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城书局文学目录

原来我是反派的白月光 第40章 强硬态度

时间:2019-12-27作者:颜小宛

    身为副大队长,何光华的职位仅次于何友良这个大队长,他的行事作风没何友良那么圆润,素来是有一说一。

    何荣全先后被何大山和何光华这么指名道姓教训,那张猪头脸上都露出几分不自在。

    他倒是想振一振夫纲,然而就在刚刚,他在这么多人面前被媳妇压在地上狂揍,作为大老爷们的自尊和面子,早已是半点不剩。

    何光华不像何友良那样顾忌太多,他可不管何荣全心里咋想,直言道:“何荣全,你管不管得住你婆娘,那是你们的家事。我们村干不管,可你婆娘偷了大队长家自留地的产出,又做出谋害野猪崽的事情,这事,我们村干必须管!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要是你们一个两个全靠着撒泼来达成目的,那我们何家村成啥地方了?泼妇村吗?”

    荣全媳妇不服,“副大队长,你……”

    她还想再闹一闹,闹得何友良为首的村干都依了她的要求:秦玉英姐弟给她赔礼道歉,还要给她一百斤粮食!

    何光华厉喝一声,打断了荣全媳妇的话,眼里尽是鄙夷:“闭嘴!这么多人亲眼瞧见你干了坏事儿,你还想靠着撒泼抵赖掉?你真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你公爹,狗剩和宝兴媳妇都亲眼瞧见了你做的坏事儿,你别再狡辩了!

    要真不服气,行啊,我领你去公社,去派出所,你找他们给你主持公道!你去!我不拦着你,还会亲自领着你去!你现在要不要去?你不是说自己是无辜的,现在就去!你敢不敢去?”

    荣全媳妇没料到何光华竟然这么硬气,原先嚣张无比的气焰顿时熄灭了大半,“你,你别仗着你是村干,你就欺负人?”

    何光华假笑几声,语气越发咄咄逼人:“我欺负人?我啥时候欺负人了?我欺负谁了?欺负你吗?哈哈,真是太好笑了!我活到这个岁数就没见过比你更泼的娘们!但我不吃你这套,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承认错误,二嘛,现在就跟我去公社找领导,去派出所报案。我数十个数,你赶紧给我选!”

    荣全媳妇吓得脸色发白,她没得失忆症,前几个小时干的坏事儿,哪里就能忘得一干二净呢?

    她的确是偷偷给秦玉英喂养的八头野猪崽喂了红薯藤,就是想着用这种方式把养野猪的活抢过来。

    何光华一板一眼从十数到一,“时间到!你选啥?”

    “我,我,我……哇——”

    荣全媳妇从没被人这么逼过,她又怕又怂,最后更是在何光华的逼视下,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何光华嗤笑道:“哭?你干得出给猪崽喂红薯藤的事儿,你还有脸哭?你以为我跟你家爷们一样,任由你爬到头顶上撒野?”

    他讽刺了荣全媳妇几句,连带着何大山和何荣全都给他捎带上了。

    何大山和何荣全臊红了脸。

    何光华说的没错,他们作为爷们的确是让娘们爬到头顶上去作威作福,以致于今天当这么多人的面出了这么大的丑。

    何光华不想在荣全媳妇一家人身上浪费时间,看都懒得看这一家子极品。

    他跟何友良商量道:“大队长,荣全媳妇今天能给野猪崽偷喂红薯藤,明天不晓得能干出啥事儿来。我不放心把咱们养猪场的猪交给她喂养了,为了稳妥起见,咱还是找别的饲养员吧?”

    何友良点了头:“你说得对!咱们何家村能干的妇女同志多的是,我看不如今晚开会选新的饲养员。”

    何光华没异议,“我赞同!”

    “我不同意!”原本在哇哇大哭的荣全媳妇大叫道,她好不容易抢来的饲养员,咋能这么拱手让人?

    饶是脾气最好的何友良都忍不住发飙了,“你是不是非得让我把你送农场去改造个把月,你才晓得你做错了啥事儿?你当真以为你撒撒泼,囔几声,我们就不追究了是不是?”

    “大队长,我看荣全媳妇的确需要好好改造!”

    何光华一万个瞧不上何荣全夫妻俩,男的是管不住婆娘的窝囊废,女的是以撒泼为荣的泼妇。

    当初荣全媳妇能当上饲养员,绝不是她自认为的靠着撒泼的本事获得的,而是何友良的婆娘张婶不想给丈夫招惹是非,主动退出竞争。

    所以说,荣全媳妇能当上饲养员,根本就是捡了漏。

    何大山和何荣全听到正副两个大队长都发飙了,不敢再心存侥幸,若是大儿媳妇/婆娘再不好好认错,怕是真要被送去农场改造。

    眼看着离农历新年没多长时间了,要是大儿媳妇/婆娘真被送去农场改造……

    父子俩不敢再往下想下去。

    何荣全连忙拽着坐地撒泼的婆娘,赔着笑脸向何友良表态:“大队长,副大队长,我们认错!”

    见婆娘没半点表示,何荣全咬了咬牙,狠狠抽了她一巴掌,凶神恶煞威胁道:“臭娘们,你快给大队长认错啊!你真想去农场改造不成?”

    最终,在何荣全的“管教”下,荣全媳妇不情不愿地承认她给野猪崽偷喂红薯藤的卑劣行为,并且向秦玉英姐弟俩认错。

    这一场闹剧就这么结束了。

    等人群散去,秦玉英紧拧着眉头对何友良和何光华说:“我想把猪圈围起来,不能再让人随随便便靠近。今儿个有人能趁着我不注意给野猪崽偷喂了红薯藤,明儿个不晓得会发生啥事儿。野猪不像家猪那么温驯,我怕它们会从猪圈跑出去,万一伤了人毁了庄稼,那就是大罪过了。”

    她之前建猪圈时没考虑全面,见村里有人喜欢来给野猪崽偷喂,她也没拦着才有了今天的教训。

    何友良点头同意了秦玉英的提议,转而又把王自强希望能尽快进行“特种野猪”培育的事说出来。

    何光华眼睛亮了亮,举起手说道:“大队长,我报名进山去捉野猪!”

    “我也报名!”当了很久背景板的何荣生,在这时出声表态,“我跑得比野猪还快,那个,秦玉英同志可以给我作证。”

    秦玉英一本正经回道:“何荣生同志跑得特别快,我亲眼看到发狂的大野猪都撵不上他。”

    何荣生:……这话咋听着这么怪呢?
小说推荐