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最强弃女攻略 第十三章 忽闻噩耗天来降

时间:2020-01-14作者:百舸争流

    最后在媒婆、大管事和妻子的三重压力下,阿桂再也无话可说了,因为他们一切都是按规矩来的,除了有些着急,除了媛子的生辰说不出来,除了媛子还小这件事不太合自己的规矩之外,其他的一切都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好吧,除了的东西有些多。

    大管事巴不得可以早早的定下亲,他也并不在乎媛子的生辰八字,在他看来八字合不合,有没有缘分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夫人看上她了,想让她做自己的儿媳妇。缘分这东西嘛,有了钱就可以创造一点点,这不,缘分就来了嘛。

    而且要不是公子天生愚钝,他甚至还可以安排公子和那女娃来个偶遇,英雄救美啥的,可惜现在却只能从她父母这下手了。虽然自己的手段有些不光彩,但是为了夫人一切都值得,想当年要不是夫人说服老爷提拔自己做大管事,自己哪里有今天,所以,人呐得懂得报恩。

    看到阿桂再没有反对,大管事明白这事成了。他心情很好,笑着走到阿桂身边,道:“老哥,这就对了嘛,这门亲事无论对于你家还是我们都是一桩喜事,虽然你女儿才十四岁,可我们又不是今年就娶她,等过完年她就十五岁了,我们才会来迎亲,十五岁说实话已经不小了。到时候你们也准备一下,把女儿打扮的漂亮一点。还有啥需要的地方你及时和我说,我们也一定帮你办到”

    大管事说的一脸真诚,为了结亲,他不介意把自己的姿态放低一点,当然,这只是暂时的

    阿桂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他看着大管事的笑脸,没有高兴,只是厌烦。

    阿桂有气无力的说道:“我知道了,有需要我会找你的”

    大管事看阿桂兴致不高的样子,也不生气,反正事情已经成了一半了,就剩下把人娶进门了。他转头向算命先生说了句:“那先生,那就麻烦你看个黄道吉日,到时候我们好过来迎亲”

    算命先生慢悠悠的掐指算了算,道:“明年正月初十就是个好日子,宜娶嫁”

    “哈哈哈,甚好,甚好,那老哥,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可就是带着八人抬的大轿来了啊,到时候你可别再崩着个脸了,不好看”

    “嗯,我知道”

    “行,那我们就先走了,半个月天后见”

    说完大手一挥,所有人便鱼贯而出,和上次一样,满地的聘礼映红了地面。阿桂妻子迫不及待的想打开看看,可是看到阿桂的样子却止住了,她还从没见过阿桂这幅样子,有些可怜,又有些无助。她走到阿桂身边,轻轻的说道:“阿桂,这种事没办法的,女大不中留,她总是要离开我们的”

    “可是不应该是现在啊,可是我和她还没待够啊”阿桂突然抱住妻子的腰肢,有些哽咽的重复着这句话。

    “可是不应该是现在啊,可是我和她还没待够啊”

    “......”

    宝儿听到院里的生人都走了,才敢露出个小脑袋来。他刚想从屋里出来,就看到自己爹爹抱着她娘在那里,他一时不知道出去好还是留在屋里好。他感觉自己爹爹这会应该需要自己,可是却又感觉自己爹爹现在更想一个人,甚至连他阿娘都暂时不需要。

    这种复杂的情绪一直在折磨这他的小脑瓜子,就当他打算走近些看看啥情况的时候,他却又看到有人来了,吓的他急忙缩回脚去。他定睛一看,来的是一个女人,穿着花色的棉袄,直奔他们家。

    “阿桂”

    人还没到,声音就从远处传来了。

    阿桂一听到有人叫自己,立马吓的把妻子松开,他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顺着声音的方向仔细一看,果然是个熟人。只是他又有些疑惑,现在不是生意忙的时候嘛,她不在店里待着来着干什么。

    那女人风风火火的来到阿桂家里,一进门就看到满地的聘礼,她一拍自己脑袋,道:“完了,我来晚了一步”

    阿桂的疑惑更甚,他看了看妻子,妻子摇摇头,示意她也不懂是怎么回事。

    阿桂妻子疑惑道:“张婶,你怎么来了,还有什么完了,什么晚来了一步,我们怎么都听不懂啊”

    来人赫然就是张寡妇,只是张寡妇没有回答阿桂妻子的问题,反而是向阿桂他们问道:“这些东西是张府的人送的?他们什么时候来的?你们答应了他们什么了?”

