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玉玺记 五十八章

时间:2020-02-14作者:石头与水

    ,。  穆安之把结案折子递上去, 追缴回来的贪墨银两罚没银两也直接送到了蓝太后的慈恩宫。因为是慈恩会的官司, 既是追缴罚没所得,这些银两自当送到慈恩宫。

    穆安之把官司始没细说给蓝太后知晓, 蓝太后吩咐林嬷嬷去瞧着银两入库, 轻揉额角思忖道, “五十年前我尚且是少时, 以往旧人多已不在,要继续追查难上加难,现在暂且结案也好。只是, 便是贩卖人口, 我也从没听闻哪家的拐子一干五十年的,这事蹊跷。”

    “五十年前掌管慈恩会的应该是孝睿皇后, 我听闻孝睿皇后明察善断,当年曾整饬过慈恩会。”穆安之说。

    “是有此事,那是孝睿皇后刚刚接掌慈恩会,我年轻时偶听宫中老人说起过。”

    “是因什么整饬慈恩会, 祖母知道吗?”

    “左右不过是贪墨之事……”许多事,以往可能匆匆一过未曾多思,可回头想来却仿佛越发迷雾幢幢。若只是贪墨之事, 为何会在数年后传入尚是低阶妃嫔的蓝太后耳中呢。

    蓝太后看向穆安之的眼神便知祖孙二人想到一处去了, 蓝太后眉心微微蹙起两道细纹, “你去查一查慈恩会五十年前官员调谴罢免记录。凡发生之事, 必会留下痕迹,吏部那里都有官员生平的文书记录, 跟你父皇说一声,寻时间去查一查。现在别去,这一场案子不见得就打死了暗处的蛇,先放放再说。”

    穆安之肃容应是。

    “你父皇让你去刑部,好好干,我看你在刑名之事上颇具才干。”蓝太后慈爱的眼神中透出浓浓的欣慰,头发丝儿里都带着对穆安之的得意。

    “刑部无非就是复核地方大案,但凡案子,只要心底无私,查个真相还不容易。”穆安之有些别扭的避开蓝太后的目光,嗤一声说道。

    蓝太后愈发欣慰,拍着孙子的手道,“想来这便是你父皇让你去刑部的用意。你这样明白君父之心,便很好,果然大婚之后愈发稳重了。”

    慈恩会的案子结束,蓝太后留穆安之在宫里用午膳,还打发人到三皇子府把李玉华宣进宫来,一起用午膳。蓝太后笑,“以往你比阿慎来的勤,今儿个怎么没同他一道进宫?”

    “我这不是想着三哥有正经事同皇祖母回禀,我过来影响你们祖孙说私房话,就没来讨嫌。”李玉华提着裙子踏上玉阶,亲昵的坐在蓝太后身畔,“这些天三哥当差可用心了,皇祖母,他这差使

    “偏你这猴儿想的多。”蓝太后道,“听说不少宗室打发人递帖子,你们都没见。”

    李玉华点头,“是有许多帖子,三哥说都不认识,不用理。”

    蓝太后哭笑不得,与李玉华道,“也不要都不理,在帝都的宗室不少,倘有空见的,就见一见。你一个都不见,宗室得说你们夫妻傲倨了。”

    “这还多亏皇祖母指点我。”李玉华细致的剥开桔子,双手捧着送到蓝太后唇畔。

    穆宣帝过来时见小夫妻二人在蓝太后这里服侍,心中倒也熨帖,想着穆安之一向执拗不驯,在太后这里倒还也,没白枉太后疼他一场。

    李玉华见到穆宣帝连忙起身,伶伶俐俐的福一福身,高兴的喊一声,“儿媳给父皇请安,父皇安康!”声音清脆有如黄鹂鸟儿,虚扶着穆宣帝上坐,嘴里笑道,“三哥你不是一直念叨着要谢父皇,怎么父皇一来你就腼腆了。”

    “我没说过那话,你就甭替我脸上贴金了。”李玉华憋着心气儿要在穆宣帝面前给穆安之提气,穆安之自己把气泄了。

    李玉华气的直翻白眼,瞪穆安之一眼,找穆宣帝抱怨,“父皇你看三哥,心是一片好心,就是从来不会好好说话。他心可善了,一接手这案子就让我照顾着那些慈幼局、举子仓的那些孩子些,还亲自派了孙嬷嬷过去。给朝廷追银子时也特用心,还有人劝三哥,说这案子查到慈幼局这里便该适可而止了。”

    “一则掀起案子,把案子定下来,有犯人有交待,三哥在朝也有了能干的名声。二则,这案子要往里查,就得牵连到许多官员进去,这里头不乏有官途前程不错的,岂不得罪人?我也没见过官场的事,可三哥根本一句都没听,三哥说了,查就查个明白。旁人付出这许多,还不知在父皇跟前讨多少功劳,你看三哥,连句老话都不会讲,真叫人没法子。”

