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一朝权妃 第五章 承诺

时间:2020-01-14作者:海芋拟

    望着冬雨脸上的笑容,皇帝厌恶的将自己的神情掩饰,用极其温柔的话说道:“当然是真的了,只要你在林溪面前忏悔自己的罪过,朕也会信守自己的承诺的。”

    听着皇帝尽量温柔的话语,哪怕是僵硬的笑这也是冬雨未曾见到的,心里不禁更加的恨林溪夺走了皇上对她的爱,也后悔自己没有做错决定。

    皇帝看着冬雨一直未曾回答,也知道自己说的话难免会让人不信,但是为了林溪哪怕牺牲自己的一切都是可以的,心里也犹豫着要不要在加大筹码,就这么沉默的站在冬雨的面前低着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冬雨虽然不知道皇上在想什么,但她知道这可能是她唯一的机会,他不想在回到那个肮脏的牢房,她想要回到以前人上人的地位,享受着以前带给她的荣耀,于是毫不犹豫的直接答应了皇帝的请求。

    皇帝见冬雨答应,满意的点了点头。“嗯,既然你答应了,如此,给你半个时辰整理时间,半个时辰后我会派人叫你过来,你记得念出你亲自写下的忏悔书。”

    “臣妾明白,臣妾这就先行告退。”说完冬雨临走前又看了皇帝一眼。

    皇帝嫌弃的转过身子走向林溪的床前,手里拿着的皆是自己当初赠予林溪的物件,回想起自己以前与林溪的种种,自己的胸口不禁又痛了起来,大声的痛哭。

    “呜呜呜呜,是朕错了,朕的溪儿,你回来好不好,朕知道错了,这一切都是朕的错,错在朕不该轻信她人,错在自己不分青红皂白,擅作主张,朕属实不该呀,朕……!”边说手不断用力的锤自己的胸口,心中的后悔与悔恨不言而语,一股脑的借着此时的痛苦宣泄了出来。

    可是皇帝也明白,无论自己再怎么叫唤,曾经美丽漂亮,温婉贤淑的溪儿也回不来了,而之所以造成今天这样的后果,完全就是自己咎由自取,哪怕后悔又有何用。

    “唔……”顿时从皇帝的嘴里传来一股血腥味,紧接着一股新鲜的血液直接从皇帝的嘴里忍不住的吐了出来。

    话说宰相怒气冲冲的赶到昭云殿,想找个说法,一进来变见皇帝虚弱的躺在地上,衣襟上沾满了鲜血,惊恐的立马飞奔上前扶着皇上,紧张对着外面的人大喊。“快,快来人呀,皇上受伤了,速速传太医呀。”

    这一刻皇帝躺在宰相的怀里却是平静的很,在不知不觉中逐渐昏迷了过去。

    永寿宫,太后得到皇帝吐血的消息,急急忙忙的赶到皇帝寝宫去问候皇帝的情况。

    此时太医正坐在床边认真的为皇帝号脉,号了许久,太医什么也没说,只长长的哀叹了一声。

    此一慕恰好被敢来的太后看到,心里更加的不安,焦急的直接朝着走了过来。“太医,现在皇帝到底什么情况”

    听着太后的声音,李尚立马回过神来给太后行礼:“微臣参见”

    话还未说完立马被太后给制止,焦急的望着病床上的皇上询问道:“太医速速免礼,你直说皇帝现在什么情况。”

    “启禀太后娘娘,皇上并无大碍,只是一时心胸气结导致,刚刚那口血是气急攻心导致,一会便自会醒来的。”

    听着御医这话,太后悬挂的心便平静了下来,又好生的嘱咐御医用药给皇帝治病。

    此时的冬雨害怕的坐在昭云殿偏殿,左等右等,眼睛一刻也不停的望着门口,生怕皇帝反悔,可是等了一会儿又一会,却不见有人过来,冬雨害怕极了,害怕自己再次回到牢中,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宫女带着仇恨的目光走进偏殿看向了正在坐着的冬雨,冬雨一眼便认出是曾经侍候过林溪的贴身宫女,一时也不安了起来。

    宫女大着胆子走到了冬雨的面前,又缓缓的从衣袖里掏出自己佩戴的匕首狠狠的朝着冬雨胸口刺了过去。

    眼见匕首接近自己,冬雨拼命的闪躲在一旁手颤颤巍巍的指向宫女:“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要你的命呀。”宫女凶狠的瞪着冬雨再次拿着匕首走了过来。

    冬雨拼命的躲闪,慌张的跑向偏殿门口大声的嘶喊求救。“来人呀,救命呀,杀人了……”

    终于有一个侍卫听到了风声跑了过来。

    宫女见状赶紧快速的收起自己的匕首,面带微笑走到冬雨的面前主动牵起冬雨的手,笑呵呵的看向侍卫。

    “额,没什么,这是我们娘娘生前最好的姐妹,我来看看她。”边说着匕首的刀尖对准冬雨的背后。

    冬雨害怕的掩饰住自己慌张的神情,对着侍卫也笑着点了点头。“额,是呀是呀,她的确是来看看我。”

    这一幕在侍卫的眼中看着极为的别扭,不过没事就行了,自己的职责只不过就是保护后宫众人的安全。

    等侍卫一走,宫女立马生气的甩袖走了出去。

    半夜皇帝醒了过来,叫人把纸墨备好,拿起一旁自己早已经准备好的空白圣旨,仿佛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拿起毛笔将内容写好后拿起一旁的章印朝着圣旨盖了过去。

    晾了一会儿圣旨,等上面的字迹已干,才缓缓的将圣旨收了起来放在一旁。

    回想起自己的一生,又是不禁的感叹,做了十几年的皇帝没想到自己最后竟然落得如此下场,又想着冬雨的事情,嘴角露出来诡异的笑容。

    是的,自己是承诺了冬雨为妃,但是有时候活着是好,但是生不如死的滋味岂不是更好。

    就这么皇帝思考了一夜以后的事情,该处理的朝政,处理完后放在了一旁,手轻轻的抚摸了一卷又一卷的奏折,貌似之前觉得冰凉的奏折此刻也没有什么感觉了。

    许是累了吧,皇帝手里又拿起了林溪生前的东西又是喃喃自语。

    “溪儿,你等着朕,朕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单寂寞的,只是希望到时候,我们相见的时候,你不要怪我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