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玉玺记 引章六

时间:2020-02-14作者:石头与水

    ,。  一缕极青极细的袅袅清香自白玉透雕香炉中逸出,边儿上的牛油大蜡忽地啪的一声爆了一声烟花,原是极轻的响动,皆因这殿中静寂,倒显得极外真切。

    这一声爆响,倒似爆在陆皇后心头。

    陆皇后悚然一惊,再次不确定的问宫中内侍总管吕安,“陛下真的宣刑部尚书进宫了?”

    “慎刑司总管、刑部尚书都被宣至慈恩宫,听说重新勘验了孙六的尸身。”吕安恭恭敬敬的再一次回禀,陆皇后娇美温柔的容颜剧变,她顷刻便知事有不妙。

    不妙的并非是彻查孙六之事,而是,她发现自己陷入一个细密阴毒、百口莫辩的境地。吕安轻声建议,“娘娘,要不要请太子殿下过来。”

    “不。这件事半点都不要牵扯到太子身上。”陆皇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指腹轻轻揉按额角,“我实在太大意了。”

    大宫人梧桐轻柔的剪去爆开的烛花,有些不解,“不过一个水房奴才上吊的事,陛下焉何如此大动干戈?这么晚了,刑部尚书都宣进宫来。要说是慈恩宫娘娘执意要彻查,可也不必弄的前朝都知道吧?”

    梧桐的话倒是给陆皇后提了醒,陆皇后眼中一亮,终于有了应对之策。是啊,她虽是想就势推一把,因为机会太难得了,听闻中午在慈恩宫用膳,玉安殿那位是一身汤水回去的,偏偏晚上孙六就死了。若能将孙六之死扣玉安殿头上,玉安殿从此再难翻身,她便在傍晚陛下来凤仪宫时轻轻的推了一把。

    原想玉安殿一向不得陛下喜欢,玉安殿也无甚靠山,区区一个水房奴才之事,谁还会认真查去?只要陛下认为是玉安殿,玉安殿便是百口莫辩。陆皇后未料到,这件事会彻查,如今百口莫辩的成了凤仪宫。

    就是她,也成了别人蛛网上的算计!

    如果连孙六之死与彻查孙六之死连贯而看,便是陆皇后也不禁隐隐惊心,是谁有这样的心计?

    陆皇后眉心微拧,未待她思量出头绪,穆宣帝身边的王内侍过来,请皇后娘娘移驾慈恩宫。陆皇后请王内侍稍侯,带着梧桐去内室更衣。

    *

    夜幕降临,天色已有些晚了。一弯新月挂于夜空,亮如白昼的慈恩宫映的夜空星月都黯淡了三分。慈恩宫殿顶的琉璃彩凤已经模糊不清,偶有夜中流光掠过,可窥一二光影。

    陆皇后披一件朱红鹤氅,鬓间斜插一支大小适宜的金凤垂珠步摇,既不过分端庄,也不过分简单。只是这金凤步摇太过华丽,垂珠便是颗颗莲子大小的珍珠,赤金凤尾飞扬,更是耀眼奢华,对于陆皇后娇小细致、小家碧玉的相貌,其实不相宜。

    自小到大,穆安之不止一次听蓝太后明里暗里说过,“非后位端庄懿肃之貌。”,说的便是陆皇后相貌单薄,不似有后位之福。

    当然,这话怕是多出自蓝太后的私心,只是穆安之一向不喜凤仪宫,难免对蓝太后之言多有赞同。

    陆皇后步伐恭谨,身姿袅娜,而后跟随数位宫人,迤逦而来。陆皇后先向蓝太后、穆宣帝见礼,蓝太后摆摆手,宫人搬来锦凳放在穆宣帝宝榻一畔,陆皇后温柔坐下。

    慎刑司总管、刑部尚书等人向陆皇后见礼,自始至终,穆安之仿佛根本没有看到陆皇后一般,陆皇后倒是先同他说话,“三殿下也在。”

