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玉玺记 四十三章

时间:2020-02-14作者:石头与水

    ,。  今日家中女眷重新进宫, 许箴傍晚回府后, 特意问了一句:

    “母亲今日进宫可顺遂,玉华在宫里可好?”

    许老太太刚想问儿子寒温的话停下来, “挺好的, 就像昨儿云雁说的, 深得慈恩宫喜欢, 三殿下待她也很好。我看,三殿下很肯听玉华的。”

    “那就好。”许箴自顾自端起茶水喝两口,见老娘欲言又止, 许箴问, “可是还有旁的事?”

    许老太太挥挥手指打发丫环下去,方同儿子道, “你媳妇心里怕有些不好。”

    “这话从何说起。”

    “玉华今天提起她娘,你媳妇一下子就厥过去了。”当时情景,简直难以描述。许老太太也不知要怎么说,关键李玉华没有一句不妥, 却有字字带有深意,她只把当时李玉华说的话复述给儿子知晓。

    许箴眉毛都没动一下,“她这话也没说错。”

    “是啊。”许老太太心里却无端有些落寞, “就是觉着她心里肯定对咱们有怨气。”

    “这是一定的。”许箴淡淡道, “我也没养过她, 接她到帝都的原因还是因为惠然, 谁也没料到她有这时运。要是她无能些,兴许还有用我之处, 对咱们客气些。她有这样的本事,难道还对咱们孝子贤孙不成?她可不是这样的人。”

    许老太太急忙道,“毕竟是咱家的骨肉,先时那事也是下人不妥,才委屈了她。”

    “这话娘你安慰安慰自己就成,要是真有心,下人就不会不妥。无非就是看她现在体面,您想要这么个显贵孙女,没想到人家不接你这茬。娘你没事吧?”

    “玉华待我还是不错的,用过午饭,特意让我们歇了个晌才出宫。”虽被儿子戳破心思,许老太太内心强悍仿佛铁石,并不很受影响,“出宫时还赏了一筐寒瓜一筐蜜瓜。中午酒席都是太后寿膳房准备的,太后还特意赏了好几样菜。我进宫请安赐宴这些年,还是头一回吃到可口饭菜。”

    “看娘你这话说的。”

    “真心话。往时宫中宴赐,也就摆个样子好看,味道是很平常的。不似如今,真是好庖厨。”许老太太岂止是想要这么个显贵孙女,她简直想的要命,许老太太寻思着,“日久见人心,以后日子长了,兴许玉华就好了。”

    “您老还是别做这梦了。她能对您客客气气的,就知足吧。”许箴起身,“我去留芳院看看。”

    “一会儿叫着你媳妇过来用饭。”

    “知道了。”

    许箴紫色官袍袖摆几下潇洒摇动,便出了许老太太的屋子。中秋将近,树木越发苍翠,空气中飘萦着草木花卉的冷香。留芳院中静寂无声,只有淡淡药香逸出,走到外间才见两个丫环守着药炉煎药,二人要行礼,许箴摆摆手,示意她二人继续煎药,听到许婉然愤愤的声音,“母亲你要气坏了,岂不正趁了那村姑的心!她越是不盼着您好,您越该好的不得了,到时看不把她气死!”

    接着是许拙的声音,“你这是什么混账话!怎么能说大姐姐是……你白读了书,竟是这样不懂事!”

    “什么话?实话!”

    许箴突然掀帘子进去,许婉然吓的脸色微变,许太太从榻上坐起身,许惠然给母亲披一件披风,许太太生的柔弱,这样虚虚披在肩头,倒有种弱不胜衣的柔美,“相公回来了。”

    孩子们都给父亲见礼,许箴让他们只管坐下。

    “怎么病了?”许箴取下官帽递给侍女,坐在榻旁道,“真是叫三皇子妃气的呀?”

