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玉玺记 五十九章

时间:2020-02-14作者:石头与水

    ,。  李玉华这性子, 行善不与人知是绝不可能的, 她做星点善事都要自己宣传的恨不能全世界都知晓。李玉华在车里就跟穆安之商量开了,“咱们晚上请二哥二嫂到家里吃饭, 把这喜讯告诉他们。”

    二皇子性情柔和, 只是平日跟太子走的更近些。穆安之跟二皇子就是正常有些疏远的兄弟, 不过, 李玉华的提议不坏,穆安之看李玉华眉飞色舞的模样,不禁打趣, “看这一幅讨赏模样。”

    “二哥二嫂本来就该赏我。”李玉华居功自傲的挑着眉毛翘着唇角, 一幅得意到不行的刁样,突然就凑近了穆安之, 在他耳朵边悄悄说,“真是他们沾咱们的光,我原是想请父皇、皇祖母到咱们府的,可怎么想也不好越过他们, 把他们搁前头也显的咱们好做人。”

    一阵阵柔软温热的鼻息喷洒在耳廓,李玉华身上淡淡的香氛轻轻渺渺的萦绕而至,穆安之的大脑一半在思考李玉华这是什么时候起的心思要请穆宣帝蓝太后降临自家安宅酒, 一面又隐隐有些不自在的垂下眼睛, 视线自李玉华巴掌大的脸孔移至马车地板上, 仍是抑制不住的耳尖微微发热, 直待李玉华身子略移开,穆安之方僵硬的转过脸, 看向她说:

    “说话就说话,别总靠的这么近。”

    “近点怎么咱们可是夫妻。”

    “先时可是说好的啊。”

    “哼哼。”李玉华笑的如同一只奸诈的狐狸,“我知道啊,我一向是把三哥你当我亲哥的。”随手扫去穆安之肩上的一缕不知哪儿蹭到的灰尘,“三哥,你说我今儿这事办的如何?”

    狐狸也不是没有弱点,狐狸的弱点就是爱听人拍她马屁。

    “不错。你可体面大了,就是哪位皇子公主的也没你这体面,能把陛下请出宫来。”

    “公主们都在宫里,出宫的皇子也就是咱们跟二哥二嫂。”

    “你什么时候想的这主意,也没提前跟我说一声。”

    “我也是吃饭时才想到的,瞧着父皇气色不错,就顺嘴儿问了问。要是咱们提前商量,我怕就不自然了。也是试着敲了敲锣,不想就成了。”

    穆安之瞅着李玉华一笑,根本不相信李玉华这无辜的鬼话,这丫头还不知寻思了多久,没准还是怕他不乐意,才自己拿主意。

    倒真是办了件大事。

    当晚酒宴也是李玉华张罗的,因是吃螃蟹的节令,可能是李玉华午膳时卖童年惨实在卖力,蓝太后即便少时家境寻常也没见过李玉华这种嫁入皇室才认识螃蟹的人,穆宣帝更不必说,寒门出身的官员在朝中并不罕见,不过,纵寒门出身,能做官的无不是学富五车,人家也是早早见过螃蟹的。

    母子俩大概觉着李玉华小时候过的有点惨,小两口告辞时,蓝太后特意赏了李玉华两篓大螃蟹,穆宣帝也赏她两大篓,让她放家里慢慢吃。

    所以,晚上便设的螃蟹宴。

    两家本就是邻居,来往方便,二皇子二皇子妃带来极好的菊酒。穆安之把穆宣帝要奉蓝太后驾临二皇子府安宅酒的事告诉二皇子,二皇子夫妇果然喜悦非常。

    穆安之指着李玉华说,“是她嘴快,想到什么说什么,说起二哥二嫂过几天摆安宅酒的事,问起皇祖母和陛下的要不要过来。已经跟我嘀咕一下午了,必要二哥二嫂谢她。”

    二皇子笑的像中午的大太阳一般灿烂,“三弟妹想要什么,只管说,我叫你二嫂送你。”

    李玉华嗔穆安之,“三哥说笑来着,我这人做好事不留名,更不求回报,二哥要想谢我,今天多喝几杯,我就高兴了。”

    此时此刻,二皇子妃对李玉华的印象也大为改观,一向掐尖要强的三弟妹竟然干了这么件大好事。哪怕三弟妹有私心,二皇子府也沾光得了大体面。“我们都没敢想请皇祖母、父皇能驾临皇子府,这样的体面,一会儿我定要多敬弟妹几杯。”

    “我当时也是顺嘴一提,我想着,宫里规矩虽多也不禁人情,咱们离宫出府,说来就跟分家差不离。咱们既是分府出来,请长辈过来坐坐,也是咱们的孝顺。”

    三皇子妃对李玉华还真有几分佩服,虽说李玉华常抢她与太子妃的风头,可说到底,李玉华出身原就不比她们,若不抢着出头,如何能有今日三皇子妃的风采。

    人就是这样,永远会屈服于更强的意志。

    晚上四人小宴,大家食蟹饮酒,都很高兴。

    尤其穆安之又给李玉华剥了好几只大螃蟹,三皇子妃欲言又止,想着眼下不好当着男人们的面儿说女人间的私事,还是明天私下给三弟妹提个醒。

    因晚宴吃了不少酒,李玉华晚上就没读书,洗漱后就准备休息了。

    就这样李玉华也不忘让素霜提前把穆安之明天要穿的皇子云龙服寻出来放好,明天穆安之要早朝,故而他们也要起的比寻常要早些。

    “困了就先睡吧,这些事叫素霜她们忙就是。”穆安之看李玉华脸颊红红的,说她,“以后不准再吃这许多酒。”

    “我是高兴。”李玉华躺床上,闭着眼睛道,“这回给二哥二嫂一个大人情,我跟二嫂的关系也能缓和一下了。”

    “以往你们不好?”

