄政王的他又为什么要这样做?

    几秒钟后,楚玄舟的思绪被陆云挽的轻咳声打断。

    裴照安关切的问了他两句,楚漳则不屑地说:“人类果然脆弱。”

    陆云挽没有反驳,更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悦,他笑着用丝帕擦干唇边的血迹:“是的,陛下。人类一向如此。”

    一点血渍将陆云挽的嘴唇染得愈发红,配着苍白的皮肤与浓黑的睫毛,他就像一朵开至荼蘼将要凋零的罂粟。

    起居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大概是因为陆云挽太过配合,楚漳也觉得没意思。

    他摆手说:“好了,下周有例会,摄政王就留在首都星主持会议,等它结束后再离开吧。”

    实际上不用他说,陆云挽依旧会主持这场会议。

    但作为一个空壳皇帝,楚漳一向很享受这种拥有权力的错觉。

    随着他的动作,那个穿墨蓝色西装的人鱼连忙走来,将一只小瓶子放到了楚漳的手上。

    药物成.瘾严重的他,必须定时摄入这些东西。

    “是,陛下。”陆云挽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缓缓退出了起居室。

    湿冷的深海,每一秒都在折磨着陆云挽。

    不只是肺,他身上的旧伤甚至于骨骼都疼痛了起来。

    最重要的是,陆云挽早就发现主角在观察自己。

    原本只想敷衍楚漳一下的陆云挽,因此打起了十二万分的注意力装变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