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最强弃女攻略 第十六章 可怜给个傻子嫁

时间:2020-01-17作者:百舸争流

    过完年已经八天了,这天媛子问阿桂什么时候可以回镇上帮张婶了,这年都过完了,张婶那边应该又忙活起来了,她不去的话,张婶一个人怕忙不过来。

    阿桂则告诉媛子暂时不用去了,然后顿了一下,又告诉媛子过两天就可以去镇上了。媛子有些奇怪什么意思,却被阿桂说要出去一趟推脱开。

    什么意思,无非是媛子再也不用去张婶那里帮忙了,什么意思,无非是过两天就嫁到镇上了。

    只是阿桂不想和媛子说这些,不想提起媛子要嫁的那个人,至少不是今天,至少不要是自己,他张不了这个口啊。而且阿桂确实有事,他还得通知一下家中的亲朋好友,说是亲朋好友,其实也没多少人,而且也不经常走动,不过还是得说一声的,得有礼。

    阿桂妻子看到了刚刚的那一幕,决定还是自己来当这个恶人吧。

    她把媛子叫过来说道:“媛子,又过了一年了,都成了十五岁的大姑娘了啊”

    媛子现在对岁数特别敏感,因为张婶之前就提过这个事,她想,应该是阿娘要和她说嫁人的事吧。

    她有些拘谨,好奇怪,她竟然在一个和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人面前拘谨起来。

    “嗯,十五岁了”

    “好孩子,十五岁已经不小了。对了,你听说有人来咱们家提亲的事了吧”

    媛子心想,果然是这件事。在确定了阿娘的心思之后,媛子的拘谨反而好些了,只是从拘谨变成了娇羞,毕竟嫁人这种事还是挺不好意思的,尤其自己还是主角的时候就更是了。

    她轻声说道:“嗯,张婶跟过说过这事”

    “哦,这样啊,那张婶有没有跟你说过是谁家提的亲了?”阿桂妻子又问道。

    “这个倒是没有”媛子来了兴趣,这是她目前最关心的一个,因为媛子想象了很多遍自己要嫁的人是个什么样子,可是脑子里就是模模糊糊的一片,只是觉得应该是个很俊很俊的少年郎才对。

    “哦,这样啊,我跟你讲啊,来提亲的是张家,他们想让你嫁给他们的大公子,而且聘礼我们都收了,后天就来迎亲了”

    “啊!”媛子她阿娘这平淡语气中的劲爆消息给惊讶到了。张家大公子?后天就来迎亲?不会啊,那就是说自己就剩下两天时间就要成了这个张家大公子的新娘子了?

    自己虽然说是对结婚这种事有些向往,可是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这么早就轮到自己啊。自己虽然知道已经收了别人家的聘礼,可是自己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再有两天就要嫁人了啊。

    难怪自己这次回来周围的大人们都一副怪怪的样子,难怪爹爹说暂时不用去了又说自己过两天就可以去镇上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马上就要嫁人 了。

    “那你们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

    媛子有些生气的对着她阿娘说道,怎么这么大的事就把自己一个人埋在鼓里,直到现在才告诉自己,太过分了。

    这一刻媛子忘了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自己名义上的母亲,这一刻媛子忘了自己眼前这个女人自己曾今还有些害怕,这一刻媛子才发现自己竟然对自己的事情一无所知,包括终身大事,这一刻,媛子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可是这就够了吗?还有更重要更大的消息憋在阿桂妻子的心口,没能吐出。

    别人所怜悯的,正是自己苦苦追求的,而这个别人有朝一日却成为自己最亲近的人,这是何等的讽刺。

    而这还都是因为爱。爱啊,人为什么会拥有这样复杂的感情呐,果然人都是,难搞哦。

    “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嘛”阿桂妻子言不由衷的说道。她还记得阿桂的叮嘱,真相往往都太残酷,有时候它需要一些善意的谎言来润色一下,这样不会太伤人。

    这样的真相其实也还可以接受,就是对一些人不太公平,可是公平就一定好吗?

