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玉玺记 一七三章

时间:2020-02-14作者:石头与水

    ,。  二皇子妃产女喜讯很快递到行宫, 穆宣帝蓝太后都十分欢喜,就是太子说的那话,穆宣帝头一回见着皇孙女, 皇太后头一回见着皇重孙女, 母子俩都觉着很吉祥, 对二皇子的长女都很喜爱,穆宣帝冥思苦想给嫡长孙赐名的同时,也给这个孙女赐了名字。

    皇长孙名宇,长孙女名珍。

    蓝太后还着人捎回不少赏赐, 既有给重孙女的, 也有给重孙的,便是二皇子妃的赏赐, 也独备了一份。另则还有给东宫的许多东西, 毕竟东宫在帝都也没少辛苦。

    蓝太后私下最关心的无疑还是穆安之, 胡源之案后, 穆安之在御前更受重用,到蓝太后跟前的时候都少了。许多事,蓝太后都是问的李玉华,“那胡家孩子还在阿慎身边么?”李玉华握着夹子咔吧咔吧的夹着小核桃,“在。三哥说胡公子很得用,就住我们别院,他人也挺好, 我见过两回, 斯斯文文的。”

    “这个孩子不错。以后定是阿慎的得力臂膀, 如今他们一支被南安侯出族, 你瞧着多照顾些。”蓝太后道。

    李玉华剥出核桃仁,点点头, “我也这样想,不过也不好区分对待,不然倒叫胡公子别扭,旁的属官也有话说。眼下我就是把府里管束的安安稳稳,让他们衣食住行都不用操心,更能安心当差做事。”

    “这就很好。”蓝太后就喜欢李玉华这份能干,虽说是乡下长大,府里也管的头头是道。

    李玉华还有事跟蓝太后商量,“素霜素雪都二十五岁了,她俩服侍三哥这些年,又是那样出众的相貌,为人也能干,要是再耽搁下去就过了花期,皇祖母,我想问问她俩,要是她俩有意,或是放她们回家,或是给她们寻个婆家。”

    “怎么想起这事了?”蓝太后问。

    “我早就想着了,一来她俩的确年纪大了,二来我瞧着素霜对三哥有点意思,三哥对她是半点那个意思都没有。我早就让孙嬷嬷跟她说了,她在三哥身边这些年,要是三哥有意,早就收了她。前儿三哥前院书房跟胡公子商量事,天都黑了还没回屋,我让云雀打发人去瞧瞧,看是不是把饭食给他们送去。这种事一向都是大丫环吩咐下去,小丫环跑腿。素霜是三哥身边的大宫人,她月钱比云雀都要多一两银子,她倒是悄不声的去了。”李玉华见蓝太后面色不大好,忙说,“我想着,她年纪也到了,该寻个婆家了。”

    蓝太后道,“以往看她做事尚可,不想却起了这样的糊涂心思。”又与李玉华说,“我若是知道她这样,早便打发了她。”李玉华笑,“这也怪皇祖母把三哥养的太好,人品好不说,相貌也俊,谁能不喜欢他呢?”

    “你这倒怪我头上了?”蓝太后也笑了,与李玉华道,“素霜既是你府里的丫环,她的去留自然你做主,不需看我面子。我是让她服侍你与阿慎的,可不是让她做侍妾侧妃的。退一万步讲,即便要挑人也得挑那老实本分的,她这样‘心气儿足’的,我还真不敢给阿慎。”

    李玉华听着蓝太后这“退一万步讲”的话,不禁心下暗自揣摩,是不是她一直没有怀上小娃娃,皇祖母想给三哥找小老婆了?

