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玉玺记 一二八章

时间:2020-02-14作者:石头与水

    ,。  祠堂的牛油大蜡垂下玉脂般的烛泪在烛台堆积成山峦, 祠堂的门再一次被推开,夕阳一丝残影射入门内,南安侯不禁眯了眯眼。

    胡安黎背光站在门口, 看不清相貌, 只见身姿如玉青松翠竹一般。胡安黎上次见祖父还是去岁的事, 他对这位祖父不算熟悉,但每年祖父回帝都述职也会抽空同他说说话,问一问他的功课。以往还曾问过是否去南夷住一段时间,他不放心母亲便拒绝了。

    “孙儿给祖父请安。”胡安黎两步过去行礼问安, 以往的斯文中多了些洒脱意味。南安侯抬手示意, “起来吧。听说刑部现在挺忙,你这会儿回来, 没误了差使吧。”

    “我跟杜长史说了一声, 就先回来了。”胡安黎起身, 一面答道。

    南安侯指指身畔的椅子, 胡安黎过去坐了,南安侯道,“你父亲可还跪着呢,你就大咧咧的坐下,合适吗?”

    “父亲跪是因父亲心中有愧,我心中无愧,况祖父允准, 自然可以坐。”胡安黎道。

    南安侯似笑非笑的看向这长孙, 胡源却是大怒, 回头骂道, “畜牲!你陷家族于险地,你无愧?!你还知不知一个羞字如何写!”

    胡安黎道, “家族险地因我而起?恕我直言,周氏是父亲的爱宠,周家是父亲一手提携起来的,严家的案子发生时,我尚懵懂稚子。就是族人犯下的那些大小案子,难道是我的过失?父亲的意思应该是我不该在刑部帮助审问周家案,而后周家案牵扯出严家案,严家案陷父亲于莫测之地吧?当然,我还不该对族人袖手旁观,坐视他们陷于官司而不施于援手,父亲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胡源就要扑上前教训胡安黎,奈何他跪的太久,腿脚发麻,倒险些绊个趔趄。尤其南安侯一句,“跪着!”胡源挣扎着要起的身子登时便又跪了回去,只是双眼中的厉光,可见是极恶胡安黎的。

    胡源恨声道,“哪个家族不是胳膊折在袖子里,就你要大张旗鼓的折腾出来!我与你母亲生分于你有何好处!南安侯府名誉受损于你有何好处!我这个父亲更不在你眼里,胡家再不好,也生你养你更没有亏待过你!你到底为什么这么狠!”

    “我狠?父亲跪在祠堂,在先祖面前忏悔,悔的是什么?是教子无方生出我这样的孽障,竟将家族丑事抖于人前吗?父亲怎么不忏悔你色令智昏,贪财无义呢?这世间,从无只手遮天的事,这个道理,父亲现在都不明白吗?”

    胡安黎不是不悲凉,却也深觉可笑,世间竟有这样的人,自己做恶,错的都是旁人。而这个人,还是他的父亲!

    胡源冷冷道,“我做的事,我自会认。我问你一句,周家的事,你处心机虑了多久?你敢当着列祖列宗的面应一句吗?”胡源指着祖宗牌位质问胡安黎。

    “平时要读书习武,无非就是有空了去看一看他家又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这有什么不对吗?我厌恶周家,当然要留些心,什么时候实在不爽,让他们去死一死得有证据啊。若周家清清白白,不生恶意,我再处心机虑也没用。他们自己要作死,怪也怪父亲把他们的心纵大,自寻死路!”

    “孽障孽障,你知不知晓,周家与侯府是什么关系?周家微不足道,你却因一己之私败坏家门,事到如今,你还不知罪!”胡源将地面捶的砰砰的响。

    “败坏家门的人是谁,父亲自己心中有数。所以,不必试图把过错推到我身上,我不认,也不可能认。”胡安黎不再客气,冷冷道,“需要我提醒父亲一句吗,现在官司缠身的人不是我!跪在祖宗牌位面前的人,也不是我!”

    胡源脸色胀红,难堪至极,外强中干的喝一句,“在你祖父面前,你还有没有半点为人子的规矩!”

