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玉玺记 九三章

时间:2020-02-14作者:石头与水

    ,。  暖阳穿过透明的棱花琉璃窗, 暖融融的光线落在囡囡一身棉滚滚的大红衣裙上,就见小姑娘两只小肉手交叠在肚子前,奶声奶气的说, “囡囡给老祖宗请安, 愿老祖宗福寿安康。”

    小孩子那一本正经又稚气纯真的模样立刻把蓝太后逗笑, 陆皇后蓝贵妃也都说,“好个懂事的孩子。”

    蓝太后一叠起的叫起,李玉华携着囡囡的小手给她介绍陆皇后、蓝贵妃等几个在蓝太后跟前说话的妃嫔,大家都不要囡囡行礼, 囡囡还是很认真的福一福, 乖乖的叫人。大家都说,“好个懂事的孩子, 郡主教导的真好, 和郡主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蓝太后抱了囡囡在膝上, 拿点心给她吃, 问她平时喜欢吃什么,都玩儿什么,还着人叫了三公主过来,和囡囡一起玩耍。

    大家说起云章郡主的病情,听说有极大好转,都替云章郡主高兴。

    中午蓝太后留三公主、囡囡、李玉华在慈恩宫用膳,午膳后, 俩孩子就在慈恩宫睡的午觉, 李玉华不睡午觉, 蓝太后也怕中午睡了晚上失眠, 祖孙俩在屋里说话。李玉华主要跟蓝太后说说年下慈幼局的事,还有上遭误杀无良前夫的郝氏, 她针线不错,李玉华安排她在慈幼局教女孩子针线,母子女三人,分给她们两间屋子也足够住了。

    慈幼局给的工钱在帝都城算是中等,可包母子女三人衣食住行,再加上少了赌鬼前夫的拖累,郝氏跟儿女的日子比先时还要更好些。

    蓝太后轻轻颌首,“要说世上的可怜人,便是以佛祖慈悲,地藏王菩萨无上功德也难以度尽,可我们身在皇家,受万民供奉便有责任反哺万民。虽很难帮助到每一个受苦的百姓,可能帮一个是一个,勿以善小而不为,为善,总会有福报。这是天道。”

    李玉华一向喜欢听蓝太后说话,并不是出自私人利益的原因,还因为蓝太后于利益之外还另有一处大见识。李玉华甭看凡事喜掐尖要强,她当真心地不错,就像对云章郡主,倘只为作态,她完全不必带囡囡进宫。李玉华愿意这样做,是因为她真心为云章郡主考虑。

    待下午,李玉华带着囡囡告辞出宫,亲自把人给云章郡主送了回去。囡囡得了许多赏赐,蓝太后给的一份,陆皇后蓝贵妃也都有赏,另外在慈恩宫受礼的妃嫔都打发人送了东西,还有嘉悦嘉祥两位公主也给了囡囡许多东西。

    云章郡主心里记挂着,以往她身子好时也曾带女儿进宫请安,那时孩子还小,估计也不大记得,如今跟着李玉华进宫代她给蓝太后请安,纵知李玉华素来周全,心里也难免牵念。

    听到外头说话的声音,云章郡主倚着软榻的身子猛的坐直,朱桓把隐囊给她垫在身后,温声劝道,“莫急,我听着似是囡囡是回来了,我过去看看。”

    朱桓刚迎出门,就见李玉华挽着囡囡的手进门,他连忙深施一礼,“见过娘娘。”

    “郡马不必多礼。”李玉华瞥朱桓一眼,带着囡囡往里间儿去。

    囡囡出去一天显然很高兴,小脸儿红扑扑,两只眼睛亮晶晶的,脸上带着笑。李玉华笑,“可记挂着吧?皇祖母一见囡囡就喜欢的不得了,留我们在慈恩宫用膳,如今天凉,膳后囡囡和三公主一起歇的晌,这才回来迟了。”

    “哪里迟了,天光大亮哪。”云章郡主抚摸着女儿的发顶,笑着招呼李玉华坐,“辛苦妹妹了,看囡囡这么高兴,我也开心。”

    “没什么辛苦的,皇祖母一向喜欢孩子,见了囡囡爱的不行,还说让我常带囡囡进宫。囡囡和三公主年岁相仿,俩人玩儿的可好了。”囡囡是个不争不抢的乖巧性子,三公主也是个懂事孩子,两个孩子年纪相仿,在一起玩儿的挺好。

    云章郡主问囡囡都玩儿了些什么,囡囡童声稚语的说起自己与三公主做的游戏,还很懂事的说,“老祖宗还有好几位娘娘、公主姑姑都赏了我很多礼物,娘,三公主给我的,我要自己存着,其他的我想送给妹妹们。”

