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玉玺记 六十八章

时间:2020-02-14作者:石头与水

    ,。  郑郎中骑上驴就调转方向, 往皇亲国戚们住的贵人坊去, 许郎中拍驴追上,“这事原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 咱们先回家要紧, 再不去, 蜜糖糕就要被买完了。我说你不是要赖账吧?”

    赖你个脑袋瓜!

    郑郎中恶狠狠的想, 老子免费请你吃好几百回蜜糖糕了!可担心他这话一出口,姓许的又要聒噪,郑郎中按捺住急脾气, 压低声音与许郎中道, “你知道三殿下府上什么最有名不?”

    “什么?”

    “吃食。”郑郎中哄这吃货,“你不常羡慕杜长史华长史的食盒么?三殿下那里的餐食可是出名的好。”

    “这倒是。”许郎中立刻不闹着去买蜜糖糕了, 他乖乖的让自己的小毛驴跟在郑郎中身边,搭拉着两条大长腿,脑袋望天开始回忆杜长史华长史的中午食盒。

    各部都有自己的厨子厨房,在部当差诸人中午都是在部里吃, 当然,根据官阶不同,饭菜丰盛程度也不一样。可就是刑部尚书大人, 也只是两荤两素一个汤的份例, 如许郑二位郎中, 官居五品, 中午也就一荤一素一汤。

    当然,大家都不能与三殿下比。可就是三殿下身边的杜华二位长史, 他二人是三殿下长史司的头,跟在三殿下身边辅佐,每天一同出入刑部。不过,三殿下从来不在刑部用饭,杜华二位长史因不是刑部官员,也不在刑部用餐。

    他俩沾三殿下的光,三殿下当差的头一天,食盒是慈恩宫打发人送来的,那丰盛度就甭提了。后来便是王府送,莫说三殿下的饮食,就是杜华二位长史都是六菜两汤两样糕点。这并不是奢侈浪费,相对于刑部一人一碗的大锅饭,人家俩人的饭菜都是放在巴掌大的瓷碗里送来的,更让许郎中嫉妒的是,两人的饭菜汤点都不相同,两人要是合一起吃,那就是十二道菜。

    俄了个神哪。

    真是人比人该死,以往许郎中觉着自己而立之年五品官也不错了,没想到同样五品官,他部堂当差,待遇竟比不上皇子府的长史。

    看人家这饮食之精致,再看看自己每天中午的两大碗焖菜,糙的许郎中好几天心里不平衡,改换门庭的心都有了。

    如今郑郎中提及三皇子府的饭食,许郎中还真有几分期待。

    皇子府离皇城很近,也就一柱香的时间便到了。

    三皇子府门外便有两位身着软甲的卫士守卫,一见二人要往府里来,立刻□□向前一挑,打出个止步的手势,问,“来者何人?”

    二人虽在刑部当差,倒还是第一次来皇子府,郑郎中肃容道,“我二人是刑部郎中,来三皇子府给三殿下请安,有公务要回禀。”

    那守卫还问清楚姓名,做了记录,方令他二人到门房稍侯。门房又有下人去府内通禀,二人官职不高,好在来三皇子府的多是些无爵宗室,他二人乃刑部正经官员,门房待他二人也很客气,让了座,还一人一盏香茶。约摸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那进去传话的小子出来,请二人进府说话。

    .

    迎出来的是梅典簿,梅典簿常跟在华长史身边打杂,郑许二人都认得。

    许郎中反是与梅典簿更熟些,二人都属于半个帝都城的事都知道的人,爱打听。许郎中道,“老梅,你怎么还在王府,没回家?”

    梅典簿不好意思的笑笑,“要是我回了府,哪儿还能服侍二位大人?里面请,殿下刚回府,估计得一会儿才能召见。长史大人说别令你们在门房空等,先来吃饭,你们吃没?”

    “没有哪。”许郎中随和的拍梅典簿胳膊一记,眨眼偷笑,“不会是特意留在王府吃过晚饭才回家吧?”

    梅典簿呵呵笑几声,开始几天府里的饭食也寻常,后来皇子妃娘娘做了整顿,也并没有多用银钱,饭食做的可口,菜蔬荤素都有,长史司事务不忙,其实晚上就可以回家,不过,因府中饭菜好,大家多是吃过饭再回各家。

    郑郎中对吃饭不急,道,“还是正事要紧。”

    梅典簿笑着引郑许二人到两位长史那里,华长史笑呵呵地,“我们刚到府里,你们就追来了,定是有要紧事。先不急,殿下稍侯就会宣召的。”

    杜长史年轻心急,“我不问到底是什么事,就问一句,是否与案情相关?”

    郑郎中矜持颌首。许郎中在旁仿佛个点头机一般热切的点起头来,杜长史心说,这姓许的听说在刑部管比都部司之事,跟咱们的案子无关,你这么热切做什么。

    果然,穆安之听到说郑郎中许郎中求见,许郎中他有印象,只是印象不深,记得跟杜长史他们混着一起吃过午饭,好像与郑郎中交情不错的样子。

    两人第一次来皇子府倒不至于紧张,只是没想到殿下在后宅召见他二人,这里显然是皇子殿下的寝居所在,着红着绿举止有度的侍女随处可见,正屋七间,内侍引二人到最西面一间,二人宁神秉息沿着抄手游廊过去,小内侍在外打起红毡做的帘栊,进去是间被博古架隔出的一个外间,摆设着桌椅等物,但显然并不常用。再往里间去,只见沿墙皆是顶天立地的博大书架,上面垒着整整齐齐的书籍,有些书脊半旧,可见是经常翻阅的。

    临窗一条小炕,穆安之坐在小炕上召见二人,“你们也坐,什么事这么急?”

