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女配体验局 第三十五章 被拐少女的大叔老公(三)

时间:2019-12-03作者:人多情少

    “我没事,你看错了,是眼睛中进了沙子。”对于女子关心的话,李香月眼神闪躲,自己喜欢原大哥的事,莫名的,她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当初的时候,喜欢原衡宇的小姑娘格外的多,但是随着原衡宇的名声越来越坏之后,之前喜欢他的人都一哄而散了。

    人嘛,就是这样的,你好的时候,千好万好,你坏的时候,千坏万坏,谁又有兴趣去看一看你内心那柔软的世界呢!

    幸好原衡宇对于这身外的东西不甚看中。

    有的人追寻一生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有的人追逐一世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不知是前者不幸一点,还是后者悲哀一点。

    与女子交谈过之后,李香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回到家中。

    “香月,你去给你原大哥送饭,他人在家吗?这孩子也是可怜,哎!”李香月回到家的时候,碰到自己的母亲。

    对于母亲的问话,她并没有回答,而是另问了一个问题,“姆妈,你知道原大哥他有未婚妻了吗?”

    “嗯,没听说过啊!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事了!香月啊,我可跟你说,不该有的心思不要有,虽然对于衡宇这孩子,我也挺可怜他的,平时帮助一下他还可以,你若是想跟他在一起,别说你阿爸了,就我这关你就过不了。”

    听到自家女儿的话,李母很是担心,自家女儿什么时候对衡宇这孩子起了心思的呢!

    李母深深的叹了口气,如果不是自己年轻的时候,受过衡宇母亲的恩,衡宇这孩子她是不太想多接触的,怎么说呢,那孩子就像是一匹狼,眼睛中有着不同寻常的阴狠。

    “没什么?就是我去的时候,原大哥房间中有一个小姑娘,十五六岁的样子,原大哥告诉我说是他的妻子,不久就要举行婚礼了。”李香月试探性的对着李母说道,一边说一边仔细的观察着自己母亲的表情。

    “怎么会,你确定不是你听错了或者说你看错了?”李母对于自己听到的消息很是惊讶。

    “没什么,可能真的是我听错了吧!”听着母亲的回答,李香月突然没有了说话的欲望。

    不再理会自己的母亲,李香月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李家在这个地方的条件还是很不错的,在别人家还住土坯房的时候,他们家就已经住上了砖房了,在别人家住砖房的时候,他们就已经住上三层小洋楼了。

    作为李家的的小女儿,李香月的上头还有一个哥哥,年纪轻轻,长得仪表堂堂,对人温和有礼,是十里八村小姑娘们爱慕、幻想的对象,至今单身,媒婆上门说过好几次亲,都被拒绝了,表面上理由是不想太早成婚。

    其实真正的理由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无非是嫌弃这十里八村的姑娘长得都不尽如人意!

    看着自家女儿进去房间的身影,李母忧愁的皱了皱眉头,心里暗暗的决定,要找自家男人商量一下,不能让女儿这样下去,衡宇这孩子实在不是香月的良配,自己就只有这一个女儿,还是自己千盼万盼盼来的。

    对于自家这个女儿,他们夫妻俩真的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里怕掉了,从小娇宠到大的,一想到自家女儿以后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受苦受了,她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不过女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有很多东西都不愿意跟自己说了,因此对于女儿的一些心理变化,李母并不能及时的了解。

    “哼,为什么?我哪里不如那个小丫头,她长得漂亮,我也不丑啊,而且我父母双全,能够给到你的帮助更大,她只是一介孤女,除了拖累你,还能干嘛!”

    “为什么?明明是我先出现的,不是吗?为什么她却后来者居上,轻易的就得到了我得不到的东西?”躲在房间中的李香月,一边默默的想着,一边抽噎着,越想越委屈,忍不住哭了起来。

    原衡宇家里,李香月走了之后,原衡宇终于觉得心情舒畅了,没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了,这种清净的感觉太好了。

    “刚刚那个小姑娘是谁?对你还挺好的样子。”吟可好奇的问着原衡宇,因着内里的灵魂换了,所以吟可并没有被拐卖的恐慌和无助,反而有闲情逸致来八卦。

    在自己名义上的‘上一世’,姐姐死后自己就了无牵挂了,流浪在各个地方,见过许许多多的人,而自己也养成了一种习惯,喜欢听人讲他们的经历,对于自己来说,在哪里都是无所谓的,自己在乎的人已经不在了,哪里都是漂泊。

    “无关紧要的人。”原衡宇的回答,将蓝吟可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不得不说,原衡宇的回答也是绝了,如果被李香月知道的话,肯定要气死了吧,不过吟可觉得李香月最有可能的反应就是气到哭,一想到那种场景,蓝吟可就忍不住想笑。

    “你笑什么?”对于蓝吟可突然的发笑,原衡宇不禁疑惑的问到,自己没有做什么值得发笑的的事情吧!

