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玉玺记 八五章

时间:2020-02-14作者:石头与水

    ,。  小九叔给李玉华留下一堆年货, 带着两人商量的在帝都开设作坊的计划回乡过年。以往都是李玉华在老家管理作坊, 如今李玉华嫁到帝都,老家作坊重新委派了大管事, 现下情形如何, 小九叔心中十分挂念。

    李玉华已经把话跟小九叔说清楚了, 老家作坊里一切事务以后都以小九叔为主, 以后帝都作坊她会照看,至于北疆白木香建的作坊,便是白木香做主。

    小九叔刚走, 李玉华一样样看过小九叔送她的年货, 深觉小九叔体帖,北疆的玉石, 波斯的地毯,大食的香料都是极好的东西,要是在帝都购买,价钱贵了去。小九叔从北疆带来的, 怎么也比买旁人的便宜很多。

    李玉华如今做了皇子妃,正需要这些奢华物件,小九叔都是让她先挑, 剩下的才销给帝都各家店铺。

    还是自家人好。李玉华暗想。

    只是小九叔这里的也不好赊欠, 府里现银不够, 李玉华还动了自己的私房银子。李玉华把账算的清清楚楚, 这个是穆安之借她的,等明年穆安之发了俸银要还的, 她可不会主动补贴穆安之。

    孙嬷嬷不知底里内情的倒是觉着李玉华为人真正好,拿私房补贴三殿下,可见是真心待三殿下。

    李玉华得空还清点了一回发给长史司的年货,华长史杜长史等人收到年货时也都觉体贴,吃食衣料文房笔墨都有,东西不算贵重,却也都是当食当用之物。余者小官依官职分三等,人人有份。

    大家都准备过年了,帝都府关于妻杀夫案的判决出炉,以妻杀夫,以卑动尊,天理难容,律法严惩,判斩立决。

    郝氏不服,上诉刑部。

    刑部李侍郎都说,“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要上讼,这种十恶不赦之罪,还有什么可上讼的?”

    黎尚书面容舒缓,“偷生之心,人皆有之。既是这妇人上讼,你们审一审帝都的证据流程,倘无错漏,便按帝都府的判决吧。”

    倘是以往黎尚书一句话,这案子也就定了。只是如今刑部有穆安之,穆安之旁的事不理,于案子格外重视,朱氏案后,刑部其他案件穆安之也多有留心,今见此案,又是李玉华特意托付过他的。穆安之早有准备,见到这案子卷宗后道,“帝都府断决此案,未免有些过了。”

    亲自接审。

    华长史都在边儿上劝一句,“杀人偿命,帝都府通判原是建议凌迟之刑,只是如今近年关,上苍有好生之德,且这妇人确有可悯之处,故只判斩立决。”

    杜长史说话更直接,“纵是可悯,但操刀杀夫也太过凶残,斩立决也并不算冤枉了她。”

    穆安之不急不徐的翻开卷宗,一目十行看过帝都府的案卷判词,从证据袋中寻出郝氏丈夫肖二郎卖妻的文书单独取出,放到桌案,指尖按住轻轻向前一推,“这妇人既被丈夫所卖,彼此便不再是夫妻关系,如何能以妻杀夫来判决。这便是极大的不妥。”

    穆安之淡淡的一句话却是振聋发聩,华长史忍不住自椅中起身,手中折扇敲击着掌心,来回踱了两步,折扇啪的一扣掌心,对穆安之深深一揖,“殿下真知灼见,属下竟未曾留意,险冤判了这可怜妇人,委实罪过。”

    杜长史见华长史突然间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的态度,顷时也反应过来,这妇人是死是活其实与三殿下关系不大,但是,这桩原本大家都认为的铁案能从情理律法上有所翻转,对三殿下的影响会非常巨大。

    杜长史登时也不急着把这杀夫妇人问斩,他道,“是。如此说来,以妻杀夫来判,的确不合情理。”

    穆安之吩咐,“证据核实后,既是这妇人已被卖身给赌场,宣赌场东家过堂问案。”

    二人齐声应是。

    此案穆安之提出此等疑异,倒真令人耳目一新。的确,在这妇人的汉子在买卖文书上按个手印时,这妇人就不是他媳妇了,俩陌生人发生争执,一方把另一方杀了,这只是个普通的杀人案,要把此案放到以妻杀夫的大逆之案,显然是不合适的。

    案子刚一转交,帝都府尹立挨一记无形大嘴巴。

    杜长史都觉着刑部翻案未免得罪这位新任的帝都府尹,可转念一眼,管他呢,反正朝中百官与他家殿下交好的寥寥无几,都是对头,得罪是正常的?