    “你怎么知道是张府来的人了?”阿桂开口问道,但是她转念一想就明白了,除了张府,还会有谁来送聘礼,除了张府还会有谁送这么多的聘礼。

    “你快回答我,你都答应他们什么了,已经答应要把媛子嫁给那个张府的傻子了吗?”

    “傻子”阿桂和妻子同时发出惊讶的声音。

    张寡妇一看二人的表情就已经知道了答案,她不顾形象的一屁股坐到地上,眼神空洞洞的,就像丢了魂一样。眼泪不知什么时候从张寡妇的眼底慢慢的滚落下来,一滴,一滴,好似里面有一汪泉水,没有尽头。

    阿桂和妻子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刺激的不知该说什么好,本以为女儿嫁进了富贵人家,哪怕自己再不舍得也认了。

    可是这美好转眼就撕去了伪装,成了一片苦海。

    他们做了什么,他们竟然亲手把女儿推进了火坑,她还那么小,那么年轻,她还有好多事没见过,还有好多东西没吃过,她怎么就会嫁给了一个傻子。

    怎么会这样,这回轮到阿桂妻子失魂落魄了,阿桂看这满地的聘礼,一点也没觉得喜庆,他只觉的这些个红色的像一团团的火,满院子都是火,这火要把他们一家都烧成灰,这来自地狱的火,把阿桂的眼睛也映照的血红。

    三人就这样寂静无言。哦不对,是四人,宝儿也没说话,只是他的寂静和大人的无言又是两回事。

    好半晌,张寡妇才拿袖子轻轻地抹了抹眼角,恢复了以往女强人的姿态。她理了理发丝,然后对着阿桂二人说道:“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阿桂也回过神来,他有些着急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会事?”

    “事情是这样的,我在知道张府给你们下了聘礼之后,就开始注意打听张府的消息了。张府是镇上出名的有钱人家,张大老爷,张老夫人这些人都是很好就打听出来了,甚至张夫人还来过我们铺子里买过东西。可是关于张家的大公子却是很少有人听过他的消息。这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毕竟媛子将来要嫁给那个人的,于是我就更卖力的打听了。终于,我从一个和张家关系不错的熟客那里打听到张大公子的消息。”

    她顿了顿,继续说道:“所谓的张大公子其实就是就是天生就是个傻子,张家人为了面子把不敢把这样的事情散出去,毕竟无论是张老爷还是张夫人都是聪慧之人,生出这样的孩子确实是不好听。而且张夫人因为这件事的刺激之后便再也无法生育,所以张家就张大公子这根独苗了。”

    “不过张公子虽然天生愚昧,但张家人尤其是张夫人还是极其宠爱他的,我猜应该是张夫人来我店里的时候看上了媛子,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事。早知道我就只让媛子才后台帮忙,不让她抛头露面了,如今看来这反而却是害了媛子,这都是我的错啊”

    张寡妇说着说着,就又不禁悲从中来。

    “张婶,你也别太过自责了,这件事要真要怪的话其实应该怪我,毕竟是我当初让媛子去你那里帮忙的,谁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子”阿桂妻子安慰着张婶,说实话,其实她心里也是有一些愧疚的,她是想让媛子帮家里分担一些事,她是想要收那些聘礼,可是她没想过要把媛子嫁给一个傻子呀,哪怕是有钱人家的独苗,她其实也是不太想的。

    可是现在的她能有什么办法呐,聘礼都收了,还是收了两份,这会可是黄泥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阿桂听着二人的对话,浓浓的无力感侵占了他的全身,错?谁的错,谁没错,能怪谁?该怪的人应该是自己吧。

    要不是他自己当初从山里把媛子带出来,会有今天这样子?要不是自己本事不够,妻子会把媛子送去帮忙?要不是张家来下聘礼的时候自己不在场,张家能这么容易和自己家结亲?要不是自己,要不是自己,哎。

    想到这,阿桂都有种抽自己大嘴巴子的冲动,但他还是没有抽自己,因为他知道哪怕现在抽的自己再怎么疼也没有媛子的心疼,因为他知道自己再怎么难受也没有媛子将来难受。

    竟然要媛子嫁给一个傻子做媳妇,真是对不起这孩子啊。这辈子,是我们当爹娘的不好,只求媛子将来骂她爹娘的时候能轻一点,这样来生才能在下辈子的时候转世成人,反过做媛子的孩子好还债啊。

    “都不用说了,要怪就怪我吧,要怪就怪媛子这孩子命不好”

    说完之后,阿桂转身回到屋去。阿桂妻子看着阿桂的背影,感觉这一刻阿桂好像老了好几岁,感觉这一刻阿桂好像变佝偻了许多,就像无形的重物在压他,压得他直不起身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