    穆安之似头倔驴,李玉华就如只巧嘴八哥儿,凭穆安之怎么噎人,她都有法子圆回来。接过内侍奉上的茶,李玉华亲自奉给穆宣帝,穆宣帝打趣,“要不怎么给安之定了你这么个懂事媳妇。”

    “这也是皇祖母、父皇的眼光,我跟三哥的缘分,也是我的福分。”李玉华很谦虚的弯起唇角弯弯,她两眼柔亮,神色中带了些恳求,“父皇,以后三哥在刑部当差,您可得多指点着他些。天下没有比您更有智慧的人了,您有时随便一句,就能让三哥少走许多弯路哪。”

    穆宣帝正心下感慨李玉华的乖巧懂事,就见穆安之一幅不以为然的模样,当下来气,“朕倒是想指点,也得可堪指点。”

    “看父皇说的,三哥跟您就似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李玉华歪头看父子二人一眼,掩唇笑道,“气鼓鼓的模样,一看就是嫡亲父子。”

    这一句,一下子把俩人都恶心住了。

    穆安之与穆宣帝看向彼此的视线在半空相撞,父子二人倒是难得心有灵犀一回,想的都是:

    我(朕)怎么会与这人(这小子)相像!

    .

    穆宣帝穆安之父子简直八字不合,中午用膳都是谁都不理会谁。不过,蓝太后也不担心,自从给穆安之娶了李玉华,穆安之简直是添一强援。

    穆安之一字没有,李玉华就是话痨本体,啥都说,府里的事也往外说。

    “皇祖母,二哥二嫂府上要摆安宅酒了,给您送请柬没?”

    “这事我听你二嫂说过,哪里还用专门送请柬,倒是你们的安宅酒摆在哪日?”

    “我们不敢跟二哥二嫂比,下个休沐就是我们府上的安宅酒。”李玉华给穆安之盛了一小碗泉水豆腐,“三哥亲笔写好请柬,到时我给皇祖母、父皇送过来,人到不到的,我们不敢强,到时礼可得到。”

    “真个促狭鬼。你这样说,我非得过去吃酒,也不白送礼给你。”

    “那可是我们的福。”李玉华道,“父皇,您奉皇祖母一起去吧,先到二哥府上,下个体沐去我们府,我再去请太子妃,要是太子也能去就更好了。咱家可有谁呢,就是咱们父子祖孙了,还有宫里的公主们,也认认门儿,以后这就是兄嫂家了。我们乡下地方,做父亲的给儿子盖宅子娶媳妇,仍是不放心,三不五时的就得去儿子家转一转,看一看,这颗为人父的心,且操不到头儿哪。”

    李玉华说话透着那么股子亲亲热热的人情味儿,穆宣帝还挺爱听她说话,尤其如今诸子渐长,因储位之争,穆安之与东宫失和,如今穆宣帝格外看重兄弟父子情分。

    就听李玉华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这也就是些乡下见识,对不对的,父皇您随便听听就是。其实我也知道父皇日理万机,有理不完的朝廷大事,不该拿我们这些小事打扰父皇。”

    “朕也是人,出宫热闹一日又何妨。”

    李玉华也只是试着登时喜的仿佛在过年一般,没等她把成串马屁拍出来,穆安之将一碟拆好的蟹黄蟹肉放到李玉华面前。

    穆宣帝不是没看到穆安之细致的剥蟹黄蟹肉,穆安之一向喜食螃蟹,如今正对节令,只是没想到吭哧吭哧的剥半日倒是给李玉华吃的。穆宣帝一向对穆安之有些不满的都忍不住升出一丝,养儿子不如养条狗的微妙感觉。更何况一向疼穆安之的蓝太后,诸皇孙中,蓝太后最疼穆安之,穆安之也没给她老人家剥过蟹黄蟹肉。

    李玉华何等机伶人,她面儿上一幅似羞似怯又有几分尴尬的说,“这硬壳子东西,听说叫螃蟹,打小儿也没见过,张牙舞爪长的怪吓人,吃起来又是刀又是锤。我先时还奇怪,先前在皇祖母这里吃蟹黄兜子,也没见有壳,才知道是要剥了壳吃。要是当旁人,我都不敢说我这辈子还是嫁给三哥才认识了螃蟹,皇祖母父皇是自家人,你们可别笑我,我看家里的账,这硬壳子货还挺贵。三哥也就是皇祖母父皇教导出来的,换个旁人,得笑话我没见过世面了。”

    “三哥待我这样好,我怎么能不好生服侍他,不掏心窝子的孝顺皇祖母和父皇呢。”

    李玉华这张嘴,便是穆宣帝也忍不住感慨:倘穆安之有李玉华一半的口才,这个儿子就很讨喜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