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我真是个律师 第八十八章 事故

时间:2020-05-01作者:青圭大大

    第八十八章事故

    p.s:李勋、李平由我该梦归何处、听雨书友情出演,张晨饶由书友友情出演。

    想要客串配角的,可以加群,我需要的时候会在群里喊。

    群号在简介里。

    以下正文。

    ……

    “快点儿说,想学什么歌。”李知恩戳着林沧说道。

    “那就《blueming》吧。”林沧想了想,说道。

    “ok。”

    这个李知恩那是手到擒来,她自己写的自己唱的歌,能不熟吗。

    就在李知恩准备教林沧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我接个电话。”林沧拿着手机对李知恩说道。

    李知恩点了点头。

    林沧走到一旁接通电话。

    “喂,啥事儿。”来电人是王俊杰,林沧语气很随意。

    “李章你还记得吧,就咱们高一时认识的那个辍学回家结婚的那家伙。”王俊杰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怎么可能忘记,当初咱们几个人天天和他一起泡网吧呢,怎么了?”

    李章可是他们当中的奇才,在那个林沧还是纯情少年,王俊杰连女孩手都没摸过,解帅还是母胎单身狗的年代,这大哥已经一步到位,把人女孩子肚子搞大,被迫辍学回家结婚的传奇人物。

    虽然李章和林沧他们不是一届的,比林沧他们大了五岁,但几个人愣是玩到了一起去。

    虽然近几年林沧和他已经没了联系,但王俊杰父母和李章是一个小区的,双方一直都有所走动。

    “李章的儿子出事了,被人发现死在了地下室。”王俊杰沉声说道。

    林沧一愣,李章的儿子死了?

    李章虽然生孩子早,但现在他儿子现在撑死也就二十岁吧,怎么会死?而且还是死在了地下室。

    这……

    林沧当即感觉到了这件事情的不对之处。

    “他儿子是叫李平吧。”林沧还是有些印象的。

    “没错,李平,刚满二十,高中辍学后混社会,昨天晚上在地下室死了,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李章大哥李勋听说你是律师,就让我请你过去看看。”王俊杰解释道。

    “这事儿你喊我没用啊,我是律师,又不是侦探,而且这事儿你得找警察。”林沧无语的说道。

    “你过来看看吧,李章好歹也是咱们当初的好朋友。”

    “嗯,丽豪小区是吧,我这就去,解帅去吗?”

    “我和他说过了,马上就到。”

    “那行,我这就过去。”

    “你快点儿过来吧。”

    挂断电话,林沧抬头看向李知恩。

    “我朋友的儿子死了,我需要过去一趟。”林沧快速的对李知恩说道。

    “我在这等你还是?”李知恩问道,她不可能跟着去,这不合适,又不是什么好场合。

    “你先回酒店吧,我如果回来的早就去找你,如果回来的晚,到时候和你说一声。”林沧想了想说道。

    “好。”李知恩点了点头,“小心点。”

    “嗯。”

    林沧转身就走。

    李知恩看着林沧的背影,叹了口气。

    居然出人命了……

    ……

    丽豪小区,三十六栋二单元。

    等到林沧到地方的时候现场已经被警方封锁了,无论在什么时候,出人命都是大事。

    “这位先生,你不能进去。”林沧一靠近,顿时有警察将林沧拦了下来。

    “我是李章的朋友,也是他们请来的律师。”林沧耐心的说道,警察同志也是例行公事。

    “律师?”这名警察诧异的看着林沧,这会儿好像还用不到律师吧?

    “警察同志,她是我请来,麻烦让他进来。”这时,李章的大哥,长得五大三粗的李勋走了过来,笑着对警察说道。

    显然这位警察同志是认识李勋这位当事人的家属,也没有过多的阻拦,直接放行了。

    “李哥,怎么回事,李平怎么会出现在地下室?”林沧皱眉问道。

    “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阿平昨天晚上和他朋友一起去喝酒了,然后晚上和他朋友一起来地下室睡觉,半夜的时候他朋友察觉到阿平没了呼吸,就赶紧打了120,等到救护车来到,人已经没救了。”李勋叹气说道。

    林沧眉头紧锁着,李勋的话,问题有点儿多啊。

    “半夜了他们为什么不回家,要去这个地下室?”林沧问道。

    “阿平你也知道,混社会,经常不回家,我弟两口子还以为和往常一样呢,也没在意,谁知道大半年的接到了警方的电话。”

    “那为什么不去宾馆,而是来地下室?你们家的地下室有床?”

    “有。”

    两人交流着的同时也来到了李平死亡的地下室。

    几名警察正在里面做着日常工作,李章和王俊杰还有解帅几人也在里面。

    林沧和李勋一出现,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这位就是林律师吧。”一名便服的男人走了过来,看着林沧说道。

    “是我,你是?”

    “张晨饶,刑事二队队长,这次案件的负责人。”

    “张队长你好。”林沧和张晨饶握了握手。

    “有什么发现吗?他杀,还是?”林沧看着张晨饶问道。

    “正在尸检,尸体表面并没有明显的伤势,不像是他杀。”张晨饶说道。

    林沧点了点头,打量了一下这个面积实际上并不大,只有二十多平米的地下室。

    一张床、一个写字台、一把椅子以及……一个罐子?

    罐子?

    林沧愣了一下,随即目光锁定那个房间内很奇怪的罐装物体。

    “这是什么?”林沧指着那个罐子向张晨饶问道。

    “暂时不清楚,已经取样去化验了,里面装着一种未知气体。”张晨饶摇头说道。

    这个罐子的位置太不对劲了,林沧都能注意到,张晨饶自然不可能没有注意。

    “正常人家可没有这种罐子。”林沧走进这个罐装物体,打量了一番仍然没有什么发现。

    “会不会是喝酒猝死?”林沧扭头问道。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死者身体看起来很健康,猝死的可能性并不大。”

    “尸检报告出来,应该就可以得出结论了。”

    林沧点了点头,看了眼沉默的李章,叹了口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