    这事李玉华并不怕,她跟三哥是什么样的情分,三哥可是正经人,连素霜那样国色天香的姑娘都看不上,寻常人定不入三哥眼的。

    再说,三哥早应过她,绝不会要小老婆的。

    李玉华回府先跟穆安之说了这事,穆安之没什么意见,就是说,“她俩服侍我十几年,打小就跟着我,嫁妆上咱们单出一份,别薄了她们。”

    “这你放心,定不能委屈她们的。”

    穆安之每天差使都忙不过来,便未再过问。

    李玉华同孙嬷嬷商量,孙嬷嬷也觉着李玉华厚道。素霜心思外露又不收敛,李玉华是不能留着她了。素雪聪明本分,是个好姑娘,再耽搁下去可就真不好说婆家了。

    李玉华让孙嬷嬷私下问问两人心意,素霜如遭雷击,素雪倒是含羞带怯有些不好意思,瞧着素霜形容,忙寻个由头避了出去。孙嬷嬷先劝素霜,“你素来再明白不过,殿下倘对你有半点心思,也不会答应此事。你想想,你做的这些事,换个旁的主母能不能容你到现在,娘娘不过是瞧着你服侍殿下这些年的情分,你回自家也好,嫁为人妇也好,娘娘都不会亏待你,总有你的一份嫁妆。”

    素霜紧紧咬着下唇,直咬的唇瓣出血,她轻声道,“奴婢是太后娘娘宫里出来的,如今要去了,最后还想进宫给太后娘娘请个安,不知能是不能?”

    “你这又是何必,若非太后允准,娘娘如何会发嫁你?”

    素霜脸色雪白,身体微微颤抖,“婢子就是想过去给太后娘娘磕个头,请嬷嬷问一问王妃,明天进宫,可否让婢子随行服侍,并不耽搁什么。再者,太后娘娘见王妃如此善待旧人,未尝心中不喜欢。”

    孙嬷嬷叹口气,“素霜,你若是如你说话这般明白,焉会如此?”

    孙嬷嬷照实回禀李玉华,李玉华转头问素雪要不要一起去。

    素雪听说是素霜提议要去的,不禁面露犹豫,“原是该一起去的,可我这,哎,我还是旁的时候再去吧。”

    “这话怎么说?”李玉华心里都明白,就素霜那惹事的性子,素雪一向本分忠心,怕是不想受素霜的连累。李玉华已经烦透了素霜,就是借此叫素雪与她彻底做个分割。

    素雪低声说,“素霜姐姐向有主张,其实我也不知要怎么说,我总觉着,她不只是要去磕头。”

    李玉华道,“我想她也不只是去给皇祖母请安的。”直接令孙嬷嬷同素霜说,她日子过得好就是对皇祖母的孝敬了,想磕头的话,在屋里朝南磕几个是一样的。

    素霜不料李玉华这般绝情,她倒真是有些手段,趁着宫里林嬷嬷过来送东西,偷偷跟林嬷嬷说了几句话,林嬷嬷回宫后没多久,蓝太后就打发人将素霜带了去。

    李玉华断不能让素霜去胡说八道,她当时就对林嬷嬷道,“我府里的事,我比素霜知道的清楚百倍,她这丫头素不妥当,这么去了,倒叫她哄骗了皇祖母,我与嬷嬷一道去,有什么事,我与素霜对质!我倒要看看,她这张嘴能吐出什么莲花来!”

    林嬷嬷面露为难,“娘娘,太后并未宣召于您。”

    “我是孙媳妇,进宫给太婆婆请安!”李玉华斩钉截铁的一句话,林嬷嬷素知她在蓝太后跟前能说上话,也不好太不给她面子,只得让李玉华一道去了宫里。

    素霜跪在深色地砖上,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蓝太后让李玉华坐在一畔,“你过来也好,这事原就要问问你?”

    “是什么事?”李玉华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一向不喜素霜,鲜少让素霜近身服侍,她不信素霜能抓到她的什么把柄同蓝太后告状。

    蓝太后看李玉华一眼,视线移向素霜,“你说吧。你不是同林嬷嬷说知道为什么三皇子妃一直没有身孕的缘故么?”

    李玉华吓一跳,瞪圆了一双眼睛盯着素霜,“我怀不怀孕,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心操的可真够到的!”

    素霜咬一咬牙,才能发出声音,声音中有显而易见的颤抖,“三皇子妃一直跟太后娘娘说她与殿下如何恩爱,娘娘,三皇子妃都是在骗您。殿下根本不喜三皇子妃,她一直未能有孕,是因为殿下未曾碰她分毫,她至今犹是完壁之身!”