    胡安黎眼神嘲讽。

    南安侯摆摆手,“规矩不过是做给外人看。你们吵这半晌的架,我看阿源你这里就一件事过不去,你认为安黎是成心要把周家的事闹出来,是这个意思吧?”

    胡源咬牙,“不是儿子这样认为,阖帝都都知道,现在哪个不赞他一句人品凉薄。”

    南安侯问胡安黎,“是你干的吗?”

    胡安黎道,“周氏的案子一判,我就猜到周家必然事发,根本不必多此一举。往刑部告状的人极多,我帮着殿下甄别一二,免得鱼目混珠,使得周家案被人利用。”

    “利用二字何解?”南安侯问。

    “周家的案子有些不寻常,是集中式爆发,一下子苦主们都来了,刑部大案小案接了几十桩。这个时候,帮周家脱身其实有一个很便宜的法子,就是在这几十桩案子里安插一桩冤案,故意使刑部审错,再令原告反口,殿下必然百口莫辩。周家立刻就能脱身。”胡安黎道,“殿下之所以找我过去帮忙,就是想到此节,他需要一个对周家案子非常熟悉的人,才找了我。”

    胡安黎没有错过他父亲脸上一闪而过的痛恨,淡淡道,“刑部司都是经年断案的老吏,不可能出此差错。这种诡计,更不可能会得逞。”

    “安黎,”南安侯端起几上的茶盏,呷口茶,“你告诉你父亲,你是有意使他入此万劫之局吗?”

    “不是。”

    “你恨他吗?”南安侯看向胡安黎。

    胡安黎瞥胡源一眼,继而移开视线,“以前恨过,现在不恨了。”

    胡源脸现怒意,刚欲破口训斥,南安侯淡淡一眼扫过,胡源只得哑忍。

    “怎么不恨了?我看他这个父亲做的很寻常,是非不明,待你也不好。”

    胡源实在忍不住,不满道,“父亲,我生他养他,生养之恩大于天!”

    南安侯嗔一句,“什么养育之恩,一条狗也知道把自己的崽子养大,孩子嘛,生了就得养,我们这样的家族,衣食周全、文武教导,都是应当的。这是生养的本分,不是什么恩情!”

    胡安黎一向认为自己如今算是把世事亲缘皆看破,却仍是为祖父所言脊背发凉。南安侯看向胡安黎,胡安黎照自己所想回答道,“以往父亲待我多有不公,现在我看他人品才干不过如此,也就不在意了。”

    南安侯继续问,“你是怎么看胡家的?”

    “家族有祖父和二叔这样的人,也有腐朽堕落的人,平庸寻常的人,大多数家族什么样,胡家就什么样吧。如果胡家把自己跟那些正在霉烂的家族比,兴许还强些。”

    “你将自己置于家族什么位置?”

    “以往倒是想过我是父亲嫡长,应该以家族为己任。而今才算明白,我得先是我自己,若自己与家族不能兼得,只得取自己舍家族了。”胡安黎十分坦荡,“父亲是保不住爵位的,我对爵位没有半点兴趣,祖父若是考虑新世子人选,不必考虑我。”

    胡源脸色瞬息惨白,南安侯仿佛无所觉,倒是看着胡安黎笑了,“你只是孙辈,我为什么要考虑你?”

    “祖父考虑不考虑,我都先表个态。”

    胡源面容中多了些安稳,轻轻垂下眼睛,南安侯道,“你父亲更了解我,他知道我在考虑你,他心里还是更愿意你来做世孙,而不是旁人。”

    南安侯看着自己的长子,“孝义有亏的人,族人这里就不能服众,朝中奏请也会有御史议论。”

    “除了儿子,没人配议论这畜牲是否孝义有亏。我说他有亏他就有亏,我说他孝义两全就是两全。”胡源沉声道,“这不过是家中的事。父亲若看他还成,不如就让他试试。不然,儿子这一脉,就要彻底败落了。”

    话至最后,胡源恳求的望向父亲。

    南安侯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在胡安黎那里。

    外面天色已然全黑,灯烛映的墙壁上先祖画像愈发莫测高深,灯影幢幢,无风摇曳。胡安黎轻轻的说了一个字,“不。”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