    二人坐在炕畔的圆凳上,刚一沾屁股听到穆安之有问,郑郎中就要站起来回话,穆安之道,“坐着说,哪儿这么多规矩。”

    郑郎中说了许郎中如何凑巧见到那两副字迹的事,许郎中接过话头继续道,“孙员外郎检查两张字笺的时候下官顺带瞟了一眼,下官绝不会看错,两张字笺,一张旧些,一张新些,那张旧的有些泛黄,瞧着得封存了十来年的样子。其实那是并不是旧字笺,那是一张新字笺。”

    原本倚着隐囊的穆安之眼睛陡然一眯,撑着隐囊坐直了身子问,“可看真了?”

    “虽是一瞥,但我自信绝不会看错。”许郎中道,“我已见过那两张字笺,明天我就做两张一样的给殿下赏鉴。”

    所有不通的思绪如同拨开的迷雾,瞬间明郎起来。

    是啊,梁君子有记录的偷盗犯案都是偷取金银,且以梁君子劫富济贫,多偷不义之家的习惯,他没有理由去偷朱景的遗嘱。可两张字笺两次鉴定都是真本,开始穆安之以为是帝都府鉴定出了问题,可在刑部鉴定也是一样的结果。

    可他始终觉着哪里不对――

    原来症结在这里!

    两张字笺的确是一人所书,因为,比对梁君子的那张十年前留下的字笺被人替换,后来这张是替换之人所备,自然是怎么验怎么真!

    穆安之的指尖迅速的敲击了小炕桌几下,与二人道,“这件事暂时不要说出去。许郎中就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都是应该的。”许郎中笑,“案子能尽快破了,下官虽只帮到一点小忙,心里也很高兴。”

    “无怪以郑郎中之眼界,独对许郎中你另眼相待。”穆安之心情畅快,看这位眉眼含笑的许郎中也格外顺眼。

    许郎中得穆安之一赞,立刻笑眯眯的望向郑郎中,郑郎中心说,我可没对你有什么另眼相待!

    穆安之很欣赏的说了一句,“朋友便当如此。”直把向来端方的郑郎中麻的不轻,郑郎中心说,殿下你随品一夸,这白痴可是会当真的好不好!

    穆安之殿下终于问出那句,“这会儿过来没吃饭吧?”

    郑郎中说,“我们回去用是一样的,只是想着这事要紧,先来回禀殿下一声。”

    穆安之笑道,“老杜他们应该还在府里,今天晚上螃蟹面,你们留下来尝尝,我府中饭食还不错。”

    不待郑郎中说话,许郎中抢先道,“谢殿下赐饭,我们一定多吃几碗。”

    穆安之哈哈大笑,郑郎中实在没忍住,白眼瞪许郎中一记。

    穆安之还要与李玉华用晚饭,便打发他二人去了。

    .

    穆安之心情大畅,晚上还吃了两杯黄酒。李玉华也陪着吃了几盅,晚上啥菜都没吃,就用脆生生的泡菜配着三皇子府新做的螃蟹面,足吃了两碗。

    李玉华还赏了做面的厨子十两银子,夸这面做的好。李玉华一向不喜欢剥螃蟹,她觉着剥这东西琐碎,若是清蒸,都是穆安之剥给她吃。厨子专门剔出蟹黄蟹肉炒来打卤,做螃蟹面,这道面食立刻成了李玉华的新宠。

    不过,因螃蟹性寒,孙嬷嬷劝李玉华少吃,李玉华便隔一天吃一次,反正螃蟹也就俩月时令。

    今天郑郎中许郎中赶上了,当鲜香扑备的蟹卤浇在面上时,郑郎中也蟹卤里奢侈的不得了的大块的蟹黄震惊住了,闷头吃三碗。许郎中这细麻竿一般的家伙,竟然要吃第四碗,郑郎中怕他撑死,坚持拉着他走了。结果,被许郎中多敲诈半个月的蜜糖糕,算是弥补那没吃到嘴的第四碗螃蟹面的损失。

    .

    晚上,穆安之给李玉华讲《官制》都讲的眉飞色舞,尤其讲到刑部衙门各阶官员,“刑部底下有四司,分别是刑部司,都官司,比部司,司门司。郑郎中就是刑部司的郎中,管审理断案之事。许郎中则是比部司郎中,比部司管的是俸禄赃赎、仓库出纳、丁匠工程、和籴收支、军资器械等事。”

    “三哥你特欣赏这俩人吧?”

    “凡能在朝廷里有一席之地的,总有自己的本事,就是这人没自己的本事,家里也必然是有本事的。有本事的人很多,我高兴的是如今看来我倒还值得人为我效力。”

    “看这丧气话,你一心为公,像你这么公正严明断案的天下能有几个?”李玉华认真的说,“正直的人就像是黑夜里的火把,只要看见的人,哪怕离得远都会心向往之。”

    官司大有进展,还有如许郎中这样的滑头用实际行动示好,无疑给官场上尚且稚嫩的穆安之给了巨大的信心。李玉华倒是比穆安之更有信心,她知道想要有成就必然要一步一个脚印的踏踏实实的落在地上,穆安之是个好人,也有这样的意志,只要认真走下去,必然能成就一番事业。

    穆安之笑,“希望能不负你这话。”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