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玉玺记 三十六章

时间:2020-02-14作者:石头与水

    ,。  自从穆安之性情大变, 穆宣帝很久没有同穆安之这样平和的一道用膳了。

    以往父子两个动手时都有, 如今此时的安静怡然的气氛,便是穆宣帝都有一种久违的舒适感。尤其穆安之李玉华两个, 你给我布菜, 我给你递汤的默契, 连身后服侍的宫人都省了。

    穆宣帝瞥一眼俐落的剔去鱼刺再把鱼肉放到李玉华碗里的穆安之, 心说,老子也没得这小子如此服侍过一回!

    蓝太后固然乐得看小两口和睦,说句心里话, 她老人家年轻时由妃位至后位, 也曾与先帝恩爱,却也没被先帝如此体贴过。

    “阿慎就是这样体贴。”

    穆安之有些不好意思, “玉华妹妹家里吃鱼吃的少,她不大会挑刺。”

    李玉华说,“我老家一望千里都是原野,水很少, 就县城有一条河,也不是经常有水,得是夏天雨下多了才有水。我头一回吃鱼还是在州府吃的, 以前只在画本子上看到过。”

    穆宣帝道, “那你家该是以种麦为主。”

    “父皇一猜就中。”

    “冀州多是种麦为主, 你们老家百姓收成如何?”

    “这也不一定, 要是风调雨顺,收成便好些。倘是旱了涝了的, 就寻常了。不过我们县的县老爷好,倘是年景不好,朝廷都有减免税赋。也有一任不好的,那一年有些旱,平常都有减免的,偏那一年就没有,后来到府城去才晓得,原来朝廷有这恩泽,他不跟老百姓说,还要照常捐税,他只按减免后的往上交,剩下的他早跟粮贩子谈好去卖钱了。”

    穆安之问,“那后来怎么着了?”

    “后来当然是让知府大人晓得,多收缴的粮食全部退回,那位县太爷没几天就丢官弃职了。”

    蓝太后笑眯眯地,“可见还是好官多。”

    “是啊。其实朝廷很怜悯百姓,偶有官员私欲太重,不把父皇的恩泽告诉大家知道。”李玉华笑,“我也遇到过很多好官,我们在家里织布时,因我们的织机很新颖,与旁的织机不一样,织出的布也好。后来也有有权有势的想抢我们的织机技术。技术搁谁家的命根子,这要是叫人抢去,我们以后就没办法干了,也是官府帮忙,我们才保住织机。”

    “像我这样的女子,能靠织布养活自己,也只有清明盛世才行。”李玉华很认真的说。

    这话说的很实在,穆宣帝倒比在朝中听得多少天花乱坠的马屁都高兴。穆宣帝道,“每年清吏治,最终都是为了让百姓安居乐业。”

    李玉华神色尊敬郑重,“我来自民间,我敬父皇一杯。”双手举起酒杯,仰头就干了。

    穆安之震惊的看李玉华这飒爽的敬酒。

    穆宣帝端杯,也干了。

    李玉华蓝太后都是调节气氛的高手,这餐饭竟是吃的很不错。

    蓝太后有午睡的习惯,午膳后喝了几口茶,穆宣帝就辞过蓝太后回昭德殿了。穆安之李玉华回玉安殿,李玉华让穆安之先回去,她有些话想私下同穆宣帝说。

    穆宣帝未乘轿辇,李玉华错身半步,瞅一眼穆宣帝身边的内侍宫人,穆宣帝摆摆手,王内侍便脚步略缓,只是带着其他人远远缀在后头。

    李玉华说,“我是想跟父皇说一声凤仪宫请安的事,父皇您也知道,三哥心里总有些不自在,我们就不去了。我想劳父皇同皇后娘娘解释一声,别叫皇后娘娘误会。”

    “他一向性子乖僻,你有空到凤仪宫坐坐,皇后给你准备了不少东西。”

    李玉华抿抿唇,眼神清明,“倒不只是三哥不想去,其实我也不大想去。”

    “这是有何缘故,皇后一直记挂你。”穆宣帝脚步一顿,一双凤目看向李玉华。

    李玉华道,“我与三哥一见如故,这是我俩的缘分。我自小在老家长大,少时并不知还有父亲在世,直待被接到帝都,才晓得父亲这些年一直有打发下人把他一半的薪俸送回老家。后来查出,是刁奴作祟,贪没了银钱。这件事,其实我心里没有完全放下。如果父亲真把银钱放在眼里,不打发人送就是。现在查出是刁奴不好,这些年,是谁管家,十几年的纰漏,我心里真是放不开。”

    “还有一事,我没来帝都前,没人知道许家的长女在老家,都以为我二妹妹才是长女。我自老家来到帝都,听说被赐婚皇子。我就是最初不知缘故,后来也猜到一些。”

    一丝微风掠过,李玉华的裙摆微微摇动,她说,“许多事我不计较,并不是因为忘怀,是我不想在这些过去的事情上再费神思。大家都是爹生父母养,我娘去的早,也不能这样欺负我。”

    李玉华的眼中有隐隐泪光浮动,穆宣帝叹口气,继续向前走去。李玉华跟在穆宣帝身畔,穆宣帝说,“有时,家大业大人口多,难免会受些委屈。朕年轻时,也是事事较真,必要分个胜负争个对错,可有时候,许多事争到最后,伤的往往也是自家人。”

    “我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兴许年纪还轻,年轻气盛,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是转不过这个弯儿来。要让我去,那怎么不能去,我以前在老家讨生活,笑脸迎人的时候多了。对自家人跟对外人怎么一样呢?对自家人,我就是想长辈对我好,我也想真心孝敬长辈,可要是装出的恭顺模样,那样好吗?”

