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玉玺记 九四章

时间:2020-02-14作者:石头与水

    ,。  黑夜如同泼墨, 院中灯台一盏接一盏点亮,正房灯光大亮。焦切的惊呼从正房传出来,两个丫环慌乱的跑出院门, 一时朱桓脚底生风匆匆而至, 不多时, 整个院子都在深夜被惊醒的星星,点点灯光从每一个小院每一盏灯台点亮。

    大管事骑快马奔出,敲醒左院判家院门,左院判被快马接到朱家时, 云章郡主面孔青白, 昏迷的陷在被褥之中,唇边有被擦拭过的痕迹。

    左院判匆匆一拱手便被朱桓拉到郡主床边, 急切的说, “请李大人务必施予援手。”

    左院判坐下手立刻给郡主诊脉, 而后, 左院判略带深意的瞥了朱桓与朱家几位女眷一眼,朱桓太过心急,连声问,“李大人,郡主为何突然发病?”

    朱老太太扶着拐杖做个请的手势,“太医请外间说话。”

    朱桓忙扶着祖母去了隔间,李院判并未隐瞒, 拱一拱手, 直接道, “恕李某直言, 郡主并非病发,而是毒发。”

    朱老太太身子猛的一晃, 朱桓也心神俱震,倘不是看祖母身子向后仰去,他都没反应过来。朱桓急忙扶住老人家,脱口而出,“这绝不可能!”堂堂尚书府邸,内宅深处,竟有人毒杀郡主!

    李太医在宫中任职已久,他虽官阶只是正五品,但因是御医关系,在帝都也颇有名望。毕竟人吃五谷杂粮哪能不知疾病?李太医见多识广,并不恼火,反因朱家夜间急请他过府,且倘朱家与此事相关,怎么也不该去请他这五品院判。

    “这事以后再说,先给郡主解毒。”朱老太太强力压下心中惊跳,请李院判施以援手,“不必用什么药什么办法,请李太医一定要保住郡主的性情,您就是我们朱家的恩人。”说着就深施一礼。

    李院判连忙扶住,口称不敢当。

    李院判立刻开了一剂解毒方,室中无第四人,朱桓私下问,“李大人可知郡主所中何毒?”

    “暂且不知。这剂解毒方适用于大多数毒物,应该能略缓解郡主的症状。”李院判把解毒方交给朱桓,朱桓急令心腹之人去府里药房配药,朱桓亦是朝中重臣,心思缜密。如今已是反应过来,李院判这样的身份,应不会在郡主中毒事情上说谎,倘郡主当真是中毒,那么必定是府中出了差错,故而,他不忘吩咐一句,“药取来后先不要煎,拿到这里来。”

    下人应诺去配药,朱老太太把无干人的都谴散,留下朱桓朱太太二人,一时,朱正也匆匆而至。朱正立刻请李院判帮着调查郡主所中之毒,毕竟,只有查清楚毒物种类,才能彻底为郡主解毒。

    李院判先问侍女今日郡主饮食,郡主身边掌事的大侍女战战兢兢的禀道,“早上郡主喝了半碗冰糖苏子梗米粥,用的不多,便令撤了。早上喝过汤药后,三皇子妃过来看望郡主,送了两碗山羊奶酪,郡主夸味道好,足吃了一碗。因用过山羊奶酪,午饭迟些,约摸未初才用的午饭,分别是红稻米粥,喝了些沙参玉竹鸽子汤,略用了两筷子蒸鱼。饭后喝过汤药后,郡主说有些困倦,就歇下了。晚上看郡主未醒,我们没敢打扰,只是令小厨房留着饭菜,待郡主醒后用膳。”

    “我落衙回府后过来看望过郡主,她睡的很熟,这两年因着这病,连个囫囵觉都难,我看她面颊泛红,以为她睡的香甜,我想这也是难得的,就没扰她。”朱桓懊恼的捏住双拳,眸光忍不住向室内看去,隔着层层珠帘,朱桓的心情有说不出的酸楚。

    他与云章郡主是圣上赐婚,成亲后说不上亲密也不冷淡,宗室郡主出身,又是这样温婉的性子,且是结发夫妻,终是有一分情分在。

    掌事侍女禀道,“家里规矩,郡主入口之物都会存留,第二天才会处理。婢子已令她们取来了。”

    李院判颌首,此方是大家规矩。

    一桌十来样的粥饭小菜被两个侍女抬进来,李玉华送的山羊奶酪也在,另有两个药碗,里面放的郡主每日喝的药汤。李院判先用银针试过,并无异样,他取来银筷,将粥饭小菜都挑些放入口中,仔细咂摸,最后,李院判端起药汤,轻轻嗅着药汤的药味。

    深色的药汤轻轻晃动,在碗壁挂起一丝褐色汤汁,李院判问,“可还有药渣存余。”

    侍女回道,“药都是药房统一煎好送来,奴婢已经让人取去了。”

    一时,药房管事面色惨白进来,狠狠的将额头叩在冰冷的地砖上,“这几天府里吃药的人多,药渣存放不便,管药渣的小子自作聪明,竟把药渣倒掉了。都是小的管理不利!”

    朱桓目光如刀,药房管事登时半个字都说不出来,浑身筛糠般颤栗起来。朱正立刻道,“所有管药房的人先捆起来,容后再审!”

    药房管事还想求饶,一个面目寻常的精悍侍卫上前,右手一扭他的胳膊,左右在他下颌一拨,药房管事登时嘴角流出一溜涎水,已是被摘了下巴,再说不出一字。侍卫再一提溜,悄无声息的把人拖了下去。

    朱家百年望族,自有些隐秘手段,只是,李院判仍忍不住心惊肉跳。朱正平缓的声音再次响起,“李太医,不知还有无其他方式堪验汤药?”

    “请给我一幅砂锅,我要将药重新加热,以味辩药。”

    李院判师从前代神医顾青城,虽说医术较之其师神鬼莫测之手段相差甚远,但于医道一行亦称得上精通。

    砂锅、小炭炉、银丝炭立刻奉上,李院判亲自热药,自汤药中细细分辨是哪几种药材。因这方子本就是李院判所开,他最熟悉不过,提笔写下几味药材,李院判摇头,“不对不对,寻常十年参不是这朽臭之味,还多了一味朱砂。”

    因药渣已失,李院判凭自己多年经验录下药汤中的几味药材,双手递交给朱正朱尚书。

    朱尚书听到朱砂二字时心中隐隐升起不祥预感,朱砂是剧毒,少量服用有镇心定神之用,一旦过量,便会引起中毒。

    李院判道,“若李某未曾诊错,我原本的方子里十年参换了些朽败不堪的参,还有,里面加了朱砂。好在郡主用过奶酪,羊奶可中和朱砂毒性,而且,沙参玉竹都是温补药材,想来这也是郡主留得性命的原因。”

    朱家人的心情犹如从一个高耸的山颠缓慢降落,李院判继续提笔开了另一幅解毒方,李院判的弟子亲自去朱家药房挑选药材,重新煎了解毒剂,为云章郡主解毒。

    李院判留在朱家亲自守着云章郡主解毒,云章郡主还能吞咽,吐了两次之后继续陷入沉睡。而尚书府朱家,已是一片风雨欲来之势!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