    让她公平的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命运就会开心?自己瞒着她即将面临的命运就会好受?不是的,他们其实和媛子一样不好过,尤其是阿桂,强颜欢笑,假装快乐。

    要怪就怪命运本身吧,这,与谎言无无关。

    “那你们也应该早点告诉我啊”媛子哭笑不得的说道,她是真的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为了给自己一个惊喜,就瞒着自己的终身大事,虽说这种事全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是一声不吭真的好嘛?这是嫁人,不是嫁个东西哎。

    阿桂妻子看到这样的媛子反而有些释然了,她知道媛子这是想开了,嗯,想到这里就行了,可以了,难得糊涂,糊涂一点好。

    这两日,媛子和宝儿,和爹娘陪伴的时间更多了。倒不是说之前就不陪伴了,只是这两日媛子过分的陪伴这家中的这些人而已。

    她整日跟在宝儿身边,甚至宝儿上厕所的时候她也不想放过,只是在宝儿十分强烈的恳求下她才放宝儿一马,其余吃饭,玩,睡觉啥的都形影不离。

    她还整天粘着阿桂和阿桂妻子,刻意增加自己在他们眼前出现的频率,而且都是‘强迫’着宝儿一起去的。毕竟阿桂和阿桂妻子不像宝儿可以‘强迫’,就只能选择相对被动的方式了。

    除了这些,媛子还‘强迫’宝儿跟着她去村子里转了好些圈,跟着她仔细看看这陪伴了她多年的一草一木。

    桂宝觉得自己有这样的姐姐根本不值得小东羡慕,这几圈下来走的宝儿腿都细了些,可是他却没有真的就罢工了。因为他朦朦胧胧的感觉到这不仅是姐姐和她的最后童年记忆,这也可能是他和姐姐最后的童年相处时光。

    这种感觉很模糊,但在很早之前就有了,从那些陌生人第一次提着东西来他们家的时候就有了,从他看到她阿娘看那些东西时候眼里发出的光的时候就有了,从她阿娘之后看他的那种莫名的眼神里就有了。

    只是他还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只是他还不知道该和谁说出自己的感觉。毕竟,很少有人把小孩的话当真,也很少有人把小孩子的感觉当回事。

    两天忽的一下就过去了。媛子甚至觉得时光老人等不及要让她离开,所以还特地加快了时间的脚步,这让媛子很生气,自己还没待够呐,就等不及要我走?!

    屋内,阿桂妻子正在给媛子打扮,屋外,一片热闹,只是阿桂却独独钟爱手中的烟枪,吧嗒吧嗒的大口抽着,宛若云上人。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有头又有尾,此生共富贵。”

    阿桂妻子边给媛子梳头,边嘴里说着这些,好像说了就会成为真的一样。

    媛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明明有好多话要说,但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任凭她阿娘摆弄着她的头发,整理着她鲜红的新妆。

    媛子看着铜镜中自己的模样,心里不禁有些异样的感觉。原来自己打扮成新娘子是这个样子啊,原来这就是当新娘子的感觉啊,原来新娘子要准备这么多事情啊,原来当新娘子真的很好看啊。

    新娘子来,坐花轿儿,搭大棚来,贴喜字儿,擦红粉来,戴耳坠儿、又撒枣来,又铺盖儿,送入洞房,一个妞来、一个小儿。

    不知为何媛子想起来小时候看别人结婚时候小孩子说的歌谣,想着想着就不禁落下了泪儿。

    阿桂妻子看着媛子突然就掉眼泪了,她安慰道:“孩子,别哭,不然这好好的妆就被你哭成花了,到时候成了个大花脸再把新姑爷给吓一跳”

    媛子听了,忍不住噗嗤笑了一下,打趣道:“把他吓得魂不守舍才好,谁让他不问问就要娶我,真是不知道礼貌”

    阿桂妻子听了,心里一惊,连忙说道:“傻孩子,说什么胡话,结婚这种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就不要想太多了”

    媛子有些奇怪,怎么阿娘这话听起来好像有些着急又好像有一些怪罪的样子,于是她只好悻悻道:“好了,我知道了”

    “嗯,这才对嘛,好了,我继续给你弄吧,你把这红纸拿嘴抿一下”

    说着就递给媛子一张红纸,媛子刚打算要抿,就有一个人突然闯了进来。媛子一惊,回过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爹爹,可是他这时候来干啥呀。

    阿桂妻子看着阿桂说道:“你怎么进来了,我还没弄好了”

    “不用弄了”

    阿桂妻子看着自己丈夫,难道?难道是这个时候,难道他要把那件事在这个节骨眼说出来,难道,他有反悔了,不在意自己和宝儿的名声了?

    她有些担心,然后这担心马上就成真了。

    阿桂看着自己妻子,点了点头,道:“她娘,抱歉,我做不到”

    阿桂妻子想要阻止阿桂的疯狂,可是阿桂立马就把话说了出来:“媛子,你走吧,走的远远地,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走?往哪走,为什么要走,自己不是应该嫁人去吗?

    阿桂看着没有反应的女儿,焦急的说道:“难道你真的想嫁给一个傻子过一辈子?”

    傻子?爹爹口中的这个傻子是自己要嫁的那个人?自己心中的所谓的翩翩少年郎是个傻子?

    她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重重的敲击在她的心口,让她很痛,痛彻心扉的痛。

    果然,人真的,难搞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