    整个屋子都是一片死寂,连带李玉华都是一副眼珠子掉地上的模样。蓝太后震惊的望着李玉华,李玉华也望着蓝太后,她继而羞的满面通红,斥素霜,“你胡说什么!我跟三哥的事,你知道什么!”

    素霜性情原有些冷傲,说出这些话,亦是满面赤红,她轻声道,“是与不是,太医一诊便知!”蓝太后看林嬷嬷一眼,林嬷嬷立刻将素霜带了下去。

    蓝太后没有宣太医,这屋里原就只留了林嬷嬷一人,如今林嬷嬷带了素霜下去,便只剩蓝太后李玉华两人,蓝太后问,“你实话与我说,到底怎么回事?”

    “素霜她胡说八道,我跟三哥好的很!”李玉华揪着帕子,“虽说一直没小娃娃,我也挺急,可三哥一直说孩子也是天意,待缘分到了自然就来了。”

    “那你们到底有没有同房?”

    “当然有,我们每晚都一张床上睡,皇祖母不信可以问孙嬷嬷。我跟三哥可好了,兴许就是缘法不到。”

    李玉华羞涩且坦荡的模样,绝不像扯谎。

    何况,依蓝太后的眼力,这俩孩子是真的好。可素霜也不大可能突然扯谎说出这种掉脑袋的话,蓝太后低声问的私密了些,李玉华虽有些不好意思,也别别扭扭的跟蓝太后说了。

    蓝太后气的,“你是不是傻?从没听说亲嘴能怀孕的?还说同房了,这同的哪门子房?”

    蓝太后直接把什么叫洞房讲给李玉华知道,蓝太后不想她旁的事都精明,偏这要紧大事倒不中用,闹出这样的笑话,忍不住斥一句,“这眼瞅就成亲一年了,还没洞房!亲嘴有什么用!就是亲一百年的嘴,也怀不了孩子!”

    李玉华又羞又气,哇的一声就哭了,她简直要气死了,“你们皇家忒欺负人!穆安之敢这样糊弄我,我不干了!没见过你们这么欺负人的!以为我娘家没人好欺负是不是?你们这就打错了主意!”

    “你们姓穆的,三媒六聘的把我娶来,嘴里说的天花乱坠的要待我好!原来都是骗我的!我多盼着生小娃娃啊,要不是素霜说出来,我还叫蒙在股里!我这就去北疆,把我木香姐红梅姨都叫来,咱们再评理!”

    “还有父皇那里,叫他跟我说说,他怎么教导的儿子!表面儿上看着踏实稳重,一肚子的滑头可恨!当初我也没求你家娶我,你家非要娶,把我娶来,不与我洞房,有你们这么耽误人的吗?”李玉华哭了一场也不哭了,不过,她素来不是个窝囊人,必得把这事说明白。李玉华有理有据的反驳蓝太后刚刚的话,“我是不懂这男女之事,哪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儿知道这个!我娘去的早,出嫁时是后娘发嫁我,她能跟我说这个?我不懂,可难道穆安之不懂,他可半点儿不傻!”

    “皇祖母也别忒偏心孙子,叫他来咱们当面锣对锣鼓对鼓说明白,你家给我休书,我立刻就走!我就是外头嫁个寻常百姓,也是想生一屋子的儿女,热热闹闹的过一辈子。哪似你家这个,一肚子的花花肠子没好心眼儿,这么耽误我大好青春,我盼孩子盼的往天祈寺拜了多少遭的送子观音,添了多少香油钱,你这孙子倒好,表面口甜如蜜,背地里拿我当大傻子!不把话说清楚,这事不算完!”

    蓝太后竟叫李玉华问了个没理,先时的确觉着李玉华不中用,可叫李玉华这么一说,蓝太后竟觉也不是不在理。蓝太后干脆的唤来林嬷嬷,“把安之叫来,他自己捅的马蜂窝自己来收拾。”

    想到被李玉华说偏心孙子,蓝太后没好气道,“把皇帝也一并叫来,看他这好儿子做的都是些什么事!”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