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一朝权妃 第十九章 报应

时间:2020-01-14作者:海芋拟

    里正一家全都冲了出来。纷纷紧跟着林溪小跑去田地。

    田地里冷风呼啸。一阵阵阴冷的风嗖嗖的穿过。拍打在李金凤母女的身上。

    就在这时,白笑突然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腿好像恢复了速度,没有刚才那么慢了。

    另一边,李金凤诧异的又试了几句,高兴的说道:“你好了?我也好了。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刚刚腿走的那么慢呢。”

    因为是夜间,两人本身就有点心虚,现在经李金凤又这么说。白笑害怕的捂住身子,不耐烦的晃了晃胳膊。

    “哎呀,娘亲你别说了,说的人家都害怕了,咱们还是快赶快做完事赶紧走。”

    经自己闺女提醒,李金凤加快了脚步前往林溪的田地。

    林溪在前带路,里正一家老小纷纷气愤愤的跟在后面,大约过了几分钟,村长一家刚到田地,里正媳妇立马锐利的从远处看见田野里鬼鬼祟祟的提着水桶,不知道在干什么,边走边心虚的四处探望。

    就在这时候,李金凤两母女突然停了下里,将水桶放下,林溪心里暗叫一声不妙。

    “里正叔叔,快,我们快走,她们母女正在往地里洒东西。”林溪紧急的慌忙开口赶了过去。

    里正媳妇明显也发现了异常,一大家长赶紧跟了过去。

    李金凤母女手里又各自拿了个水瓢往地里不断的洒去,心里不断的期待着地里麦子的变化,自己可是晓得,这个一洒就枯萎,想到此处李金凤不由得偷乐。

    林溪先一步赶了过去,瞅着李金凤的身影和自己所站的这片地,果然是自己家卖给村长的这块。

    李金凤和白笑却浑然不知高兴的在田地里洒来怕去,大有解气的感觉。

    “哈哈哈哈,没想到吧,竟然大白天欺负老娘,看老娘不把你们的麦子弄死。”

    “对对,娘说的对,我们让她们明年无粮食可收。”

    然而母女话刚说完,忽然听见一丝丝脚印声,没来得及多想,感觉有一阵风吹过。

    林溪看着现在已经被李金凤母女洒了一些,自己必须得阻止她们母女俩在做傻事。

    为了减少里正家田地损失,林溪敏捷的上前一把夺过白笑水瓢扔在地上,又到李金凤身前对准李金凤的屁股狠狠一踹,转身趁李金凤倒地前夺过水瓢。

    而里正家也急速的赶了过来,刚过来,里正一家都敏锐的闻道一股农药味,十分的刺鼻。

    就在这时,里正媳妇哎呀一声,一不小心滑倒在地,回过头里正赶紧搀扶着自己的媳妇起来。

    里正几人的到来,另李金凤母女有点猝不及防,连忙趁着众人扶村长媳妇的功夫想要悄悄离开。

    这片地平时都是由王样浇灌处理,不知怎么,王样突然闻着问题感觉特别的熟悉,猛然一样这不是村子里卖的最烈的除草剂吗,这可不能往麦子上打,这么一弄,自己家粮食明年收成可就损失大了,吓的王样坐在了地上。

    “想走,没门,还是乖乖的等村长的处置吧。”眼见要溜的母女俩,林溪立马挡在了两个人前方,防止她们母女两个离开。

    吓的呆坐在地上王样没想到李金凤母女这么狠毒,自己家又跟她们没什么仇,搞不懂的王样立马站了起来跑到李金凤的面前,伸手给了李金凤左右开弓两巴掌。

    因为王样的力道太大,李金凤身体不受控制的直接倒在了地上,王样也想知道为什么李金凤这么狠毒。

    当即王样又从地上拽起李金凤,手紧紧抓着李金凤的衣袖大声的质问道:“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孩我们,你知不知道你往田地里洒的啥,那可是强烈的农药呀,这样下去我们幸幸苦苦种的粮食就没了呀,你怎么可以这么歹毒?”

    被王样抓着衣袖的李金凤此时也是害怕,全身拼命颤抖的看向王样,说话结结巴巴的。

    “啥,你说啥,这不是林溪家的地吗,跟,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现在看着狼狈的样子,又想到昨天在自家门前是多么的威风,真是不同的,林溪嘲讽的嘴角撇了撇,看来真是有权好呀,哪怕是村长小小村官,不也是让李金凤害怕的瑟瑟发抖。

    “呵呵,跟我们有什么关系?那我现在就让你清醒清醒,到底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冷冷的王样二话不说,又是左右开弓两个巴掌,打的李金凤脑中直骂小星星。

    里正媳妇名是开氏也知道现在说什么,这田地的麦子是坏了,而且已经过了播种的日期,这对于一向靠庄稼活的庄稼人来说是绝对忍受不了的,听着自己儿子打的啪啪掌声,开氏也发了疯的走到蹲在地上完好无损的白笑旁边。

    又想到白笑也是其中人之一,忍不住的上前嚎着白笑的头发,长长的指甲对着白笑的身上脸上挠了过去。

    “你个小贱人,果然跟你那下贱的娘一样,看老娘今天不挠死你。”边骂着不解气的开氏又叫踹了过去。

    相对于一个常年耕作的人来说,白笑就算想反抗根本就反抗不了,只是一位的捂住自己宝贵的脸蛋。

    现在场中王样,王样媳妇齐齐的狠揍李金凤,而白笑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被里正媳妇开氏下死手的揍。

    饶有兴趣观看的林溪倒是希望这一刻永远也不要停。

    瞧瞧,这是多么好的一场戏,只是可惜要来点瓜子就更好了。

    里正心里也是十分的烦闷,不过作为里正也是很要面子的人。

    见此立马烦躁的甩了甩自己的衣袖,没好气的阻止道:“好了,好了,现在重要的是统计田地的损失,今天先把她们母女两个带走关在祠堂。明天在处置。”

    听着里正的话,开氏和一大家子立马将李金凤和白笑齐齐绑住,又将地上的两个还未撒完的水桶掂了回去。

    临走前,里正顺便感谢了下林溪。

    林溪在后面看着李金凤和白笑被绑回去,心里也不免担忧,幸运的是今天被发现了,可怕的是就怕李金凤母女还会在用这一招,到时候遭殃的可就是她们的田了,她得想个办法阻止李金凤今天的行为。

    站在原地思索了几秒,想了想,还是先把山里的金银花移植回来再说吧,经这么折腾,天都快亮了,要是在晚些怕被起早的村里人发现。

    林溪从地里走出,前往村里的大山,到达大山后,林溪抬头望向四周,明显可以很清楚的看清山里的容貌,而因为晚上有月光的照耀,让这大山里显的跟白天一样。

    顺着自己留下的痕迹,林溪很快找到了那几珠未被糟蹋的金银花,手从篮子里拿出一把小铲子,轻轻的用力挖着金银花的根部,顺便留了些土在金银花上。

    金银花本来没有几珠,很快林溪的篮子被金银花装满,待装满后,林溪起身挎着篮子回家,路上嘲讽的看向篮子,没错现在林溪使用的篮子正还是白笑那个,这用仇人的东西是不是很讽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