    “你这是哪里的话,倒跟婉儿这小孩子家一样了。”许太太训斥小女儿,“以后不许胡说八道。”

    许婉然气的撅起小嘴,许箴摆摆手,“婉儿的话也不能说全错。”许婉然立刻得意起来,翘着下巴像只耀武扬威的花喜雀,许箴道,“但也不是说你对。”

    “父亲去过祖母那里,就知道我们今天多憋气了。”

    许箴好笑,问她,“那你说说,有多憋气吧。”

    许婉然就从李玉华怎么从挑剔她外祖母坐步辇开始,一直说到让她们跪着行礼的事,许婉然嘀咕,“以前到凤仪宫,姨母也没让我们行大礼。”

    许箴喝了半盅茶,顺手放在榻畔四方几上,看许婉然不说话了,许箴问,“说完了?”

    “嗯。这还不让人生气啊,我都气死了!”许婉然气鼓鼓的说。

    “我帮你分析一下,免得我闺女气死。”许箴说,许婉然笑,“父亲你别逗我。”

    “不是逗你。”许箴看向没心计的小女儿,视线转移到克制得体的大女儿,以及两个儿子、许陆氏身上,顿了顿,方开口,“第一,三皇子妃自始至终没有一句不恰当的话,也没有不恰当的举止,婉儿你说的,都是你自己的猜测。第二,她挑剔你外祖母做步辇也好,让你们行大礼也好,换成二皇子妃,你会这样生气吗?”

    许婉然,“她又不是二皇子妃?”

    “她跟二皇子妃也没什么不同啊。”许箴道,“二皇子妃跟你无亲无故,她问一句民爵夫人为何可在宫里乘步辇,可能并未有恶意。你们见到她行大礼,她免礼是她的恩典,她不免礼那是宫里的规矩,进宫就要守这样的规矩。”

    “你不满应该是觉着,她是你的长姐,皇后都给你的优待,她没有给你。还有,她小时候长在乡下,是个村姑,突然间做了皇子妃,竟然高你一头,这简直岂有此理,对不对?或者,她竟然不感激咱家,要是没咱家,她能做皇子妃么?等闲提及她的生母,你母亲面子上不好看,是不是?”

    许婉然没说话,许太太连忙道,“她一个小孩子家,如何会这样想。不是的。”

    “行了。这有什么不好说的。”许箴并没有要动怒的意思,他正色道,“我来说几件事吧。第一,我对她没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在我心里,你们比她更重要更亲近。第二,除了血缘,我很难理所当然的要求她将我视为父亲一样尊敬。你们也不必当她是长姐,她是皇子妃,那么,就应该以对皇子妃的礼节对她。第三,她做皇子妃,是皇室赐婚,跟我关系不大。至于村姑不村姑的话,婉儿,你说话要小心些,家里私下说还怕被不懂事的下仆传出,倘在外头这样随意乱说,叫三皇子妃知道,你可要小心了。”

    许婉然面上露出不服气的神色,许箴笑笑,“三皇子妃身份尊贵,她以前是什么人不要紧,要紧的是,她现在是什么人。嘉祥公主尚不能在她手里讨得便宜,你是臣女,她要是想羞辱你,有的是法子。”

    “相公,何必说这样外道的话,玉华明明是――”

    “明明是什么,明明是我的女儿。”许箴似笑非笑,“行了,心里清楚就行,咱家也就是个挂名的皇子妃的娘家,别在大面儿上出差错,剩下的,该怎么过日子就怎么过日子。”

    许拙突然起身,认真说道,“可大姐姐明明就是父亲的女儿,父亲怎么能在心里将子女分出不同,我们更重要更亲近,大姐姐就不重要不亲近了?父亲您以前未尽到责任,以后未偿不能弥补,怎么能这样绝情?”

    许箴望向长子犹是稚气的面庞,心中百味陈杂,如同一锅沸腾的浆汤,他的脸色却没有丝毫动容,依旧是俊雅端重的,“等你到我这样的年纪就知道,走过的岁月是无法回头的,许多事情错过后就永远错过了。我们没有办法捡拾起早已丢失的东西,唯一能做的就握紧现在拥有的。”

    “也许,大姐姐就在等你回头呢?”

    “三皇子妃不是这样的人。”

    她很小就生活在风雨里,她知道这人世间是怎么一回事,你无法明白搏击在风雨中的人会有何等样的心志,她岂是会空等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回头的人?

    她愿意因利益做出妥协,但,永远不要一相情愿的认为她唤你“父亲”,你便是她的亲人。

    失去的将永远失去,这便是背叛的代价!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