    “好啊。你先去想想要怎么安排,一会儿跟我说,我帮你看一看。”云章郡主耐心的对女儿说。

    囡囡高兴的点点头,朱桓过来拉着长女的手,温声道,“我跟囡囡一起去。”又客客气气的同李玉华说,“家下略备薄酒,请娘娘务必赏光。”

    李玉华道,“这还罢了。三哥估计这会儿也要落衙回家了,我得回去跟他一道用晚膳,他一人我不放心。”

    云章郡主笑,“原本让厨下备了几道可口小菜,你这样说,倒真不好留你了。”

    “等以后闲了,必来打扰姐姐。”李玉华轻声宽慰云章郡主几句,因时候不早,便起身告辞了。

    云章郡主起不得身,朱桓抱着囡囡代为相送,李玉华看囡囡乖巧的依在父亲怀里,只略瞥一眼,未曾多言。

    朱桓晚上陪着郡主、囡囡一起用晚饭,云章郡主近来身子有所好转,朱桓也很高兴,一直待云章郡主饭后睡下,他方带着囡囡往老太太屋里去,还陪囡囡把得的赏赐给妹妹们分一分,一人一对小玉钗一对小宫花,至于其他的,朱桓令放到郡主那里去,留着给囡囡使。

    朱老太太问了孙女几句进宫的事,囡囡还小,话说的并不明白,但看她一幅高兴模样就知在宫里不错。朱老太太私下同朱桓说,“三皇子妃这个人,平时瞧着不大和气,心地瞧着不错。”

    朱桓也说,“郡主的病,三皇子妃也很关心。”

    朱老太太双手合什,“我就盼着郡主能快些大安,云氏到底只是妾室,上不得台面。”

    朱桓道,“我看郡主渐有好转了,晚上用饭,那桂花馅儿的香米糕吃了两块,听丫环说,如今晚上也不总是惊醒,能安稳睡到天明。”

    “这就好这就好,可见我在天祈寺许的愿灵验。”朱老太太极喜悦。

    从性情上说,云章郡主一向柔顺,朱家也不是刻薄人家,从利益而论,纵云章郡主父母早逝,可云章郡主毕竟是宗室贵女,与皇家也很亲近,于朱家亦是有利无害。

    朱桓晚上仍是歇在云氏院中,云氏也很是赞了囡囡一回,“大姑娘进宫这一趟,什么都想着二丫头,大姑娘着人送来的东西二丫头见了,我看她样样喜欢。”

    “这就好。囡囡一回来就说要把得的赏赐分给姐妹们。”云章郡主病体好转,长女也懂事,朱桓自心底油然生出一种喜悦,俊雅的面容在灯光下仿若玉壁生辉。云氏眼中闪过一丝爱慕,垂眸温柔的捧上一盅温水,“我听说郡主的病也大有起色,表哥,我想待天气好到太平庵给郡主烧烧香,太平庵三清祖师也是极灵验的。”

    “这是你的心意,跟老太太说一声才好。”

    “我晓得,只是不能不让表哥你知道。”

    .

    李玉华许多年后都会回想到这一日的事,她依旧认为,这是她人生中离死亡最近的时刻之一。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上午,冬天这样的大晴天最舒服不过,皇子府的新年也是忙的脚不沾地,好在李玉华会分派差使,底下一堆的管事宫人,派给他们干呗,李玉华做个抽查总揽便可。

    故而李玉华仍能抽出空闲来过去云章郡主那里,凑巧,朱家女眷去庙中祈福,云章郡主还说,“我心中实在过意不去,因着我这身子,家里把能求的佛都求了一遭。我近来好了些,老太太、太太都高兴的跟过年似的,说天祈寺的菩萨最灵,往天祈寺烧香去了。”

    “天祈寺可不挺灵的。”李玉华把自己在天祈寺两次抽到同一上上签文的事添油回醋的和云章郡主说了一回,原就是机缘凑巧,奈何李玉华颇会讲故事,光自己摇签那片刻功夫她就能说出一出戏来,云章郡主听的直笑,一时又轻轻嗽两声。

    侍女温了山羊奶酪端来,云章郡主眉眼间有些羞涩,“郡马也总折腾着叫家下人去做这山羊奶酪,可我总觉着不如妹妹家里的手艺。”

    “我这是有秘方的,自是不同。”李玉华笑,“明儿我打发那做酪的厨子过来,让他服侍姐姐。”

    “那怎么好,请妹妹府上厨子指点我那笨厨子一二还罢了。”

    羊乳原就益五脏疗虚劳,正对云章郡主的病症,况这酪的确做的极好,去章郡主也很喜欢,舀起调羹就用起来。李玉华未久坐,陪着云章郡主说会儿话,见郡主有些乏倦之色就告辞了。

    当夜,朱家急请左院判入府,云章郡主毒发,危在旦夕。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