    穆安之的眼珠子方冷冷的瞥陆皇后一眼,没有说话。

    穆宣帝眉心微不可察的飞快的蹙了一下。

    蓝太后不耐烦道,“皇帝你问吧。凤仪宫是你心尖儿上的人,我与阿慎听一听还罢了。”

    穆宣帝对陆皇后道,“水房孙六死的蹊跷,你过来一起听一听。”

    “是。”陆皇后略略欠身,恭顺的应一声。

    “孙六到你宫里都说了哪些话,是如何说的?”穆宣帝直接问向陆皇后。

    陆皇后诧异的看向君王,似乎在说,臣妾不是同陛下说过了吗?穆宣帝眼神未变,陆皇后便重新恭顺的说了一遍,“臣妾也觉奇怪,今天下午水房总管到凤仪宫求见,臣妾原是令梧桐打发他说,有什么事只管到慈恩宫来。偏那奴才苦苦哀求,臣妾便见了他一面,他说副总管被玉安殿扣下,生死不知,他也十分惶恐。我细问他到底因何事而起,他说是给玉安殿送水送迟了。我说三殿下最肖陛下,素来宽仁,不至于此,让他过去嗑个头,给三殿下赔个礼,也就是了。宫里主子们多,这个早一点那个迟一些的,要都计较起来,哪还有个完,定是这奴才想多了。可他说水房副总管挨了打,我想兴许另有内情,不然,宫里都知道三殿下待人最厚,何曾发落过谁。就令慎刑司过去看看,倘是哪个奴才不谨,也不必三殿下费神,慎刑司赏罚分明,倒也省得有人说三殿下私下处置不妥。”

    听完陆皇后巧舌如簧的一篇话,穆安之冷笑,“真是多得皇后娘娘赞誉,不过,皇后娘娘却是想错了我穆安之,我从头到脚没有半点像陛下的,我也从不宽厚大度!谁得罪了我,我睚眦必报!我说怎么慎刑司副总管到我殿里去了,原来是你凤仪宫差谴的人!我的事,不劳你费心!皇祖母尚在,更不劳你这片好心!”

    陆皇后委屈黯然的垂下头,也只低低应一声,“三殿下既然这样说,我知道了。”

    蓝太后厌恶的瞥陆皇后一眼,穆宣帝则是瞪向穆安之,穆安之道,“陛下继续查吧!”

    穆宣帝收敛怒气,向慎刑司总管和刑部尚书示意,慎刑司总管先说,“今天下午奴才奉陛下令去内务司查问金银器一案,并不在宫里,奴才冒昧问一句,皇后娘娘什么时候打发人到慎刑司去的?”

    皇后娘娘身边内侍吕安上前回道,“是奴才到慎刑司传的话,大总管不在,奴才便告诉了张副总管。”

    张副总管额间一片冷汗涔涔,立刻回道,“皇后娘娘口谕,奴才到了玉安殿求见三殿下,三殿下未见奴才,奴才看水房李副总管和赵富孙贵只是皮肉伤,也未伤得多重,奴才就回慎刑司了。”

    慎刑司总管瞥张副总管一眼,你倒真是机灵,继续问案。其实这案子至此处已无甚可问之处,宫门侍卫与水房内侍都能证明孙六自凤仪宫出来便直接回了水房,然后就在自己屋里上吊自尽了。

    这就是一桩奴才自尽的事件,至于这奴才因何自尽,陆皇后见孙六时身边有宫人数人都可证明陆皇后清白,穆安之更是自始至终未曾见过孙六一面。

    可若这样结案,穆宣帝也知孙六死的蹊跷,他已经能感受到穆安之讥诮嘲讽的视线。其实,在穆安之直接怒吼让刑部进宫查案时,穆宣帝就知道,这事约摸是真的与穆安之无关。水房的确是得罪了穆安之,穆安之发作那副总管与送水的奴才,也就是打了几棍子出气,他两次传孙六过去,当然是很生气,孙六若是到玉安殿,少不得也要挨顿臭揍。甚至,穆安之暴怒之下,一棍子把人打死也有可能。