    “没笑什么,只是想到了那姑娘听到你的话的反应,没忍住而已。”蓝吟可说完,就收获了原衡宇怪异的眼神一枚。

    帮助蓝吟可给腿上的淤青擦伤抹了药之后,原衡宇拉来一个凳子,坐在蓝吟可的对面。

    看着谈话搞得这么正式,蓝吟可也不禁来了兴趣,坐直了身体,打算听一听原衡宇准备说什么。

    “我·····”看着自己面前正襟危坐的小丫头,原衡宇有一瞬间的语塞,不过也仅仅是片刻而已。

    “我知道我家里的条件不是很好,我也知道我的年龄大你很多,我更知道你不愿意呆在这个深山老林之中,但是,我想你留下!”

    “家里条件不好,我可以努力的为你创造更好的条件;年龄大,这个是事实,我没办法否认,但是年龄大会疼人;深山老林虽然偏僻,但是环境好,宝贝多,只要你愿意留下,我会好好的对你的。”原衡宇一口气说了很多。

    对于原衡宇说的这么多的话,蓝吟可的心里并没有多大的触动,诺言诺言,有口无心,说者无意,听着有心。

    经历了姐姐的事情,她对于诺言这种东西是敬谢不敏。

    “我愿意留下来。”但她还是答应留下来了,理由当然不是因着原衡宇承诺的对自己好,其实她就是见色起意了而已,毕竟像原衡宇这样长得帅,桃花少的优质潜力股,可不是谁都遇得到的!

    相比较蓝吟可这边的温馨,蓝清浅那边就火药味十足了。

    蓝清浅大蓝吟可两岁,刚好是上大学的年纪,因着蓝吟可的失踪,蓝清浅考上了b市最好学府这件事,也没有得到庆祝。

    不过对于蓝清浅来说,这并没有什么,这跟上一世所受到的苦相比,小巫见大巫!

    转眼间到了开学的日子,怀着心中的仇恨,蓝清浅抬起头盯着学校的牌子,眼中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芒,“叶亭林,你准备好迎接我的报复了吗?”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之后,蓝清浅迈着猫步,一步一步的走进了校门,所过之处皆是抽气声。

    转角拐进了一条小路之后,蓝清浅将自己的头发弄乱,原地跑了一分钟感觉到自己出汗了之后,开始向着小路旁的树林深处跑去,突然之间撞到了一个人,因着冲击力的作用,蓝清浅向后退了一步,摔倒在地上。

    倒在地上的一瞬间,蓝清浅低下头露出一个得逞的微笑。

    “同学,你没事吧?”看到自己撞到了人,男子停了下来,向着蓝清浅伸出了自己的手,想要拉她起来。

    在男子向自己伸出手的瞬间,蓝清浅将自己脸上的表情瞬间调整为楚楚动人又坚强不屈的样子。

    蓝清浅缓缓的抬起自己的头,眼中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要掉不掉的样子,眼神中却又透漏着意思倔强在里面,“谢谢,不好意思,是我跑的太快撞到了你。”蓝清浅说完之后,就低下了自己的头,嘴角慢慢的勾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男子站在原地,他觉得自己被丘比特之箭射中了,怎么会有美的这么清新脱俗的女子呢?还有眼睛中的那一丝倔强,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蓝清浅的表情成功的挑起了男子深深的兴趣。

    “我叫叶亭林,你叫什么名字,我先拉你起来吧!地上凉!”

    听到男子的话,蓝清浅露出窘迫的表情,挣扎着要起身,但是起到一半的时候,又重重的跌落了下去,嘴里忍不住嘤咛了一声。

    感觉到了蓝清浅的不对劲之后,叶亭林蹲了下来,拿开蓝清浅的手之后,看向她的脚踝,看到红肿起来的脚踝之后,不仅更加的自责,“对不起,不知道把你伤的这么重。”

    叶亭林不停的向蓝清浅道着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前的女子太过的单纯善良(叶亭林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是从哪里看出来蓝清浅善良的),叶亭林忍不住的想要温柔的说话,完全没有平时那不可一世的样子。

    “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蓝清浅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单纯中带着羞涩,感谢中又带着一丝丝若有若无的爱慕。

    以外人的的眼光来看,可不就是襄王有意,神女亦有心!

    蓝清浅的表情拿捏的很到位,简简单单的抬头低首之间,就将叶亭林的好感度刷到了五十以上。

    “我背你去医务室。”叶亭林看着自己面前娇娇柔柔的女孩子,忍不住说道,虽然他知道这样很失礼,但是蓝清浅刚刚的眼神给了他信心。

    “可以吗?会不会太麻烦你?”蓝清浅弱弱的问着,眼中满是渴盼,但嘴中的话就不是那样了!

    “不会,毕竟你成这个样子我也有责任。”说完之后,叶亭林背起蓝清浅向医务室走去。

    被叶亭林背起来的瞬间,蓝清浅的眼中闪过一丝的嫌弃及恶心,不过转瞬之间她脸上的表情就变成了小女儿的娇羞!但是嘴角勾起的弧度怎么看怎么邪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