    穆宣帝眉毛轻蹙,问李玉华,“那以后就不来往了吗?”

    “像父皇说的,年轻人就是会较真,会争对错。我知道,父皇是想把自己的经验传给我们,想我们少走弯路。可不行啊,父皇什么都能代我们做,就是人生这一步步的道路,代替不得。待有朝一日,我们如父皇这般通达智慧时,往事或许可烟消云散。”

    “遇事还是要往宽处想,自古能成就大事之人,莫不心怀天下。”

    “是。”

    穆宣帝眉头舒展,笑了笑,“你说的事,朕知道了。玉华,有一句话叫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还有一句话叫,人算不如天算。你可想过,你或者就该嫁入皇家,皇子妃的身份,你比许家其他姑娘更合适。”

    将手一摆,示意李玉华不必再跟,穆宣帝踏着秋风走远。

    李玉华远远望见穆宣帝一行在宫道尽头拐弯,再不见踪影,肩头被人一拍,回头见是穆安之。穆安之道,“跟陛下说什么哪,嘀咕这许久。”

    “三哥你一直跟着我们啊。”

    “你刚进宫,怕你走丢。”

    穆安之把斗篷递给李玉华,李玉华系好斗篷,两人回玉安殿,李玉华说,“我同父皇说了咱们不去凤仪宫的事,请父皇代为跟皇后娘娘说一声。”

    “这有什么好提的,不去就是不去。”

    “不去也是有原因的,当然得说明白,不然叫父皇担心。”

    待到玉安殿,穆安之担心李玉华吃亏,细问一回,李玉华把说的话同穆安之大致说了,穆安之笑,“你倒是敢说。”

    “这原就是实话。”李玉华剥颗葡萄吃了。

    一时,王内侍送来许多给二位新人的赏赐,赏单足念了一盏茶的时间,待王内侍颁过赏赐,李玉华留他用茶,问他,“太子殿下和二殿下那里都是一样的赏赐么?”

    王内侍屁股刚挨绣凳边儿,闻言立刻躬着身子站起来,“太子太子妃那里多一双翠玉如意一对金猊镇纸,殿下娘娘这里与二殿下那里是一样的。”

    李玉华笑,“太子太子妃地位更尊贵,原应如此。有劳你跑这一趟。”

    王内侍忙说不敢,茶也没吃就要告辞,李玉华见王内侍颇有战战兢兢之态,便打发小易送他出去了。

    穆安之道,“不用问也知道太子那里最多的。”

    “你不与我说,我哪里知道。”李玉华拉着穆安之看赏赐,穆安之别开脸,以示不屑。李玉华兴致勃勃的自己看,那些闪闪发光的金玉之物,李玉华瞧着就喜欢,每样都拿在手里细细的赏鉴了一回才令宫人收了起来。

    穆安之实在受不了李玉华那两眼发亮的模样,私下说她,“看这财迷样儿。”

    “我就是财迷啊。”李玉华根本不觉财迷是件羞愧的事,她问穆安之,“父皇赏咱们的,一瞧就是好东西,值不少钱哪。”

    “宫里赏的东西又不能卖。”

    “这倒是,也不能送人。但自己留着也高兴啊。”李玉华知足常乐,心下却是想,同样是儿子,太子那里就多一双玉壁一对镇纸,要真是跟太子关系好还罢了,偏是对头。对头得意,心里真是不爽。

    待到傍晚,李玉华又拉着穆安之到蓝太后那里吃的晚饭。看着李玉华起身布菜,蓝太后笑的眼睛弯成一线,“坐下吧。”又说,“你们小两口刚成亲,愿意在自己殿里吃也是一样的。”

    “只要皇祖母不嫌我们絮烦,我跟三哥都想来皇祖母这里,咱们一起用膳,说说笑笑的,人多也热闹。”

    *

    凤仪宫。

    晚膳略动几筷,陆皇后便令撤了。

    宫人捧上香茶,陆皇后握在手中,轻轻的叹了口气。

    “大喜的日子,娘娘怎么叹起气来?”

    “听说今天一天三顿,三殿下和三皇子妃都是在慈恩宫用的膳?”

    “慈恩宫向来偏疼三殿下,未大婚时,待三皇子妃就很亲近了。”

    陆皇后垂下眼眸,愈发堵心,原以为不过是塞给三皇子个上不得台面的村姑,结果,倒是招来这么个会巴结的丫头!

    以往三殿下未大婚前何曾这么每天都往慈恩宫跑,无非就是蓝太后想起来叫他过去,他才过去。如今这一大亲就长慈恩宫似的,不必说也知受谁影响!

    真是失策!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