    当年说他家殿下不是嫡出,这些狗东西们可没少捧东宫的臭脚。

    杜长史回神时惊觉自己竟在心里因三殿下而对东宫不敬,一时也诧异不已。难道在自己心里,三殿下已是可侍奉的主君了吗?

    杜长史暗暗摇头,却又有一股凶横之气直冲心窍,恶狠狠的想:老子愿侍奉谁就侍奉谁!三殿下势微怎么了,兴许有老子这不世之才侍奉,三殿下就龙飞九天了哪!

    到时定让那起了势利眼悔不当初!

    杜长史一肚子的别有心肠去重新核对此案,因是震动帝都城的案子,又是新任帝都府尹,审案自然经心,各项证据都是全的,包括这妇人邻居的一些证词,对这妇人的评价都很好,温柔贤良、勤恳柔顺,这些证词对女方有利,所以最后判斩立决而未用凌迟等酷刑,也有对这妇人的怜悯之心在里面。

    帝都府的判词里写的清楚:其行可诛,其心可悯。

    但是,此案的审理判断在最初的方向上便有错误,那么,帝都府的判词大部分是不能再用的。

    杜长史翻看证词,与对这郝姓妇人一致的“贤良敦厚”的评价相对应的是对这被杀汉子的评价,好吃懒做,败家败业,暴躁易怒,枉为人夫。杜长史拂在案卷上的手重重一捶,啐一声,低声骂道,“这也叫个人!”

    “老弟息怒。”华长史端起茶碗慢呷一口,“怒大伤肝。”

    “我现在都觉着判这妇人死罪不公。”杜长史也端了茶来吃,就听华长史正色道,“的确不公。我们当重审此案,还冤屈者以公道,给无罪人以清白。”

    杜长史的思绪一时没有理清,因为在他看来,即便非以妻杀夫,也是杀人命案,这郝氏妇人断断是不清白的。

    .

    便是永安侯夫人都没料到这案子转到刑部后竟真有了逆转之机,接下来穆安之对李玉华的指点更称得上简明扼要。

    “第一件,”穆安之的声音在书斋中响起,“既然你们想为郝氏翻案,就得明白原告被告,郝氏既被卖为奴,此案只状告为奴的郝氏显然是不足的,应该连同买了郝氏的赌场一起列为被告。甚至,赌场应为首当其冲的被告。买奴买婢时痛快,奴婢犯法,主家同坐。”

    李玉华听的认真,“有理。”

    穆安之继续道,“第二件,案宗记载,被杀的男人肖二郎是有一位兄长的,如果能获得肖大郎的谅解,对郝氏的判刑也会有帮助。”

    “第三件,如果肖家的街坊能联名一起出一份为郝氏求情的联名书,官府会酌情处理。”

    李玉华问,“还有没有要我们去办的?”

    “剩下的交给我,这是官府的责任了。”

    待第二日,李玉华就精神抖擞的去找永安侯夫人商量这郝氏的案子。

    华杜二位长史亦不负穆安之所托,撬开了案件发生当日两个赌场收债人的嘴,此二人还原当时案场场景:

    “那妇人不从,哭着说肖二太狠心,还骂了好几句。两个孩子也抱着郝氏的腿哭,肖二性子上来,先是把俩孩子一脚踢飞一个,揪住郝氏的头发就是一串嘴巴。郝氏急了,回屋抄出一把刀就捅在肖二肚子上。”

    穆安之,“原来还是情急自救才杀了人。”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