    可孙六并没有到玉安殿,孙六去的凤仪宫,自凤仪宫出去,回房就自尽了。

    穆安之一向与凤仪宫不睦,凤仪宫也从不多沾玉安殿的事,要说凤仪宫没有私心,穆宣帝不信。可话说回来,陆皇后若真有让孙六自尽的本事,陆皇后不会做的这样直接,自凤仪宫出来就回屋上吊,怎么看凤仪宫都会更加令人怀疑。

    何况,这件事穆宣帝会知道,还是陆皇后提了一嘴。

    穆宣帝摆摆手令慎刑司和刑部退下,穆宣帝道,“就到此为止吧。可见孙六的确是自尽,既是水房当差不谨,重新挑会服侍的奴才便是。”

    “现在说是自尽,不说是逼杀了。以后陛下最好也拿出证据再宣我来问话,别听风就是雨,听到什么贱人挑唆就说我逼死人!”穆安这才不管穆宣帝陆皇后是什么脸色,他只管说自己想说的,“以前东宫未立时,我也没逼死人的本事。昨天刚册东宫,我今天就逼死奴才了?宫里的风向一向变的快,快到这等样地步的,也叫我大开眼界!”

    “我把话说清楚,谁要是寻我不自在,我一定会让她更不自在!明天我但凡听到一句孙六之死与我相关的话,不管是前朝还是后宫,谁都别想痛快!”穆安之劈手一个茶盅便砸在陆皇后脚下,陆皇后吓的一声惊叫缩起裙摆,花容失色双眸紧闭的扑向穆宣帝!

    穆宣帝伸臂护住陆皇后,怒喝穆安之,“你大胆!”

    “不过砸个茶盅,又不是诬陷谁逼死人,算什么大胆。”穆安之眼中如同粹了火,冷笑一声讽刺道!他忽然有个好主意,“待陛下把陆氏女赐给东宫,我再往陆氏女脚下砸一个,到时最好边儿上坐的是旁的男人,看看姑侄相承是不是一脉下贱!”说完他颇觉解气,得意洋洋,大摇大摆,拂袖而去。

    陆皇后不知是气的还是吓的,面色惨白,浑身颤抖,牙齿都咬的咯哒咯哒作响。这穆安之是怎么回事,怎地忽然这样唐乖张起来!

    “好了,皇后先回去歇了吧。”温言温语的一句话就堵住了陆皇后心中准备好的千言万语。

    陆皇后一双会说话的剪水秋瞳楚楚可怜的望向穆宣帝,穆宣帝并未有旁的吩咐,陆皇后便柔顺的退下了。蓝太后直接打发陆皇后回宫,令宫内其他宫人退下,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穆宣帝,什么都没说。

    穆宣帝终于有些不自在,“不过是宣那孽障过来问一问,这样查一查,倒也明白。”

    “你别怪阿慎对皇后恼怒,要不是她多嘴,你不至于误会阿慎。阿慎何尝是这样的阴毒人,他要恼了谁,都是直接说出来的,就是要处置孙六,他把孙六叫到宫里打一顿,便是打死了,也就死了。退一步讲,他同我提一句,我能叫他吃亏?他何必要鬼鬼祟祟的逼孙六去死?”蓝太后叹口气,“皇帝啊,我知道你们夫妻情分好,大皇子和陆家也得你心意。可阿慎的话你想一想,是不是也在理?现在还是我管着后宫诸事,水房的孙六也是我提携的他,这宫里谁不知道我偏疼阿慎一些,就是看着慈恩宫也会待阿慎恭谨些。他即便得罪了阿慎,不来我这里讨情,反倒巴巴的往凤仪宫去,是因着什么?以往也没这样的事,偏生储位一定,立刻就有脏水污阿慎头上,这里头难道不可疑?”

    蓝太后意味深长道,“至亲至疏夫妻,你好好想想吧。”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