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最强弃女攻略 第十五章 时光最是不流长

时间:2020-01-16作者:百舸争流

    过年是一件喜庆的,哪怕过完年后又得面临一些糟心事,可是过年这个时候绝对不可以想这些,因为不合适,因为不能因为将来的糟心事而让现在也糟心,哪怕这喜庆只是假装,也要为了周围的人假装快乐。

    这就是大人,这就是阿桂,在他心里家是最大的,他心中的家的最看重的是人,每个人平平安安幸福快乐就是他最大的期望。这和阿桂妻子心中的家又不太一样,阿桂妻子心中的家是她和阿桂的结晶,是宝儿,是宝儿需要的柴米油盐。

    这很奇怪,但却说不出不对。男人和女人不同的的思考方式决定了他们不同的价值取量,男人和女人不同时期的不同感触决定了他们不同的价值取量,这无关对错,只是有些不一样。

    爱的不一样,爱的表达方式不一样。

    阿桂妻子把屋子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换上了新的窗纸,贴上了喜庆的窗花,整个屋子瞬间感觉不一样了,亮堂了许多。她还用送来的绸子给家里的每个人都做了件新衣裳,除了她自己的没有做。不过她还是很高兴的,看着家里人都能穿上新衣裳,就感觉自己也像穿上新衣裳似的。

    倒不是张府送来的绸子不够用,而是她舍不得,她要留着以后再做几件新衣裳,最好是宝儿每一天都可以有新衣裳穿,这样她就满足了。至于自己,等明年的时候再看吧,实在喜欢的话做一件就好了,都一样,反正穿上也只是家里人看而已。

    阿桂则是把过年要用的柴火劈了一大堆,这样过年的时候就不用在担心柴火了。而且他还准备过年的时候宰一头羊,虽然他知道要是宰了这羊就再也退不了聘礼了,可是难道不宰就能退?

    他有些犹豫,羊是媛子用幸福换来的,不可以随便就用了,可是如果不宰的话,媛子都吃不上一口用自己幸福换来的东西,这有些说不过去。纠结半天,他还是决定宰了吧,至少要让媛子走之前吃几顿好的,至少现在要让媛子幸福啊。

    阿桂还给宝儿和媛子买了些小玩意,于是还没过年,媛子和宝儿就玩的不亦乐乎,也许是许久没见到姐姐了,也许是这些小玩意真的很好玩,反正宝儿玩的很开心,他看到姐姐也玩的很开心,自己就更开心了些。

    姐姐果然还是自己的姐姐,虽然走了一段时间,虽然走得时候没和自己说,可自己果然讨厌不起来呀。尤其是和小东提起姐姐的时候,小东就一脸的羡慕嫉妒,羡慕自己有个姐姐,羡慕自己姐姐还长得很漂亮。

    果然,漂亮是一件很长脸的事呀,尤其这个漂亮的人还是自己的亲姐姐,倍有面儿。

    媛子倒是不清楚小宝儿的这么多弯弯,她只是觉得和宝儿在一起很轻松,什么都不用想,又什么都可以想。她觉得小孩子就应该这样,天真无邪,快快乐乐的。只是现在的她却感觉自己离天真无邪好像有了些距离,也许是因为自己在镇上干了半年活的缘故,也许是自己长大了的缘故。

    而且她总感觉自己这趟回来之后家里有些怪异。首先是自己回来的怪异,莫名其妙的就突然回来,就跟走的时候一样突然。然后是走的时候张婶那些怪异的话,接着是回来之后家里爹娘的眼神怪异。爹娘的总是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看自己,等自己看她们的时候吧,他们又迅速的转移开目光。

    阿娘还好,只发现几次,就是爹爹这个人吧,用张婶的话来说就是连装也不会装。自以为高明的转移视线,自以为不漏痕迹的表现为恰好看到自己的样子。其实是显得笨拙无比,好几次自己都想笑,可是还是忍了下来,总得给爹爹留点面子吧,不然他的会很尴尬的吧。

    哎,想到这媛子就是一阵无语,原来长大真的不是很好呀,连爹爹的演技都看穿了。小时候总以为爹爹是最无敌的存在,现在嘛,虽然依旧无敌,可那只剩下在宝儿心中的无敌了,自己心中的无敌爹地好像演技有点瑕疵哈。

    至于关于自己要嫁人,嫁给谁这件事回来之后爹娘出其一致的谁都没有提起过,只是她知道自己要嫁人这件事八成是定了下来,而且还可能不会很久。

    因为她发现家里比走之前多了很多东西,而且还有不少东西是她听都没听过的,这应该是别人给了的吧。不过看别人家即然肯给自己家这么多东西,应该也是很在乎自己的吧。

    就是不知道自己要嫁的那个人是谁了,长得俊不俊,是不是和自己一样大,要是一样大的话也太着急了吧。他才十四岁就要娶媳妇,额,就算过几天就十五了,比那也比爹爹早太多了吧。

    阿娘说他嫁给爹爹的时候爹爹才多少岁来着,二十几岁了吧,哎,果然像爹爹这样的好男儿都被阿娘这样的好女子挑走了,自己只能挑第二好男儿了,也不对,自己压根就没挑来着。好吧,默认他为第二好男儿了,虽然我现在还不认识那个他。