    “那倒也没有。二嫂性子软和,可我先前不是急着出头么,没少抢她的风头,她虽不与我计较,心里也不会没有一点芥蒂。”李玉华张大嘴巴打个豪放的呵欠,巴嗒两下嘴,迷迷糊糊的道,“这也不能怪我,谁不想出头露脸啊。”

    接着就睡了过去。

    是啊,谁不想出头露脸呢?

    如他,哪怕对穆宣帝无父子之情,但,如若有一丝机会,他心底是不是依旧愿意试一试?

    试一试那个位子!

    .

    第二天一早,李玉华早早起床,厨下呈上皇子妃殿下昨天吩咐好的早餐,两碗热腾腾的鸡腿面,并六样小菜。

    这有讲究,李玉华指着六样小菜说,“六六大顺,今天是三哥你第一天上朝,我就祝三哥你凡事顺顺利利。”

    “好。”

    两人头对头的吃鸡腿面,李玉华十分迷信鸡腿面,因为据李玉华自己说,当年她就是靠鸡腿面做成一单大生意,从此发家致富,一鸣惊人。

    穆安之忍俊不禁,反正李玉华的讲究是极多的。用过早饭,李玉华与穆安之一起出门,俩人一辆车,穆安之上朝,李玉华去慈恩宫请安。李玉华叮嘱穆安之,“午膳我叫小凡给你送去,旁人送的可别乱接。”

    穆安之看她丁点儿大的人却是这样心细,含笑应一声,“知道了。你也别太劳累。”

    “对了,咱们府上的侍卫一直不大中用,你看是不是想个法子,请两个武师傅给他们训练训练。”

    这个真给穆安之提了醒,穆安之道,“我请燕师傅过来调理调理他们。”

    夫妻俩说着话到宫门口,穆安之就下去换乘王驾,李玉华隔窗看他上了车方放下窗帘,马车往后宫去了。

    只要有空李玉华都会来慈恩宫孝顺蓝太后,她屁.股沉,一坐就是一天,今天尤其如此,中午还央蓝太后的寿膳房多做一份午膳,打发小凡给穆安之送去。

    .

    穆安之降临刑部,刑部尚书专门提前安排好屋舍,打扫出房间安置这位在朝中广有名声的皇子殿下。穆安之能力且不提,就凭先前当面给裴相难堪、骂晕御史台御史的行径,等闲要面子的大佬都不肯轻易得罪他的。

    黎尚书亦是如此。

    穆安之却比想像中的好相处,他一无特殊嗜好,二无特别要求,只是令人将三足香几上的一炉龙涎香撤了下去。穆安之自幼生长于寺庙,平时用香亦多是温和隽永舒适淡雅的檀香。

    黎尚书很客气的说,“殿下要是瞅着哪里不合心意,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挺好,有劳黎尚书费心了。”穆安之见桌椅摆设都是新的,这不是刑部自己存来未用的,便是新到工部衙门要来的。

    穆安之坐下问,“近来在忙什么案子?”

    刑部案子自然不少,但案件大小不同,经手人也不一样,能被黎尚书关注的都是大案要案。黎尚书原还担心穆安之争储失败过来拉拢自己岂不为难,不料穆安之根本没半点套近乎的意思,直接就问案子。黎尚书暗暗松口气,道,“近来有一桩在室女争产案,还有南夷军粮案,扬州盐课案、十八载西北□□案……”

    穆安之不贪多,“就从在室女争产案开始吧,把卷宗拿过来。尚书大人只管去忙,有事咱们再商量。”

    黎尚书心中的讶然被多年官场历练掩住,他恭恭敬敬的应一声是,便退下安排了。黎尚书是官场老将,非但对官场门道一清二楚,心性玲珑更是世间少有。他说的几桩案子,不论南夷军粮案、扬州盐课案、抑或跨度长达十八载的西北边奸案,都比在室女争产案要更响亮,更受人关注。如果三殿下要出头露脸,自然要选大案要案,却不想选了最普通的在室女争产案。

    当然,这案子落到刑部,定也是普通里的不普通,只是较其他几案就显得平常了。

    三殿下却要从这桩案子入手……

    倘要养精蓄锐低调行事,前些天的慈恩会一案,三殿下可没有半点容情,那还事涉太后母族。彼时黎尚书就觉着,纵三殿下争储失败,可就他所知的慈恩会一案而言,这位殿下细致缜密、颇具才干。

    总之,穆安之的选择,却是让这位官场老将一时有些看不明白了。

    其实,是黎尚书想多了,穆安之之所以选这桩在室女争产案,完全是因为这是黎尚书提的第一桩案子,他就顺嘴选了这桩。

    什么养精蓄锐啥的,穆安之根本没放眼里,他现在只想踏踏实实的做些实事。

    斩新的卷宗被穆安之徐徐翻开,同时开启的还有穆安之在刑部的高光生涯。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