    想到这里媛子有些脸红,她偷偷的看了宝儿,还好还好,他在玩自己的,没注意自己,不然的话可就有些尴尬了。至于爹娘,自己是背对着他们的,应该看不到吧,媛子有些不确定,但不敢回头看,万一爹爹正巧刚好看到自己咋办,自己会忍不住笑的。

    媛子感觉自己回来还没过多久,就要过年了,果然,闲下了的日子过得可真是快。闲下来也不禁会瞎想,她在想起张婶,不知道张婶过年的时候吃什么,不知道张婶过年的时候和谁一起过,也不知道张婶的老毛病有没有再犯,说实话,她还蛮想念张婶的。

    不过现在可不是瞎想的时候,再瞎想的话饺子都被宝儿一个人吃光了,这可是羊肉馅的饺子里,光闻着味就让人感觉食欲大增。爹爹过年的时候宰了一头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羊,然后卖了大部分的肉,还剩下不少,于是就有了现在的羊肉饺子。

    宝儿边吃边说:“姐姐,快吃,再不吃就没了”

    媛子笑笑,反而不着急了,道:“没事,宝儿先吃,吃多长高高”

    阿桂看到这姐弟心里很高兴,比自己吃饺子都高兴。

    阿桂妻子则不太在意这些,但她还是对媛子关心宝儿的举动很满意,她说道:“你们一起吃,还有了,我这就下去,今年过年饺子管够,放开了吃”

    “好耶,阿娘万岁”宝儿开心的叫着。

    媛子则是笑着点点头,然后拿起筷子夹了一个,沾上阿娘调的酱汁,放到嘴里轻轻一咬,滋滋的馅汁就开始往嘴里冒,然后一口咬下去,半个饺子就到了嘴里,肉香四溢,唇齿留香。

    这滋味,绝了。三个字,美得冒泡。

    阿桂看着媛子,心中百感交集,闺女,多吃些,再多吃些。

    去了外面也要这样吃啊,这样多吃,吃多了,不想家,吃多了,不觉得苦。

    过年是很开心的是,可以吃好的,穿好的,玩好的,至少对于媛子和宝儿是这样觉得的,他们希望这年味能再久一点,年过的能慢一点。

    过完年的阿桂和妻子明显也是这样的想法,他们也希望这年可以过的慢一些,再慢一些。每一日,阿桂都是数着时间过得,他恨不得把一天当做两天用,恨不得可以给媛子更多的爱和关心。可是无论他们心中怎么祈求,日子还是一天天的在溜走,转眼间,过完年已经七日了。

    入夜后的阿桂虽然已经躺在床上了,可是他却一直辗转反侧睡不着觉。阿桂妻子有些担心,于是问道:“怎么了,还在担心媛子的事?”

    阿桂本来是没心思说这件事的,甚至提都不想提,他以为要是不提的话说不定反而好过一点。可是妻子既然说了,那他也不介意一吐心扉。

    “嗯,就剩三天了,其实也没有那么久,最少明天我们就不得不去通知一下亲朋好友了,不然真要到了娶亲的那天反而来不及”

    阿桂妻子心中了然,果然,能让阿桂如此反常的也就只剩这件事了。

    “嗯,确实是。”

    阿桂妻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那,你有没有想好要不要告诉媛子真相了”

    “真相?真相往往是残酷的。而且就算是知道了真相,那又能有什么改变了,这就是她的命啊,要不嫁给张家傻子,要不背负出尔反尔的骂名,以后再也无人敢娶她”

    阿桂无比悲伤的说出这样的结论。要是有可能,他当初一定不会让媛子去镇上,要是有可能他当初就待在家里,等着那个害人的大管事上门然后言辞凿凿的拒绝掉,要是有可能......

    可是这一切都不可能了,而且他们一旦悔婚,自己,妻子,宝儿也都将背负出尔反尔不守信誉的标签,被别人背地里指指点点,自己可以不去管,可是宝儿咋办,他还那么小。

    男人一旦悲伤,往往被女子更悲伤,更悲伤的长久,更悲伤的入骨。

    阿桂妻子没有在说什么,毕竟阿桂说的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长痛不如短痛,就让媛子的痛来的再晚一些,再迟来些吧。

    阿桂妻子轻轻地抱着阿桂,希望以此来消除阿桂的焦虑和困惑,如果阿桂想,她甚至不介意阿桂和她来一场床第之欢。而且细细想来,自从送媛子去镇上之后阿桂也没怎么和她亲热过了,所以她觉得阿桂可能需要自己,需要自己帮他。

    可是阿桂却没有这个心情,他轻轻地将妻子的手拿开,道:“不早了,睡吧”

    然后阿桂挪动了一下,好像这样就可以离妻子远一些,虽然实际距离却没有任何变化。阿桂妻子也谈不上如何委屈,只是有些小小的失望。

    最好色的是男人,最不好色的还是男人。对女子外表兴趣最大是男人,对女子外表不闻不问的还是男人。

    男人和女人一样奇怪,或者说人都是奇怪的才对。果然,人,难搞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